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田若愚 > 正文

田若愚 /

洪湖水呀浪打浪

作者:田若愚发表时间:2019-07-29浏览次数:

“洪湖水呀浪打浪,洪湖岸边是家乡”,洪湖水洗尽了千年的铅华,如今却一直述说着一位英雄的传奇,他来自大湖之南,资水河畔的南县,他戎马一生、战功赫赫,率领洪湖赤卫队屡出奇兵,建立下汗马功劳。他忠于革命,几度请缨,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誓将革命进行到底。他正义凛然、刚直不屈,即使在反革命份子的屠刀之下依然高呼“革命万岁”。他就是湘鄂西革命根据地主要创建人,中国共产党36位开国军事家之一的段德昌。

1904年,段德昌出生在湖南南县九都山一个资产丰厚、书香传世的家族。然而,殷实的家境并拴不住段德昌对先进思想的渴望,15岁时,段德昌孤身前往长沙求学。在此期间,他结识了与毛泽东一起领导湖南学生爱国运动的彭璜,迈出了他革命道路上的第一步。

段德昌嫉恶如仇,敢打敢拼,早在国民第一小学任教期间, “五卅”惨案前后,手无寸铁的他凭着一介孤勇发起组建了青沪惨案南县雪耻会。他亲率一批调查员日夜在县城沿河码头、交通要卡巡查,严密监视奸商偷运仇货。南县县城很快出现了一个反帝爱国运动高潮,吓得外国传教士纷纷逃跑,县商会头子不敢出门。在黄埔军校进修期间,面对蒋介石的开除学籍的威胁,段德昌更是毫不畏惧,义正言辞地答道:“要关就关,欲除就除,没有什么罪可认!”

段德昌不畏强权、不惧艰险的革命精神延续到了洪湖革命根据地的创建过程中,在一切都是一张白纸的洪湖,没有兵,段德昌就四处奔波宣传红色精神,健全各级党组织;没有粮,他就和士兵同甘共苦,吃苦在前头,享乐在后头。条件再艰苦,段德昌也要求士兵们“遇事问群众,买卖讲公平。一针和一线,不差半毫分。”面对敌人的围追堵截,段德昌在发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的同时,他的军事才干得以充分体现,段德昌指挥所部纵横驰骋,出奇制胜,屡败敌人,成为远近闻名的“常胜将军”。他与贺龙将军成为了根据地群众最崇敬两“龙”。 “有贺不倒,无段不胜”。面对大仗硬仗,段德昌总是身先士卒、冲锋陷阵。为洪湖苏区的发展壮大乃至成为第三大革命根据地建立了不朽的功勋。

革命中免不了会有挫折,面对挫折,段德昌展现出了极强的韧性。在李立三“左”倾思想的错误指挥下,洪湖根据地一度遭遇重创,南征失利,不仅新区丢了,洪湖老区也几乎丧失殆尽,由于一直以来与中央代表的意见相左,段德昌还被免去了第六军军长的职务。但是他没有消沉,而是选择忍辱负重,不顾左派的阻挠,积极号召零散的部队,重建洪湖苏区。他用自己刚正不阿,坚持真理的精神力挽湘鄂西根据地的颓势,却也给自己带来了灾祸。

随着根据地内部肃反运动的扩大,早已视段德昌为眼中钉、肉中刺的夏曦等人,抓住一切机会为段德昌钩织罪名,不顾众人反对,在江家村召开所谓的“公审大会”,宣布了段德昌三条莫须有的“罪状”,并下令执行死刑。可令人敬佩的是,面对冤屈,段德昌没有花费一刻的时间为自己辩护;面对死亡,他心里牵挂着的还是未尽的革命事业、放不下还是洪湖苏区千千万万的百姓和将士。面对干部群众,他深情呼唤:“红军要打回洪湖去,不要忘记了洪湖人民;肃反肃到德昌止,再也不要自相残杀了!”面对反动份子,他正义凛然地说道:“如今红三军子弹极缺,杀我时,不要用子弹,子弹留给敌人。对我,刀砍、火烧都可以!” “苏维埃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在对胜利的呼唤声中,年仅29岁的段德昌倒在了血泊之中。

革命尚未成功,烈士已入黄泉。呜呼!“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一代将星就此陨落,留给世人的只有无限的唏嘘与悲叹。
 树儿能够在滋养它的土地上扎根多久?一位战士对革命能够保持多么崇高的热情?今天,在南县郊区的德昌公园里,站在段德昌烈士纪念碑下,这个问题也许很好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