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杜昀阳 > 正文

杜昀阳 /

若谷雨之丰

作者:杜昀阳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每当这个时节,大自然都在提醒我“不要让自己恨自己啊”。

这个时节,

谷雨将至,桃花水涨,牡丹花开。

那不知不觉,一晃而过的四月的雨就这样把春天的生命用温度和湿度发酵着。

夏天就这样在春天的子宫里膨胀了起来。

你能感到生命在骚动吗?

带着着一种情欲的味道,整个世界似乎都在渴望着孕育。

诗人奥登说:“死亡还是相爱”

我问自己:“压抑还是释放”

现代迷茫的一代问着“何为理想的生活”

所有人都在抱怨“生命是艰难的”

小孩子笑了,问着“生命中最难的是什么?”

那生命的欢悦在体内跳动,合着自然的节拍。

那翻滚的鱼苗,

那涨裂的花苞,

那苏醒的百虫,

那渴望被播种的土壤

······

都在回答着这些问题。

——生命中最难的,大抵是如何去哄好自己吧。

哄好自己,意味着让自己的生命处于一种丰满的状态。

哲人说,生活最美的样子。

应该若谷雨之丰。

这位哲人,就是曾点。

(点)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这段经典的语录,从中学时就出现在了语文课本里。只是应老师要求背诵而已。那时我觉得这段文字有点过时了,心里想着孔子那个时代,可能战乱频繁,所以这样简简单单的幸福便是真吧。但是,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这段曾经“被迫”印在脑子里的对白似乎越来越不“简单”了。

生活应该有的样子一直颠颠倒倒,模糊不清。我自己都不清醒,只是奔跑着,气喘吁吁,喊着“生活就是一场马拉松”的口号,浑浑噩噩地追逐着前面一大群人都在一起追逐的东西,似乎只要追到了,终点线上的生命就被开光了。

长沙的雨不停地下着,我想着等下个月我一定要去来一场一个人的旅行——一场一个人想一想然后因为没时间于是就“算了吧”的旅行;我放下那本小说,生命有限所以要浪费在有用的书上,比如说我手里的这本英语语法书;我拒绝了一个朋友的登山邀请,然后陪着笑脸去讨好了一下那个讨厌但是貌似以后会有用的人。

延迟所有的需要吧,延迟吧!延迟你所有的欲求!这是这个社会教给我的。

什么是文明?文明就是为了你的长远目标延迟你的当下的愿望。

我一直是这样生活的。我在辛苦地活着,并且很傻很天真地以为生活不会辜负我这种傻子的。但事实确是,生活自己都不愿意看我继续傻下去了,于是就对我各种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失眠、掉头发、脾气暴躁、焦虑、空虚、压力、恐惧······

生活,真是艰难啊!

我拿着一盒冰冷的沙拉,穿着有着我并不满意的尺码的裙子,路过一家蛋糕店,看着玻璃橱窗里映出的我那假装没有钱的,虚伪的表情,那一刻——我真的感到了自己对自己深深的恨意。

我哭了,莫名其妙的哭了。好像是内分泌失调吧?我不应该太在意的。因为当代社会,女性不应该不会内分泌失调的。我擦擦眼泪,继续上路,奔去给那个小屁孩上语文家教课。

就是在那个语文课上,我再一次遇到了《论语》里那段话,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那简单的话语之中,我竟然感受到了一种丰满,一种顺应时节,顺应自身的态度。

“姐姐,这是暮春的习俗吗”

“不是啊。”

“那曾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孔子有为什么要赞扬他呢?”

“因为,因为······大概是因为曾点选择了,自己真正需要的生活吧。”

当这个答案从我嘴里出现时,我自己都惊到了。也许人真的有潜意识,我的身体里也许真的有另一个我,她在恨着我,告诉我我是一个怎样的暴君,用谎言和压抑去对待她的一切需要。

我需要的其实只是用简单可口的饭菜填饱肚子,但是我想要的是那个网红的冰激凌慕斯,我可以不吃它,只要跟它合个影就够了。因为那是我的好姐妹们都想去吃的。

我需要的只是舒适美观的衣服,但是我想要的是那条昂贵的大牌裙子,我甚至可以不穿它,只要把它挂在衣柜里就是够了。

我需要的其实只是朋友的陪伴和关心,但是我为了能过上那种天天可以吃到冰激凌慕斯,买到名牌衣服的日子,我不得不去和与我不合的人谈笑风生,从此灵魂的天空似乎永无晴日。

我需要的其实只是健康快乐的“活着”,但我想让自己“饿着肚子,痛苦万分”地“活着”,只因为我想要和那些“小姐姐”们一样瘦,只因为这个“脂粉气浓郁”的社会认为我应该像那些“小姐姐”们一样瘦。

我需要······,我想要······。

我分不清这些。

我只知道:我光鲜亮丽,我漂亮,我成绩好,我工作努力,我执着于自己的抱负。

我忘记了:我的暴躁,我的失眠,我的压力,我不正常的经期,我吃不饱的肚子,我磨脚的鞋和我空虚的心。

我追逐啊,我竞争啊,我觉得我需要的太多了,永远感觉不到满足。但是,我当下的每时每刻却都在承担着那不确定的未来,我失去的是确定的当下。我追求着明天虚幻的幸福感,今天我所能得到的那些轻而易举的幸福向身后流去。

我无法给小孩子说这么多,说了他也不会懂得。也许有一天,他也会失去吧,失去平衡,失去自我对于人生意义的判断。但是,总有人能在某一场谷雨中寻回对自己真正地关心和呵护。因为谷雨像是一场盛大的解放运动,一场大自然的解放运动。人作为大自然中的小小的部分也会受到冥冥的感召:诚实的对待自己吧,哄好自己要做到真诚,而真诚需要勇气和爱。

谎言是一种压抑,压抑的果实是仇恨,而仇恨的果实就是死亡。

我对小屁孩说“咱们去爬山吧,去吹吹风,喝着鲜榨的芒果汁,看一场电影,聊一聊你最近学校里有意思的事情吧。”

小屁孩说;“可是我的作业还有好多呢!”

“我知道以最后总会写完。人都是这样,放松过才知道该多用力。不要老欠着自己”

“欠着自己?你不是说让我不要一直拖着重要的事情吗?”

“什么是重要的事?”

“作业啊!”

我摇摇头“重要的事是这个美好的日子即将过去,人随时会脆弱的死去。”

“那我就要拖着这个作业喽。”

“不要拖太久,也不要走太快。”

“这句话是谁说的呀?好有哲理的样子。”

“我忘了,反正,不是我。”

小屁孩看看窗外雨过天晴的日光,露出了灿烂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