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汤景如

当前位置: 首页 > 汤景如 > 正文

汤景如 /

诗词院落,吾本心也

作者:汤景如发表时间:2019-10-29浏览次数:

一方院落,名为过往,随时令流转迁徙变换具象的色调。

诗词无色,只留温度,伴朝代兴废更替融进抽象的情愫。

我以诗词为酒,洒进这一方院落,慰藉风尘。温度加持,这儿的色调倏忽生动,令人神往,妙不可言。煮一壶清茗,坐于庭中,手捧阕阕宋词轻轻吟诵。清扬婉兮,浩荡愁兮,皆浮于素纸,映入眼帘。偶尔飘下一瓣烂漫,微微抬头望向庭中一草一木,像是要索一口浊酒,与我将千年世事一一道来,慢慢说尽。于是,温润江南春风十里,荠麦青青,陌上花开,草木竞秀;帝王将相独上西楼,黯然凭栏,不堪回首,愁上心头;大漠边塞长烟落日,四面边声,羌管悠悠,胡笳愁绝;闺人新妇懒起画眉,弄妆梳洗,慵整纤手,望江肠断;迁客骚人骑马倚桥,忧其军民,把酒临风,宠辱偕忘

……

在诗词点染的院落里,晨光熹微中显露的仅是表象。更替的朝代、发生的故事、词人心中激荡过的快意或苦楚、纠结与挣扎,在泛黄厚重的历史里,只残余点点墨迹。如轮扁所言:古之人与其不可传也死矣,然则君之所读者,古人之糟粕已夫。后世伏于案前,恍如溯洄流年,只看见零碎的从前,无法揣度早已沉淀无痕的旧事,但依然能在残影中,寻到斑驳微光。

庭院中细雨纷纷,阴翳沉沉,绿肥红瘦,堆积满。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虽烟柳繁华地热闹之极,红牙檀板却掩不住孤寂荒芜,遮不了空虚落寞。独上高楼,独倚阑干,烟雨暗千家。少年时为赋新词强说愁,现今星移斗转,“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院中春意已阑珊,欲将心事托付给满地落红,它们又怎会知解迷茫心绪?回不了年少,望不尽天涯,踌躇不定,彳亍难行……

庭院中草木葳蕤,蓊蓊郁郁,菡萏映日,别样红。世事哪由得人随心所欲,得天地之大自由?到底还是要在天下攘攘中穿行,于夹缝中搜寻着可能。且看辛弃疾挑灯看剑,豪迈倔强,将一生倾注于济苍生、安黎元,虽命运多舛,依然不改壮志,不减豪情。于是,在院中的明媚里,生发出一场与太阳赛跑的梦。这个梦幻化为藤蔓,在这里扎根、缠绕、包裹……青春有可以失败的自由,不必重来,未来有足够多的开始等着有心人启程,好比现在。

“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汗水湿了眼,它不相信什么虚无主义,我亦不信。此有我之境,关山迢递,单薄的身躯,背负着岁月的沉重枷锁。从今我们被离别牵扯、割舍,小舟江湖去,各自奔赴天涯,各自开到荼蘼,一面相逢,一面遗忘。纵使波诡云谲,依然相信前路方兴未艾。生命因不能承受之轻,才赠给灵魂伤痛之美,起身将背影留给世界,终可使尘埃跌落,化为浓酒,敬往昔,敬未来。

庭院中秋风萧瑟,夜凉初透,雾失楼台,迷津渡。孤馆闭春寒,深院锁清秋,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剔尽寒灯,窗牖明灭梦不成。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月光低低地压进失修的古窗,照着满怀心事的人,听跫音凄清哀婉,漏声岑寂冷隽,尽识愁滋味。一回回的幡然醒悟,一次次的瞬间成长,以致自命不凡。然人生是一段画圆的修行,就像孙悟空逃不过如来佛的手掌,我们逃不过命定的轨迹。以为伤口已痊愈,其实只是隐藏,若偶然瞥见某片风景、某出戏、某个人,伤口会瞬间重新撕裂,痛彻心扉,泪如泉涌。独立院中,满眼剩水残山,蹙林颦风,说离别难,相逢又何易?黯淡的心,是否承载得起相逢?

庭院中银装素裹,清净无尘,凌寒傲梅,独自开。此无我之境,自成高格。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心静则物静,物静则眼清心明,混沌不堪的风云会将初心打乱,光风霁月才可光明前路。无需疏狂落拓的晏几道,泪弹不尽临窗滴,却似吟啸徐行的苏轼,人间有味是清欢。忘却蝇营,删繁就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阅世愈浅,性情愈真,可贵阅世极深,仍不失赤子之心。

让桃花流水窅然而去,信步回眸,瞥见前尘脚印。带着泛黄的痕印,在风云里销声沉寂,似无声地掩藏了一段痛彻心扉的记忆,继而梦了一折无关生死的戏。年华从此停顿,尘世瞬间宁静,不敢惊扰尘封经年的记忆,只有落花飘零的簌簌声息,覆于青石长街,倏忽成幻影,热泪在心中汇成河流。山河无恙,隐退于夜色中,凤箫声动,玉壶光转,尽是人间烟火。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我们离别于深渊,重逢于清浅。四季轮回,此一方诗词院落,乃吾本心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