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汤美玲 > 正文

汤美玲 /

外星人的感冒

作者:汤美玲发表时间:2019-04-30浏览次数:

“您好,请接收一位外星人的感冒的患者。”

当抑郁症患者降临晴子的世界,平静的生活被打破,正如丈夫头上突然翘起的顽固卷毛,那小簇的被人忽视的生活点滴直白地横亘在那里,如鲠在喉,提示你——你忽视了它们。

每天按时按计划做便当,打领带,挤电车,任劳任怨地工作,在别人抱怨时说出积极正面的话——这一切一切都让人觉得丈夫是一个平凡而又向上的普通人。不,甚至很多人做不到丈夫那般不轻易说出垂头丧气的话——可是不说不代表没有,更多只是不自知,说不出。

如果不是做不出早餐的巨大惊恐爆发出丈夫的抑郁症,亲近如晴子可能永远不会察觉出他的异常。温水煮青蛙的过程很适合形容抑郁症患者的世界。无处不在的焦虑、颓废、痛苦裹着他们,也裹住了他们的声音。在感冒的最开始,意识被巨大的病毒一点点侵蚀,这一阶段他们的外表是无恙的,在旁人看来只不过是沉默了一点,离群了一些,甚是一部分人展示出的是积极向上——“微笑抑郁”一词由此诞生。之后随着病情的加重将出现生理上的障碍:头晕无力,疲惫感,失眠,食欲减退,腹痛背痛等身体各处不明原因的刺痛……多数病人到这一阶段时只是惶恐担忧自己的生理健康出现了什么问题,而这焦虑极可能使病人的情况更加严重,在自责怨恨自己堕落无用之上再加一个身体不好的忧虑。

影片中的丈夫是一个典型的抑郁症病患,从开头盯着垃圾桶中的垃圾说“这些都是没用胡东西啊”,这一句所透露出的是丈夫内心对做没用东西的不安,他长时间生活在繁忙的工作状态下,忍受着电车拥挤的每一个清晨,承担着养活晴子、IGU的重任,强迫自己耐心地面对刁难的客户,给自己施加压力,逼自己做到更好,疲惫至极却无处诉说一地鸡毛。毫无疑问,干男是一个一刻也不敢松懈的机器,是现代社会中无数人的缩影。对自己早餐都恪守井井有条的干男在得知自己患病时最大反应是自责:“太对不起社会了”他成了自己眼中的“没用的东西”。平淡的叙述手法,堺雅人,宫崎葵的自然不夸张的演技,舒缓的节奏,暖色的色调都让本是致郁的话题变成治愈。包括在对丈夫自杀情节的刻画上,影片采取的也是一种较温和的手段,以上帝视角观看丈夫的突然崩溃,用克制的镜头语言和少数的人物对话,突出环境描写而给人大段的内心留白。有时,跟随着电影稍显迟缓的镜头似乎能体会到抑郁症的丈夫被放慢凝滞的情感世界和疲惫无力的精神状态。

然而丈夫究竟是幸运的,现实中无数心灵感冒患者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生活是一片灰暗。将灰暗当成是一种常态,相信光明却觉得自己不配得到——这是心灵感冒者——令人心碎的世界。相比起自身的自我否定,外界的否定更是加码的稻草。的确,抑郁症患者的内心脆弱,精神生活的感冒在没有十分严重时似乎在旁人看来只是矫情懒惰等,并且现如今确实存在一种现象——即有小部分人用抑郁症作为自己丧,抑郁情绪或者是逃避的借口,从而形成一种不正常的风气,而这种越来越多不是抑郁症患者的人的谎言却让社会对抑郁症产生一个负面的印象。

可是这种情况是很难解决的,原因有三:首先,虽然最近几年社会开始加大对心理方面的关注,抑郁症也由原来的陌生转变为逐渐被大众知道,但是无论是从种类、程度还是认可方面,心理疾病还远远未被大众所真正介绍。其次,抑郁症等心理疾病的确诊和治疗方面存在困难。这一方面是医学对心理疾病的研究还不够,许多因素影响着病症,在确诊或是治疗上,医学并未有类似于生理疾病的非常有效的方法,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心理疾病的复杂,患者个体的差异性以及心理因素的不稳定性干扰。三是因为国内目前尚未建立起一个良好的全面的心理医疗系统,很多小城市的医院根本没有心理疾病的门诊或专家,很多大城市也未有专业的心理咨询师。行业未规范化,导致许多患者在求医治疗的路上被无医可求挡在了门外,许多虚假信息或是虚高的价格也让患者深受其害。网上挂号便可看到这样的情况,心理疾病的门诊尤其是抑郁焦虑的门诊早人满为患,医生的稀缺让每一个患者只能够均分到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一个需要不断确认,作各项测试的病被患者和医生的几分钟交谈所定性,这不得不让人产生不确定与怀疑。

由此可见,“外星人的感冒”除了是心灵感冒的称呼,更是对现状的称呼。在影片的结尾,丈夫在经历长时间的好转、严重、好转、严重的交替中渐渐接受了自己,而晴子也在陪伴中完成了自我的成长。可是,正如丈夫在演讲中所说:“可是我并没有痊愈,以后的日子也打算更加得心应手地对付这个麻烦的病,然后,大概如此,才是寻找真我最好的一个方法吧。”作为一个不断复发,很难痊愈的感冒,患者和抑郁症之间是一辈子的对决,是一场辛苦的孤军奋战的斗争,我不奢求大众对抑郁症和抑郁症患者的即刻改观,任何一个事物的接受总是前进、后退、再前进的一个螺旋式的上升或波浪式的前进,在大社会越来越重视,现代人类越来越坦然面对这一疾病的良好发展态势下,“外星人的感冒”也许将在未来成为普通的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