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田若愚 > 正文

田若愚 /

《红楼梦》自编剧本

作者:田若愚发表时间:2019-02-28浏览次数:

 

 

第一幕 兴家之始

 

参演:宁国公、荣国公、士兵四人

 

(大幕开)(士兵冲锋的喊杀声响起)

 

(宁国公倒在地上)

 

(荣国公慌忙跑来扶住宁国公)

 

荣国公(急切地):兄长,前方又遇伏兵!

 

宁国公(坚定地):贤弟,你速回大营调兵,我在此拖住敌人。

 

荣国公(叹息转坚定):怕是不会有援兵了。兄长,你我兄弟同生共死,在此一道为国尽忠了。

 

(敌军士兵二人至,挥刀砍向宁荣二公)

 

(荣国公拿去兵器相敌军砍去,愤怒地咆哮)

 

(士兵二人围攻荣国公,打斗4-8秒)

 

(援兵至,援军士兵二人奔向战场)

 

士兵二人(愤怒地):大胆叛军,休伤我主。

 

(敌军二人逃向幕后,援军二人追往幕后)

 

(荣国公返回扶住宁国公)

 

(大幕关)(音乐停止)

 

 

 

 

 

 

第二幕 宝殿册封

 

参演:皇上、宁国公、荣国公、侍卫三人

 

(大幕开)(恢弘典雅的音乐响起)

 

皇上在舞台中央肃立,侍卫二人分立于皇帝两侧,一侍卫于前,手持诏书,宁荣二公单膝跪地,接受册封)

 

侍卫(庄重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贾氏兄弟,屡立战功,固我疆土,朕心甚悦。故封贾氏长兄为宁国公,食邑两千户;封贾氏弱弟为荣国公,食邑两千户。布告天下,咸使闻之。钦此。”

 

宁荣二公(庄重地):微臣叩谢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幕关)(音乐停止)

 

(仙境的音乐响起)

 

(宁、荣二公与警幻仙姑一同出现在大幕前)

 

警幻仙姑(敬重地):宁荣二公功德已满,今羽化而登仙,实我仙界之幸也。

 

(宁荣二公作揖)

 

宁国公(微笑着):仙姑过誉了,愚兄弟二人幸而登此仙境,再无他求,只愿子孙后人谨记皇恩、固守家业。

 

警幻仙姑:国公家中正有一件非常喜事,真是烈火烹油,繁华着锦之盛,二老何不一同前往看视。

 

荣国公(惊喜状):如此甚好,仙姑,请!

 

警幻仙姑:二位请。

 

(三人一同走到幕后,从右侧退出)

 

(接第三幕)

 

第三幕 贾妃省亲

 

参演:贾妃、贾母、王夫人、夫人们(多人)、老爷们(多人)、宝玉、侍卫(2人)、婢女(4人)、*小孩子(若干)

 

(大幕开)

 

(两个婆子坐在幕前左侧)

 

(贾府上下在舞台左侧站定,男眷站在最后一排)

 

(侍卫两人从舞台右侧跑上台,面向观众,分立于舞台前侧)

 

侍卫两人(庄重而洪亮地):时已亥初。

 

(欢快宏丽的音乐响起)

 

(贾妃从舞台右侧缓缓步入舞台中央,后方跟随着四名婢女)

 

(条件允许的话建议安排更多的人在舞台上分散站定)

 

(贾母在邢、王二位夫人的搀扶下朝贵妃走来)

 

(贾妃上前迎接)

 

贾妃(激动地):老祖母,请受孙儿一拜。

 

(贾母和王夫人赶忙扶住贾妃)

 

贾母(急切地):怎么使得。

 

(贾妃抓紧王夫人)

 

贾妃(激动地):娘!

 

(贾妃、贾母、王夫人三人抱在一起恸哭)

 

(贾妃作手擦眼泪状)

 

贾妃(强忍悲痛):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儿们一会,不说说笑笑反倒哭起来,一会子我去了,又不知多早晚才来。

 

(贾母、王夫人作手擦眼泪状)

 

贾妃(突然想起状):宝玉怎么不见?

 

贾母(恭敬地):无谕,外男不敢擅入。

 

贾妃(激动地):快把他引来!

 

(贾妃身边的一名婢女找到宝玉,将他带到贾妃面前)

 

(宝玉先行国礼)

 

(贾妃走向宝玉将他拉起)

 

贾妃(激动地):长得越发好了,学问可有长进?

 

王夫人(微笑着):园中所有的亭台轩馆皆为宝玉所提。

 

贾妃(惊喜状):果然进益了。那园中的亭台轩馆,也有几处我十分喜欢的。宝玉,再去写几首五言律诗给我看看。

 

(宝玉退下作揖)

 

宝玉(恭敬地):是。

 

(宝玉退到家眷队伍中,走到黛玉身旁)

 

宝玉(面露为难色):这下可难到我了。

 

黛玉:你只写三首,还有一首我来帮你作。

 

宝玉(惊喜状):如此便好!

 

(一会儿,宝玉将诗作递给婢女,婢女再呈给贾妃)

 

贾妃(自豪地):杏帘招客饮,在望有山庄。菱荇鹅儿水,桑榆燕梁。
         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盛世无饥馁,何须耕忙。

 

             果真长进不少!

 

(音乐停)(打更声响起)

 

侍卫(庄重洪亮地):时已丑正三刻,请驾回銮。

 

(贾妃惊讶状,继而落泪)

 

(贾母和王夫人上来抱住贾妃,安抚贾妃)

 

贾妃(强忍悲痛):如今皇恩浩荡,见面是尽有的,倘若明年天恩仍许归省,万不可如此奢华靡费了!

 

(贾妃依依不舍地离开,贾母、王夫人依依不舍地松开贾妃)

 

(贾妃原路返回,贾府上下原地驻足,悲痛状)

 

(大幕关)

 

(两个小厮鬼鬼祟祟地出现在幕前左侧,手上提着一个袋子,经过两个婆子身前)

 

婆子1(趾高气扬地):喂喂喂,你们两个上哪去,手上提着什么?

 

婆子2:八成又是从厨房偷了东西出来,你们啊,哪天被主子瞧着了就知道怕了。

 

小厮1(奸笑):不碍事的,今天主子们忙着省亲,到处都看热闹去了。

 

小厮2(谄媚状):不打扰妈妈们发财了,待会一定送点东西孝敬妈妈们。

 

婆子1(微笑着):好猴儿崽子,只是一张嘴会胡说。

 

婆子2:来来,先别管他们,等我把本收回来。

 

(小厮们退入幕后,婆子们直接从左侧退出舞台)

 

第四幕 内忧外患

 

参演:贾珍、贾琏、贾蔷、薛蟠、小厮们(4人)、皇上、奏本官员、南安王、侍卫(2人)

 

(大幕开)(欢快的音乐响起)

 

(灯光集中在舞台左侧,右侧灯光熄灭)

 

(老爷们四人坐在舞台左侧,面向观众,后面站着四名小厮。皇上

 

坐在舞台右侧,手上拿一本奏折,左右站立着两名侍卫)

 

贾珍(站起来,举杯状):这几天为了娘娘省亲,大家都累坏了吧。来来来,我敬大家一杯。

 

薛蟠(站起来,举杯状):珍大哥,你最辛苦,我们来一起敬珍大哥。

 

贾琏、贾蔷(站起来,举杯状):敬珍大哥!

 

(四人一同饮酒)

 

贾珍:大家请坐。

 

(贾琏、贾蔷、薛蟠先坐下,接着贾珍坐下)

 

贾珍(叹息状):这次是好好热闹了一次,却也把家底都搬接近搬尽了。我昨日去查账,几天下来,竟花费了好几万两银子,还有许多不知名头、对不上的帐。

 

贾琏(关切地):田里的租子可按时送来了吗?

 

贾珍(摇头叹气):唉,别提租子了,如今十处庄子能有五处收上来就感念天恩了,倒是处处报旱涝灾荒的,收上来的也根本不够数。

 

贾琏(无奈状):如今水旱不收、鼠盗蜂起,加上庄子里的庄头们营私舞弊,这也无法。

 

贾珍(摇头):我岂不知啊。只是家里你争我斗的,几百号人,谁也不松口。不日又赶上南安太妃生辰,咱们家是许久不与他家往来,只是不久又有急事要他们方便,真不知怎么搪塞过去才好。

 

薛蟠起身向贾珍敬酒)

 

薛蟠(呆憨状):珍大哥不必叹气,东西就是短了也短不到咱们这,我们只好好喝酒便是了,何须烦闷。

 

(左侧灯光熄灭,右侧打开)

 

(南安王和奏本官员出现在舞台右前侧,奏本官员手持文书)

 

奏本官员(轻轻地):王爷,这次贾府怕是逃不过了。

 

南安王(好奇地):哦?快说来听听。

 

奏本官员(轻轻地):这次悄悄去查他们家的开销,竟有好几处对不上的,还收集了不少贾府贪赃枉法,仗势欺人的证据。王爷请过目。

 

(奏本官员将文书交给南安王过目)

 

南安王(高兴地):好,你我马上进宫面上,述说实情。

 

(两人朝皇上走去,保持一段距离,等候侍卫通报)

 

侍卫:启禀皇上,南安王有要事启奏。

 

皇上:让他们进来

 

(南安王和奏本官员上前行礼,奏本官员在南安王左后方)

 

南安王和奏本官员(恭敬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两位爱卿有何事?

 

南安王(正气凛然地):启禀皇上,臣近来听到了许多有关宁荣二府的议论,诸如结党营私、贪赃枉法之类。臣深感此事有辱皇上用人之圣名。故急忙前来向皇上禀告。

 

皇上(惊讶地):哦?有这样的事?

 

南安王(递上折子):皇上请看。

 

(皇上阅读奏折)

 

皇上(大怒):岂有此理!朕要马上查办。

 

南安王、奏本官员:皇上圣明!

 

(大幕关)

 

 

 

第五幕 大厦终倾

 

参演:安南王、奏本官员、侍卫(7人)、贾府全员

 

(大幕开)

 

(舞台上均匀分布着贾府看书的人、扫地的人、交谈的人、睡觉的人等等,老爷们在舞台右侧)

 

(贾母和王夫人在舞台中央、人群中交谈,周围环绕着媳妇儿孙们)

 

王夫人:贵妃娘娘去了好一阵了,老太太还是心心念念着。

 

贾母:我是看着贵妃娘娘长大的,怎么能够不想呢。

 

王夫人:过些天应该又可以进宫去看看了,老太太这些天只放宽心才是。

 

贾母:你说的是啊。

 

(电闪雷鸣声响起)

 

(一个婆子冲到贾母面前)

 

婆子(急急忙忙地):老太太,太太,宫里来了好多人,下命所有人都到门口去。

 

贾母(惊讶地):啊?快去看看。

 

(贾母带着所有人去舞台右侧)

 

(侍卫四人从舞台右侧跑上舞台,在舞台前方站成一排)

 

(右侧老爷们已经跪好,南安王手持诏书从右侧走向老爷们,后面跟着奏本官员和三个侍卫)

 

南安王(严肃地):贾赦、贾政、贾琏革职。交部严加议处。钦此。

 

(南安王放下诏书)

 

南安王:来人啊,拿下。

 

(紧张激烈的音乐响起)

 

(侍卫三人将贾赦、贾政、贾琏押去舞台右侧,前侧的侍卫四人将贾府其他人赶去舞台右侧)

 

(大幕关)

 

 

 

 

 

 

 

 

 

 

 

 

 

 

 

 

 

第六幕 曲终人散

 

参演:宝玉、空空道人

 

(大幕开)(《枉凝眉》响起)

 

(宝玉身着破烂的衣服从舞台右侧缓慢走向左侧)

 

(空空道人从舞台左侧走上舞台,边走边吟诗状)

 

(广播里响起《好了歌解注》的音频)

 

(全剧终)

 

 

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