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杜昀阳 > 正文

杜昀阳 /

复制人为何要摧毁数据库

作者:杜昀阳发表时间:2019-08-29浏览次数:

 

一现代性的观点来看,K的“谎言”代表着一种“情感的发现”并最终导致了“人性的觉醒”。nexus9型是华莱士公司生产是新型号复制人,他们承担着消除旧型号nexus8的作用,主角K不得不听命于自己的上司,而且他必须按规定测试自己的基准线,不能产生偏离。影片结尾,高司令躺倒在雪地里,他没有把戴克送去复制人反叛军手中,而是带他去找自己的女儿,这正表现出他接受了自己“人的情感”。他虽然不是奇迹之子,片中的侦查行动于他只是一个巨大的谎言。但也正因为这个谎言,他从心底对自我的存在有了崇高感,对默克的正义行为(为一对受欺负的母女打抱不平)有了自己的理解,认同了戴克与女儿之间的亲情。可见,主角K变成一个人的关键在于对人类情感的体悟。跟随个体情感和自由心灵的呼唤做出独立自主且符合人性的行动。

从第二个层面看,电影通过对仿生人人性的发现肯定了科学技术,使得科技与人性达成了和解。原因有两点。其一,以往科幻电影多以人类视角为重,但电影《银翼杀手2049》是从仿生人视角展开的。其二,影片通过对仿生人亲密行为的展现表达了这一层思想,同时,这一行为也表现出K对妻子的真情从无知的自然流露到有感知的承认,体现了科技与人性和谐相融的可能。片中主角K借助女间谍的“实体”与乔(K的全息投影妻子)结合,隐喻了一种“成人仪式”,即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在这个过程中,真实的情感在肉体结合中得到了直观的展现。正如保罗·莱文森的“媒介进化论理论”所形容的,媒介的进化标志着社会的进步;同理,科技的发展给人类带来的是灾难还是惊喜取决于人类是否能合理利用它们,在这种合理的利用中,情感的介入起到了重要的平衡作用。

最后,影片对情感发现问题进行了解答,强调了现代对真实人际关系的回归,这种回归构成了影片现代性的第三个层面。在短片《2022》中就体现为仿生人团结一致,以集体形式去参与“大断电”;体现在《2049》中最明显的情节点是:K开始使用随身成像仪把妻子“乔”戴在身边,这着标志着两个人的关系开始走向深入。这种深入不再停留于孤独的排解,而是由肉到灵的相交。在雨中场景,两人都产生了接触彼此身体的欲望——渴望接吻,这是一种真实的人际接触,而非虚拟世界的人际关系。可见,走出现代社会的困境需要去体悟真实的情感,而真正的人际关系正是获得这种情感的桥梁。在此层面上,仿生人还是人类已经不再重要,人类与科技和谐共进也无需怀疑。

总之,影片《银翼杀手:2022黑暗浩劫》和《银翼杀手2049》将康德的理性扩展延伸,形成了现代社会的“新理性”。通过仿生人K的视角,影片所传达的哲学内核的意义正在于引起人们对于个体真实情感需求的关注,这种关注或许就是帮助现代人走出空虚困境的解药。、“可能的世界”——“银翼杀手”的故事

 

 

1986年,雷斯科导演的《银翼杀手》成为了一部划时代的科幻作品,不仅因为电影开创了一种赛博朋克的美学风格,更因为片子借仿生人和人类伦理问题的探讨把科幻电影的哲学主题上升到了人性高度,于虚拟和现实之间的想象中,构建了一个格外真实的未来世界和系统完整的哲学世界观。2017年,维伦纽瓦创作了续集《银翼杀手2049》,被誉为“最成功的的续集”。影片在传统的哲学伦理主题中引入了对人类情感真实性的探讨,并将这种探讨以一种“复调”的方式呈现。在《2022》中的“黑暗浩劫”爆发前,女孩问伊吉:“如果我们死了,会去天堂吗?”伊吉回答她:“我们没有天堂和地狱,这个世界就是我们的一切。(No heaven or hell for us,this world is all we’ve got)”对于人类来说也是如此。这个世界就是我们的一切,我们的生命从这里开始,亦从这里飘散,了无踪迹,那些活着的瞬间“一如泪水消失在雨中”(《银翼杀手》罗伊台词),真正能够永恒的是那心中闪耀着理性光芒的智慧,生命的本质就在于自我的发现,而这种自我,起于康德的“自律论”,合于人与人之间亲密情感的联结以及人对于自身真实情感的认同。

在影片《银翼杀手2049》中,背景事件“大断电”(又称“黑暗浩劫”),十分重要,不仅仅是其故事成立的情节核,更是其哲学内涵的代表动作。也正因为如此,维伦纽瓦请日本导演渡边信一郎拍摄了一部名为《银翼杀手:2022黑暗浩劫》的动画短片。短片中,“大断电”发生在《银翼杀手》和《银翼杀手2049》之间的2022年,仿生人nexus8型发起的叛乱,他们用核导弹销毁了复制人资料,使得复制人可以隐藏在人类中生活。叛乱爆发的直接原因是和人类有着同样寿命的nexus8型复制人取代了只有四年寿命的nexus6型,社会陷入恐慌,人类至上革命展开,人类通过复制人资料库来猎杀他们。表面上,这场复制人的群体性行为是为了“活下去”,背后却有着深刻的伦理逻辑和哲学追问——是什么定义了我们?是什么使我们成为自己。在这种追问下影片中的想象世界充满了哲思意味和时代精神,正应了华伦·巴克兰德对科幻电影所作的描述:“影片中所描绘的景象,不是一种简单的虚构,而是存在于哲学家按照逻辑思维所划分的想象的世界当中的一种景象”,是“我们生存的现实的世界在形态上的拓展与延伸”。[1]而“黑暗浩劫”在这种程度上莫不是一种“真实的灾难”,我们借由这场“未来的浩劫”反思“现在”。一部好的科幻作品总是充满了真诚的探索性,探索关于生命的终极问题并为当下现代人的困境寻找答案,也许这种探索正代表了人类的自由意志——为了看到真实的自己,我们不断在用想象构筑一个可能的世界。

二、《银翼杀手》中的哲学探讨

21世纪以来,科幻电影中的哲学探讨大多充满着人性关怀和末日情结,同时也关注着现今的社会问题。一方面是因为人祸(比如战争)之后,天灾的无情令人产生了原始的死亡恐惧——一种本能性的对空虚的焦虑;另一方面,是因为科技发展带来了不可避免的社会变化,现代人类的心灵困境与此密切相关,伦理道德问题延展到了人与科技的层面,“突破了拘泥于人际间行为关系的传统伦理眼界,把伦理关系扩展到人与非人世界、动物、自然界和人工制品之间的关系,从而产生了核伦理、环境生态伦理、空间伦理、生命伦理、工程伦理、网络伦理等新领域”。1980年雷斯科导演的《银翼杀手》基于科幻电影对人性的探讨,融入了末日情结的视角,表达了人类对于未来的焦虑和恐惧;30年后,维伦纽瓦导演的《银翼杀手2049》在这种末世主题之上,扩展并强调人与科技间可能的伦理关系,通过仿生人的视角表现了现代社会人类的心灵困境,具有时代性和现实意义。

关于人的“自我意志”是两部影片在这种变化中不变的哲学内核,对人类“理性”和“情感”的进一步探讨体现着维伦纽瓦对原作的继承和突破。而这种导演意图可以通过对康德“自律理论”的探讨加以明确,进而总结出当今科幻电影的哲学趋势和经典哲学的现代意义。

康德的“自律理论”是其伦理学的重要内容,融合了经验主义和理性主义的观点,体现了二元论的世界观。康德强调人的“绝对理性”与“自由意志”之间的密切关系,承认人的自主性,将“自由”和“道德”的探讨上升到生命价值的高度,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影片《银翼杀手2049》强调了在现代社会中个人理性与情感的和解,继承了康德自律论的逻辑观点的同时对其进行了现代性的突破,“和时代特点紧紧结合在一起,及时而又精炼地体现着时代最新的主题”。[2]

三、康德的自律理论与现代性

康德伦理学观点的根本前提是理性可以通过自我立法确立道德原则。这种道德的原则是绝对的、无条件的、普遍适用的。在康得看来,道德原则就如同“因果律”一般是人的本性,即人天性的一部分。人通过放弃自然的感性需求而遵循这种理性支配的绝对道德准则就是“自律( autono-my)”,通过这种自律,人可以实现自由意志,从而获得真正的自由。

对“理性”的信仰是康德自律理论的基础。在康德自律论中,自律的道德原则是“绝对命令”,即在道德判断中,道德法则必须是定言判断,因为“它是一个必然的命题,单独的经验决不会有像这样的命题”。定言判断不同于建立在经验之上的假言判断,是建立在纯粹理性基础之上的准则,具有绝对性和必然性。从某种程度上说,“康德的道德观就是自律的道德观”,因为康德认为道德原则的最高理念就是自律。一方面,康德通过确立最高的道德原则建立了道德形而上学体系,另一方面,他“通过道德原则的实在性确证道德的存在”。[3]

在今天,康德以绝对理性立法的道德准则在某种程度上不太行的通了。现代社会中的种种迹象越来越显示出,我们的生活不是绝对的和必然的,相反充满了偶然性和不确定性。康德所处的17世纪到20世纪是工业社会阶段,科学取代了神坛,理性备受尊崇。因此康德倡导人们“必须永远要有公开运用自己理性的自由,并且唯有它才能带来人类的启蒙”。[4]但是在现代社会,康德的理性已经异化为机械的理性了,贝克将这种理性命名为“工具理性”,人们对科学的崇拜也转向了怀疑和恐慌。在工具理性的社会中,人们遵循资本主义“利益至上”的商业道德,“感性的、富有人情味的交流与交往正在被成本核算所取代”。[5]在资本价值占主导地位的社会中,传统的社会形态渐渐改变,个体化成为了一种“病态的自由”[i][6],而“人成了种种可能性中的一种选择。”[7]这种混杂着绝望和迷茫的自由状态深深影响了现代人的价值观。亲密情感成为了人性的判断原则之一,它和康德的理性一样属于人性的一部分,人可以在隐秘感情的发现中去行动,并以此确定自己生命的价值和存在的意义。

四、“黑暗浩劫”背后的“自律论”

《2022》和《2049》通过“黑暗浩劫”将康德的自律理论与人的自由意志联系在一起。很明显,电影创作者将真正的人性放在对生命价值的界定上,而生命的价值体现在对自由的追求上。根据康德的自律理论,自由意味着自由意志的实现,这种自我意志必须以自己为自己立法为基础,不再依附于“自然”的束缚,而是通过对“理性”的绝对尊崇达到真正的自由。从对“自由意志”的肯定角度来看,影片继承了康德的“自律理论”。

对仿生人来说,善恶道德是人决定的,他们做出“不善”的行为——例如杀死自己的同类可以用他们的“本性”做借口,他们的本性是人类赋予的。而人类与他们之间的不同正可以用康德的自律解释。康德认为人性既不是上帝决定的也不是人自身形成的抽象物,由此可推出:既然人的意志不为外部因素所必然决定,那么自由意志就是人类天生的责任;同时,“假使我们并不总是善的,我们是不能拿人的本性作借口的”。从这个角度看,如果仿生人可以脱离“本性”,即人对他们的控制,他们可以凭借自己的善恶判断做出符合理性(在片中也体现为“情感”)的行为,那么他们就可以成为真正的人了。

《银翼杀手:2022黑暗浩劫》中,伊吉对女孩诉说的卡兰沙的战场经历正代表着复制人大军决定摧毁数据库背后的自律原则。在一片充满着末日氛围的废土风格的场景中,伊吉扒开敌人的右眼,他终于意识到了关于复制人的真相,他说:“交战双方都是NEXUS,就像沙盘中的玩具士兵一样,我们也许比老型号NEXUS寿命更长,但寿命不等于生命(But live doesn’t mean living),我想要的是生命(I am for living)”。在这里,对伊吉来说,生命是自由的意志,是自己心灵对自己行为的立法,是绝对的自主。

可见,复制人的行动,不论是杀死自己的同类,还是完成自己的任务,都是完全服从于人类的。他们的道德准则是他律的,本质上没有了自由的意志。毁坏数据库表面上是为了获得更加长久的寿命,其实是为了获得真正的生命。只有把数据抹除,将人与仿生人的界限模糊,仿生人与人的对立性才会消解,他们才可以自主的行动,即遵循自己的理性原则(信仰、情感),自由的行动,而不是成为人类的棋子。人类为了避免复制人的这种企图,制作的新型号nexus9是完全失去自由意志的,他们可以广泛通行的原因正在于其对的奴隶性。在《银翼杀手:2022黑暗浩劫》中,女孩在执行断电任务中中枪死去,灰暗的天空中飞过一只白鸽,映照在她紫红色的瞳孔里的闪闪发亮,那是自由的象征,有个体独立意识的象征。

五、现代人的“自律”

《银翼杀手2049》对自律理论的突破体现在对“理性”的批判中。康德认为,“自律”强调理性对感情的控制,即从绝对理性出发为自己立法;但是在现代个人化的时代,为自己立法更强调了对个体感情的承认和接纳。站在温和道德论的角度评价现代艺术,关注个体的情感和需求,善于表达个性和自由,就是最大的善,同时也是深刻的美。《2049》利用了康德的自律理论哲学框架,对其进行了现代性的改造,这种改造可以从三个层面进行阐释

首先,《银翼杀手2049》中主角K的转变是一种个人化的、情感化的转变。他从一个没有情感,完全服从人类指挥的“仿生人”转变为遵循“心灵呼唤”的真正的人。因为“黑暗浩劫”,K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奇迹之子,不得不去四处搜寻关于记忆的线索,在这个过程中,他对上司说谎并且隐瞒了自己发现的事实——木马下的数字,导致自己的“测试结果”偏离基准线。这种“说谎”行为严格从康德“自律论”角度看是不符合道德的。然而从影片


 


[1] 华伦巴克兰德,《在虚拟和现实之间一斯皮尔伯格的数字恐龙、想象的世界和新审美现实主义》,宋雁荣,李含译,北京电影学院学报,20023月,第58页。

[2] 江晓原《好莱玛科幻电影主题分析》[J]自然辩证法通讯.2007529):1-7

[3]姚云.论康德自律的道德观[J].伦理学研究,20141月第1(总第69)

[4][德]康德:《历史理性批判文集》,何兆武译,商务印书馆1990年版,第25页。

[5] 李晗.现代性:当代科幻电影的终极问题,影博·影响,2018-04

[6][德]乌尔里希?贝克:<个体化》,李荣山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6页。

[7][德]乌尔里希?贝克:<个体化》,李荣山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