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田若愚 > 正文

田若愚 /

作者:田若愚发表时间:2019-03-29浏览次数:

 

 

这夜没什么风,空气静悄悄的,吹不动池塘里的月。可大概就是这样安静的夜,才让你没有一丝睡意。

 

轻轻地掀起床帘,你发现袭人只给你放下了一层。的确,空气闷得让人有些难受。

 

袭人已经熟睡了,你披上外衣,悄悄地从她身边经过,并不想吵醒她。

 

缓缓地推开门,外面的月光好极了。沿着院里的小道,借着明亮的月光,你发现了一个你从未见过的怡红院:它褪去了日里的喧嚣与忙碌,没有了夏日的蝉鸣与蛙声,连池鱼也不愿打扰水中的月亮。

 

跟这样的静谧的景象相比,白天的怡红院就热闹得有些不堪了。今天是你的生日,从早到晚都有前来道贺的人,虽不比往年的光景,却也还算热闹。凤姐很早就过来帮你忙活,黛玉也来得很早,接着宝姐姐她们都来了。今天不用担心老爷的问话,只和姐妹们厮闹便是了。联诗、酒令、占花名……晚饭时一壶酒下肚,不争气的你便睡到了刚才,接着便再也无法入睡。想到这里,你恨恨地捶了自己一下,你怪自己晚饭时不该贪杯,白白地丢了夜里的欢娱。

 

渐渐地月光淡了,空气里也终于有了一丝凉风。一片落叶掉到了你的前面,擦过空气的声音有些怕人。你发觉自己已经走到了池塘边上,前方淡淡的月光里若隐若现的是几株残荷。“留得残荷听雨声”,你不自觉地吟出了这个句子。

 

“残荷……残荷……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落花……颦儿。”你嘀咕着,声音越来越沉。你想起了黛玉,你知道她昨天夜里又失眠了,不然她不会来得那样早。你知道她今天其实憔悴极了,但为了不扫你的兴,她还是坚强地有说有笑。你不愿意承认,但却无可奈何地承认:颦儿的身体在一天天地变差。你知道她是为了你,但你能做什么呢?

 

你眼前浮现出王夫人的脸。母亲的脸总能让你感到温暖,此刻却严肃得可怕,每每在王夫人面前欲言又止的时候,你都会有这种感觉。你不禁打了一个冷战,你知道在母亲面前不是什么话都能说的,就像那天母亲赶走晴雯时,你站在一旁浑身发颤,却一言难发。

 

痛啊,又揭开你心里的伤疤。除了袭人、麝月,周围的丫鬟换了一茬。她们都远着你,把你当作洪水猛兽,连袭人、麝月在你面前也渐渐少了说笑。

 

你踩碎了几片落叶,细碎的响声随着渐渐稠密的晚风一同揉碎在你的耳朵里,揉碎了你的心。“她们还在争夺着,盘算着。她们难道不知道自己终究只是或走或配人吗?就像这叶子终究会落下,被踩碎。”又一片叶子划落。“是啊,又能怎么办呢?终究是要划落。”

 

这景色越发难过得不堪了。你不愿再多呆一会。夜越来越深,月亮忽暗忽明。你朝着前方微弱的灯火走去,耳边渐渐地传来了叫好声,咒骂声,夹杂着污言秽语。你知道那是上夜的婆子又在偷偷赌钱。“她们曾经不也是一样干净纯洁的女儿吗?”你停住了脚步,不愿再想了。

 

月亮已经不见了,落叶在风中飘着,你失了方向。

 

终于走回了绛芸轩,一样平整的小路,你却走得磕磕碰碰。

 

袭人还在睡着。

 

来不及脱下外衣,你翻到床上,一层层放下床帘,压在被子底下。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