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杜婕瑜

当前位置: 首页 > 杜婕瑜 > 正文

杜婕瑜 /

我们仨

作者:杜婕瑜发表时间:2019-10-29浏览次数:

 家里的书众多,可翻他的频率少之又少,不是忙这就是忙那,总是给自己诸多借口去掩饰自己的颓。应老师的要求看了杨绛先生的《我们仨》,这个普通但不平凡的学者家庭的生活日常和琐碎,也想身临其境体会一把他们平淡真切的亲情与紧紧相依却不浓烈的爱情。一家三口相守相助,就像一锅炖,谁离开谁都差了那么几分味道。书一拿起,便再也放不下,跟着先生的叙述,自己的神经崩的紧紧的,不是因为先生的文字有多感伤,也不是因为对那个时期的政治运动所带来的悲观离合、大起大落而义愤填膺,而是对先生一家任世事浮萍不改做人本色的肃然起敬。整本书的基调都是平和淡然的的,

但最不乏先生对丈夫及女儿的绵绵思念。

杨绛是一个非常注重细节的作家,她从生活中的每一件小事下笔,看似零散的点点滴滴,都可以成为她文章中的亮点。而这些点点滴滴,正是我们平时觉得不足挂齿的那些片断,但杨绛却可以把它们串在一起,就像把散落的珍珠串起来,就变成了一条项链。她不直接抒发感情,不直接议论人事、阐述道理,她只是从容地叙述,将那些她家里的小事娓娓道来,变成一篇篇的文章。但就是这样细致的、不动声色的讲述,使读者有了更多理解、想象的空间,她所要表达的主题也在这样的讲述中慢慢地浮上水面。

在第七章里,阿瑗两年不见父亲,看见爸爸带回的行李放在妈妈床边,很不放心,猜疑地监视着。晚饭后,她对爸爸发话了。

“这是我的妈妈,你的妈妈在那边。”她要赶爸爸走。

钟书很窝囊地笑说:“我倒问问你,是我先认识你妈妈,还是你先认识?”

“自然我先认识,我一生出来就认识,你是长大了认识的。”

-----真是绝句啊,这父女间的对话!

还有,写到当时有些落迫的钟书先生“留在上海没个可以维持生活的职业,不得依仗几个拜门学生的束修”,却不想在一个夏天,收到学生送来的一担西瓜。圆圆看爸爸把西瓜分送了众人,自己还留下许多,佩服得不得了。晚上她一本正经对爸爸说:

“爸爸,这许多西瓜,都是你的!----我呢,是你的女儿。”显然她是觉得“与有荣焉”!她的自豪逗得大家大笑。这样聪慧的女儿,妈妈怎能不记得她吐露出的每一个音符句语?所以,当一九九七年早春,阿瑗去世,杨先生是如何的不舍。她说:“自从生了阿圆,永远牵心挂肚肠,以后就不用牵挂了”她嘴上这么说,心上却牵扯得痛!阿圆去世时,还差两个月才满六十。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如何摧残着两位体弱多病的老人……

当一九九八年岁末,钟书先生去世。这三人就此失散了。“就这么轻易地失散了。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人。”读到这里,还能有人不为之动容吗?

最后的附录里,有钱瑗打算写的她的那个版本的《我们仨》的手体本初稿(未完成),还有她在病中写给同样生病的父亲的几封信,写给母亲的新年贺诗,阿瑗去世前自己不能进食了,但不放心阿妈,特写信教妈妈如何做简易饭食……那种父女亲人间的浓情和俏皮让人感慨万千。最后附录三里,收录有女儿给爸爸的速描画、钟书先生给煮饭阿姨的抽象写生实物画……这点点滴滴碎纸片都让杨先生视为珍宝一一收藏其间,那是属于他们仨的宝贵财富和回忆传记,没有人能走进,只能在远处观望与唏嘘。

“老”是任何人都不太想提及的,那意味着离死将近。死并没有什么可怕,可怕的是对心中重要的人的牵肠挂肚。书的一开始先生就做了一个梦还是万里长梦,我亦随着做了一个梦,亦真亦假,亦虚亦幻,自己都不愿醒来。其乐融融的一家人,相依相伴的一家人,直至先生孑然一身。那份孤独落寞看着都心疼,每每追忆都会有肝肠寸断的感觉。一个温馨的三口之家就这么渐渐的走散了,年头年尾她失去了至亲的丈夫与女儿,这份伤疼我不知道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是怎么顶过来的?也不知道一介弱女子哪来的力量与大爱营造着家编织着生活?我相信但凡看过此书的人都能清楚的从字眼当中了解感受那份厚重的爱,生命有限,情海无边。

 我很喜欢书中先生对她们仨的那段描写:“我们这个家,很朴素;我们三个人,很单纯。我们与世无求,与人无争,只求相聚在一起,相守在一起,各自做力所能及的事。碰到困难,钟书总和我一起承当,困难就不复困难;还有个阿圆相伴相助,不论什么苦涩艰辛的事,都能变得甜润。我们稍有一点快乐,也会变得非常快乐。所以我们仨是不寻常的遇合。”但,世间好物不坚劳,彩云易散琉璃脆。三里河的家,最终还是个临时的住所。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读后一股忧伤不招自来,想来觉得对父母的爱似乎太少了些,对孩子似乎太没耐心了些,对爱人似乎苛刻了些,可究根结底你还有温暖的家,有爱的人,而先生呢?独自回忆,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像先生这样的家庭生活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因为世人总被世俗扰,少了份乐天和豁达。当然,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想要成就自己,在努力的前提下还必须得提高自身的经济状况,毕竟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人是由肉体和灵魂构成的,生活是由物质和精神构成的,提升自己的物质能力和精神水平、灵魂深度同样的重要。

不管世风如何,也不管身份改变,先生一以贯之地保持低调平实之风,淡泊名利,宁静超然,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自觉。人生就是一种际遇,是一种不复再有的邀请,应邀来到这个世界上自由生长了千千个日夜。活着得时候就要有知有觉,就算会有被重新收回的那天也了无遗憾。感谢先生,让我读到这样清新脱俗的文字,感谢先生告诉我做人做事的真谛即本原,珍惜,也感谢先生让我更加去想改变自己,从容的面对生活给予的一切。“任凭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是对先生一生最好的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