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汤美玲 > 正文

汤美玲 /

星河入梦

作者:汤美玲发表时间:2019-08-29浏览次数:

“你为什么来参加三下乡?”

为什么呢?

时间倏地拉回到一年前,那个蝉鸣日深的夏日,还有依旧热火朝天的三下乡热,而我,只是旁观者。

大抵是越火热的事物,于这欣欣向荣的繁华之中,我便会生出质疑:三下乡真的有意义吗?因这份怀疑,大一的我放弃了。而这负面的怀疑落入友人的耳中,她带着些许愤怒和不解:“你怎么能够去随意评判你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呢?你不去参加便永远不会知道答案。”是了,我怎么犯了盲目评价事物的错误。欠发达的学校,孩子们的笑脸,还有一寸一寸的时光……于他们,脑海中甚至连模糊的印象都没有,又何谈了解与感受呢?

“因为想找一份答案。”

我这样答道。

车俩行驶在蜿蜒的山道中,一次次绕过悬崖既视感的弯道。我望向窗外,怪诞险峻的岩石与车辆构成了两条无限趋近的渐近线。升腾的云雾暗示着不断拔高的海拔,绿树碎石,还有穿山而过的凉风习习,我突然希望这条路可以行驶得再慢一点,让山野的风吹得更久一点,让心中的期待再深一点。当到达的时间一点点接近,我的心情如小狐狸期待着小王子一般雀跃。

山野,我是不陌生的。从小生长在山城张家界的我,各种险峻的、秀丽的山早已看了不止多少。所以对于芙蓉山,便生出一股淡淡的亲切感。这亲切感来源于这有我十几年被大山滋养的鼻翼嗅着的清新空气,来源于眼前类似于老家房屋的熟悉模样,来源于我记忆里亲切而朴实的村民。

这是我和芙蓉山的相遇,却像是久别重逢。而我载着梦,希望在这里寻找那一片星河。

连日的燥热被一场突如其来的雨驱走,习惯了阳光盛满一室的芙蓉山,就这样,在烟雨蒙蒙中生出半遮面的别样的韵味。

累积的情绪,遇上我喜爱的绵绵的细雨,那些滴滴答答缓缓滴着水的青瓦屋檐,在乳白色的翻滚的云雾,还有那一池未曾蒙面的荷花,不知道开的怎样?

这样想着,我果断拿起相机,走入深深的烟雨里,走入情绪这个怪物中。

风在此时更加轻盈,卷起潮湿的土壤,吹开一山的温婉秀丽。我流连在雾中飞跃的檐角,弧线重合,是飞鸟在空中,是雨落入心里。我站在雨中,对面山林深深,它沉默不语,我亦沉默不语,但是风,已过千里。

笑脸,细雨,烈阳,云雾……随着时间的推移,芙蓉山的模样越发清晰。而我心中的星河却开始暗淡,这不是我想象中的三下乡,现实中的芙蓉小学分明让我看到农村教育与城市教育的巨大差异——而想要改变这差异,仅仅凭这十五天的三下乡,显得多么无力。我开始颓唐。

某天,队长告诉我们,今天晚上去爬云雾山。本是不想去,只想早早结束这三下乡,但转念一想,也罢,就当一次旅行吧。就这样,在墨色沉沉里,我们向着云雾山前行。

凌晨3.00左右,我们到达了山顶。在通往山顶的路上,有一段长长的隐没在乳白色的稀薄却充盈在你身体的四周的云雾。那路在雾中,我独自一人走在最前方,开着闪光灯,一步一步登上石阶,向着茫茫的前方,我知道前方应该是山顶,就像我知道人生的终点是寂灭,但是行走在归途中,那种空落落的心境却越来越浓重。石阶凉凉的,硬质的鞋底踏在上面,那股冰凉又厚重的质感似乎穿透了我的脚底,从最底下升上来。我是寂寞的,可是这份寂寞是我自己选择的。也许是心境的苍凉,会觉得眼前的这一切如此的不真实。鲁迅笔下的那轮惨白的月,朱阁高楼上李白萧瑟的身影,还有红楼梦繁花似锦,奢华至极的大观园众生百态……数不清的书上的铅字堆砌的世界都浮现在我眼前,交错、明灭,仔细一看,却又只看到那深蓝色的天空中,一轮朦胧的光晕,旁边是轻笼的云雾,还有陡峭的弯道,一笔写不尽这苍茫。

我坐在这青石砌成的栏杆上,冷风不断吹着,吹得我身体发凉,周围稠密的雾气遮住了一切,情绪变得很奇怪,不想说话,只呆呆的看着周围,繁华都与我分隔,眼前的烟火气也渐渐抽离。

当身体被云雾包裹,我感到从未与自然如此贴近过。深蓝色的天空被换成了想象中的璀璨的星空,《赤壁赋》里灿烂的星河就在我的头顶流淌,而水般柔软的雾就在我的四周流淌。一瞬间,星河旋转,岁月更迭,而我,落入梦中。

那晚,我终究是没有看到星河,但是我却看到了心中的光。那时,我才知道,原来星河一直存在我的心中,就像知识的火把一直在祖国熊熊燃烧,它从冬青营的四年前传到我们今天,从一个队伍到另一个队伍,从无数个芙蓉山传到祖国大地,此火为大,落英缤纷。而支撑这一切的,是我们每个人心中永远璀璨的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