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杜昀阳 > 正文

杜昀阳 /

关于广播音乐剧《夜色中的大提琴》的一些看法

作者:杜昀阳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蒋老师的新戏《夜色中的大提琴》,从开始组织排练到演出顺利结束,我们16级戏文班的每一个人都看着她一步步成长起来,凝眸注视她慢慢走向了我们的观众。对此,我的心中充满了神奇的自豪感和成就感,同时,我也体会到了同学间的亲密感和默契度。在这里,我想表达一些自己对这部广播音乐剧《夜色中的大提琴》的看法。

  1. 关于剧本

    初次拿到剧本,我最大的感受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新鲜。我是第一次接触广播剧剧本,所以对于她的剧本形式感觉十分新鲜,同时又十分好奇——“蒋老师将如何把大段大段的OS以及人物的内心活动用舞台展现出来呢?”。同时,我认为这绝不是一部传统的注重情节的戏剧。她是诗化的,不仅仅因为那些大段大段的OS美到让人想要一句一句摘抄到自己的笔记本上,更是因为她的抒情气质和熟悉感。没有英雄的伟大刻画,没有传奇的曲折书写,有的只是一个平凡女人的回忆,却足以让我心动。我说她是诗化的,并不是说她没有情节,也不是说她就是诗。我想说的是,她是极度抒情的,这种极端的抒情我们大多数时候只能在诗中读到,但她又不是诗。换句话说,她的抒情程度达到了诗的高度,但她的抒情方式却不同于诗。她是用“传递”的方式在抒情,传递回忆、传递场景、传递音乐、传递故事、传递一种对人生的淡淡的悲伤的感觉。这种传递不需要解释,不需要晦涩的意象,它建立的每个人对生活对爱情的理解之上,建立在剧作家和观戏人之间的那种心灵相契的“懂得”上。是的,那些感情,剧作者懂,观众懂,不仅懂,而且“懂得”,我认为,这是《夜色中的大提琴》最棒的一点。她可以没有大起大落的剧情,可以没有极端爆发的矛盾,它可以平凡,可以琐碎,但她绝对不简单。她唤醒的,是每一个人对于“孤独”的感觉。她让我们看到的,是每一个灵魂在冰冷都市和人际迷宫中的步履蹒跚。无需什么道理,这种懂,这种懂得,已经足够。

     

  2. 关于舞台

    《夜色中的大提琴》采取了中心舞台的形式,舞台对角线上布置了蓝色的迷人的追光,一把落寞的大提琴立在舞台中央,一张静静的桌子和一盏回忆的台灯像是守夜的萤火虫驻守在舞台旁。我们的舞台和剧本一样,也是新鲜而充满意境的。

    先说整体吧,我认为舞台是绝对无法割裂开来去欣赏的,它一定是一个整体,每一个部分都必须要融化到那核心的意境中去。我在观戏的时候,舞台给我的感觉像是老家夏日夜晚的庭院,所有邻居家的孩子围坐在爷爷身旁,专注地听着那迷人的故事。是时候,没有手机,没有电脑,就只有一席凉凉的如水的静谧夜色,只有虫声浅浅和流萤点点,这是小时候每天晚上最令人期待的时刻和最温暖的场景。老家的院子和江边的圆形剧场也许并没有太大的相似之处,但是它们却给了我同一种感觉——专心听故事的感觉。这次《夜色中的大提琴》的舞台设计从灯光到音响再到舞台氛围,正是给我这样的感觉。没有过度化的现代电子设备的打搅,没有电视喜剧片的麻木感,没有思维定式的期待······就那样单纯的、安安静静地守候在回忆着的声音里,清醒而专注,仿佛整个心灵都不属于自己了,我感觉不到它了,我只是和所有人一起,细细品味那灯明灯灭,乐起音落间奇妙的说不出的余韵和悲伤,那神秘的孤独的共鸣。

    除此之外,蒋老师通过小提琴演奏和舞蹈的形式丰富人物的心理活动,同时带动了舞台氛围,增加了舞台的观赏性。我认为,在音乐、舞蹈、演奏方面,其实完全按剧本要求来的话,我们并没有做到。因为现实条件的限制,我们的演奏形式,舞蹈形式以及演技都还比较单薄,不能把人物的全部感情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我们只能把我们能准备好的,最棒的演奏,最优美的舞姿呈献给观众,虽说有些稚嫩,有些不足,但是,建立在舞台的整体设计以及剧本演员的情感契合之上,这些问题都不重要了。在这样的舞台中,我们最需要的是一颗宽容的心,这种宽容不是针对舞台的,而是针对我们自己的。我们要对自己更加宽容,准许自己去体验不同,也准许自己这颗在浮躁社会中无法沉静的心花费两个小时去静静的感受来自心灵深处的孤独,去体味回忆的缓慢和情绪的流动,准许自己拥有一份“闲心”,一丝“温度”,慢下来,安静下来,感受自己,感受所有的伤痛和麻木。

     

     

  3. 关于观众的问题

    作为剧组人员,我比较留心观众的评价。通过三天演出后的询问和观察,还有一些同学的意见。大家普遍对这部戏有着很棒的观戏感受,这说明我们的努力是有回报的,而这也的确是一部很有价值的戏剧。同时,我们也得到了一些类似于“节奏缓慢”,“无法理解”这样的反馈。对此,我想说的是,很多东西,你可以“无法理解”,但是不能“无法感受”。比若说就我自己而言,我很喜欢萨特的《禁闭》,我在学习戏剧之前也无法理解它,或者说,我现在也不能很好的理解它,但是这丝毫无法影响我对它的喜爱。因为艺术这种东西,你本来就不能以自己期待所获得的东西来衡量她的价值。我喜欢《禁闭》、喜欢卡夫卡、喜欢莫奈、喜欢爱因斯坦和霍金的书······我喜欢很多我读不懂的东西,但那种自由理解的感觉,每一次都像是经历了一场没有计划的旅行,看到的是纯粹的、毫无功利之心的美,无需纪录无需证明的美;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乞丐去乞讨一枚钱币,但是却收获了一个微笑。我想说,真正的欣赏在于,不要过多去要求艺术给予你什么,要去学会接受艺术能给你什么。如果你不在读一本数学书之前期待寻找到解题的思路,你也许会在其中发现文学的奥秘。如果你没有在看《夜色中的大提琴》之前放下商业爱情电影带给你的视听刺激和情节激动,你就没办法感受这份让你所谓的“昏昏欲睡”的美。

     

    愿,

    美好的夜晚,美好的青春,美好的我们,永远在这里。

     

    晚安,我的爱情;晚安,我的回忆;晚安,我的大提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