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曹丹 > 正文

曹丹 /

止于唐诗,满于唐诗

作者:曹丹发表时间:2019-02-28浏览次数:

仓央嘉措曾问佛:“如何让人们的心不再感到孤单?”

佛曰:每一颗心生来就是孤单而残缺的,多数带着这种残缺度过一生,只因与能使它圆满的另一半相遇时,不是疏忽错过,就是已失去了拥有它的资格。

我于是携着这份残缺走进唐诗的世界里,只为邂逅人生中的圆满。

入眼,是“坚守自我,自尊自爱,不攀附权贵”的品德信条如青藤般缠绕着这勃勃诗意。“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张九龄遭贬后感其际遇,虽不甚如意,却自有坚守本心的高洁之意。佞臣挑拨,奸人陷害,而张九龄不齿于同流合污,不屑于谄主媚上,大有“出淤泥而不染”之风。不论是在古代,还是现代,物质和权势都为人向往,不乏有董叔之辈攀附权贵,但更令人信服的是“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自我坚守。

日漫《千与千寻》中,只有记得自己名字的人才有资格回到现实世界,而如果失去了自我,忘却了名字,那么就会变成猪,任人宰割。这其中想说明的无外乎就是对自我的坚守,以及自尊自爱的重要性。几米曾说:“面具并不可怕,它只是保护人们的工具,可怕的是,戴的久了,摘下时才发现自己的脸已经和面具一模一样了。”自我被面具同化,成为一具没有内在灵魂,一味迎合他人的躯壳,我想,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电影《死亡诗社》中的孩子们被剥夺了坚持自我的权利,被强行灌输呆板无味的思想,没有了自我与主见,游走在所谓“权威”之下,何其不幸,于是电影结尾中,孩子们的觉醒,以死抗争显得格外珍贵,也愈发引人深思。想起契诃夫笔下的那个小小文官之死,小文官被上司的权威活活吓死,为人耻笑。这似乎也在印证的唐诗中不慕权贵的真理。“不慕权贵不羡侯”,畅游诗海,吾有所思。

抬眸,我看见了诗中面临失败依旧坚持如初的魄力。承东坡言:“古之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或许是因为浮躁心态的影响,立竿见影成为众人的追求。所谓“成功学”,所谓“走捷径”,不过是不敢面对生活中困难与失败的借口。黄蘖禅师曾作颂:“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严冬中,寒梅兀自绽放,这份坚持令人震撼,更甚者,“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已做尘埃,也能用自身的坚持在尘埃中开出花来,散发一如往昔的幽香。坚持是对人生的尊重,而不能够像《围城》中所描述的那样,“决心如出水的鱼,头尾在地上拍动,可是挣扎不起。”既然选择了坚持,就需要直面失败,不带一丝犹豫,一丝畏怯。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无情中也有情,同样,失败中又何尝没有成功的意义呢?如果在失败中坚持追求,那么人生是晴是雨还有待商榷。《韦陀真经》里曾有一语:“剃刀锋利,越之不易。智者有云,得渡人稀。”困难再大,能成功的人再少,也总有人能做到的,而大多数人总是还未坚持到最后就已放弃。“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失败往往更能起到打磨心性的作用,璞玉现世不过是时间问题,重在坚持。电影《飞行家》中主人公多年的摸爬滚打,不也成就了他的飞行梦想,承托起了他的辉煌吗?

回首,诗中对“把握当下,珍惜时间”的赞美如夜间灯火点亮一方天地。饮酒作乐间,陶渊明叹道:“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的确,时间就如指间流沙,想要抓住却不自觉流逝得更快,我们只有珍惜,让每分每秒体现它最大的价值。鲁迅先生说:“生命是以时间为单位的,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谋财害命;浪费自己的时间,等于慢性自杀。”这与杜甫的“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有异曲同工之妙。

白驹过隙,时光一恍而过,就如我自己一样,初中,高中,大学,弹指一挥间,我已是一名准大学生,发觉时间过去得匆匆了,我能做的,或许说我应该做的,就是把握当下,珍惜时间,而不是空悲叹。电影《不求上进的玉子》中玉子在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家里混吃混喝,挥霍着大把时间,父亲对此很是痛心。可时间不会因此有任何的停留,电影结尾玉子也因其虚度光阴而陷入无尽的悔恨与无奈之中。所幸有悔悟,也就意味着往后的岁月有了惜时崛起的可能。

合上诗词,我意犹未尽。诗中所洋溢的自我精神,坚持的信念,惜时的美好都在我的心头散开绚烂,让我寻找到了“德为先”的真谛。

诗词兮,德之所寓也。品诗立德,方为圆满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