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杜昀阳 > 正文

杜昀阳 /

对我而言的音乐

作者:杜昀阳发表时间:2019-03-29浏览次数:

 

 

1、香水

 

音乐对我而言是香水,喷洒在不同质感的空间中,弥漫在点点滴滴的时光里。香水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心情和气质,不同风格的音乐也可以把忧郁或欢乐带给心灵;同样,认识一个人,不仅通过看他的外表,更要感受对方的“场”,也就是随他而来的那种“氛围”。这种感知需要一颗敏感细腻的心和细嗅蔷薇般的认真,就像是闻香水一般,细闻一个人的香气是一种更加贴近灵魂的感知;记得电影《闻香识女人》中的史法兰中校可以通过香味“看到”其他人用眼睛无法看到的东西;通过一个人的音乐品味又何尝不能认识一个人呢?喜欢听悲伤情歌的人多情,随时随地用蓝牙音响播放轻音乐的人随性,总是用唱片机听交响乐的人宽宏,不断在耳机里单曲循环的人孤独······无论如何,音乐总能让人沉溺在自己的心声里,就像是香水,把灵魂分享给这个世界,去感受不可触碰却无所不在的气息。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返校的火车上,她坐在我的身边,漫不经心地塞着耳机。乘务员查票时,她从书包里掏出了一张熟悉的学生证——湖南师范大学学生证,和我手中的那张一模一样,我们看着对方手里双胞胎一般的深蓝色证件,相视而笑,没有过多的交流和问话,甚至没有自我介绍,她把左耳的耳机递给我,“一起听吗?”她的眼睛闪着淡淡的光,温柔得让人无法拒绝。耳机里传来轻盈优美的钢琴声,舒服的音符轻柔地按摩着我的耳膜。久石让灵动的旋律一下子把我带回到宫崎骏的动画世界,那是我已经遗忘的遥远的故乡,我回不去的童年记忆。《千与千寻》,《哈尔的移动城堡》、《秋天的童话》、《龙猫》、《幽灵公主》······每一曲都是风和青草的味道。时间太久了,动画片的很多情节已经模模糊糊,音乐就如同一把钥匙,把曾经痴迷的画面变得清晰,原来,我从不曾忘记。

 

“原来你也喜欢久石让和宫崎骏啊!”我轻轻地惊叹着。

 

“放松的时候,我喜欢让自己回忆。”她把头轻轻靠在窗子上,看向快速后退的树、房屋、街道和人。

 

直到火车到站,我们都没有再说话,就这样沉浸在彼此陌生却熟悉的“香气”中,那是雏菊混合着阳光的味道,有着淡淡的草莓香,还有一丝丝奶油冰激凌的甜蜜。这样分享着音乐,分享着回忆的味道。音乐是一种看不见的媒介,像是一颗颗香水分子弥漫在空气中,把人与人,人与情,人与过去、与幻想连接在一起。而联结一定是以分享为基础的。香水是一种分享,音乐又何尝不是,人就是在分享音乐里共情,在注定孤独的人生里,也许音乐才是唯一的价值吧。

 

那天晚上,我在自己的日记里写道:

 

“我们在路上,向前不断奔走,在不知回头的旅途中,一个有着温柔笑容的陌生女孩分享给我她的轻松和回忆,用音乐的方式,让我回望过去,那些我以为我已遗忘的曾经,我以为无需再回顾的美好,因为一双陌生脚印的重合而奇迹般重生了。

 

音乐,就是有这样让回忆重生的力量,有着让两个陌生人彼此靠近的魔力。我们分享着耳机,分享着同样的音乐,分享着那神秘又陌生的熟悉,最重要的是,我不仅听到了同路人美好的感情,更倾听到了自己的心声,倾听到了自己的孤独和想念,倾听到了成长的自己,那些伤痛、遗憾和所有的治愈。”

 

2,

 

  小时候不懂很多大人为什么要独自喝酒,那种让人醉去的苦涩之味有什么值得人日思夜想的呢?但是,越是长大,越是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和不易,越发能够感知时代的重负和人生的折磨,也因此,逐渐理解了这个世界对酒的需要。人,需要醉着,当那可怕的重但压在你的肩膀的时候,当眼中的虚伪折磨灵魂的时候,似乎只有醉去,才是唯一的拯救。

 

不仅仅酒可以让人醉去,音乐也可以。

 

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安迪宁愿用生命为代价来冒险向监狱中的狱友们播放音乐,也正是那段音乐向我打开了歌剧的大门。影片播放的唱段来自莫扎特的意大利歌剧《费加罗的婚礼》第三幕,是一段伯爵夫人和苏珊娜的二重唱,中文翻译过来这段二重唱又叫做“晚风轻轻吹拂”。当影片中优美的旋律自由地飞翔在监狱上空时,那歌声越过高墙,直击人心。所有的罪犯都安静下来,静静聆听,他们醉去了,在自由和美好的声音里醉去了。当时看到这部电影的我正在医院里陪伴重病在床的姥姥,每天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医院、学校、家。常常感觉到疲惫,想要抱怨却说不出口,想要发火却没有目标。看着被病魔囚禁在医院里的奶奶,更是感觉到痛苦和压抑;我的妈妈,被工作和姥姥的病所累,更是辛苦不知多少倍,终于,压力太大的妈妈学会了喝酒,甚至到了不喝一杯就无法入睡的地步。电影中的音乐只有一小段,但足以让我体会到比酒精更加彻底的“醉”,我想起了狄奥尼索斯的酒神精神,要知道,狄奥尼索斯是酒神,同样也是戏剧之神,而戏剧和音乐有着无法分割的关联;我想起了尼采,想起了《悲剧的诞生》,曾经读不懂的文字在心里复活,伟大的哲人早就明白,这个世界充满残酷与艰辛,人的身体不断被折磨,在时光中变形,在眼光中物化。为了不让自己感知到这些,只有醉去吧。就像波德莱尔诗中所言“假如有时,在宫殿的台阶上,在壕沟的青草上,在孤独而阴暗的房间里,你清醒了,醉意已减退或消失,那,就问问风儿,问问海浪,问问星星,问问鸟儿,问问时钟,问问所有逝去的、呻吟的、奔跑的、歌唱的、说话的。问问他们,该是什么时候了!那么风儿、海浪、星星、鸟儿、时钟都会回答你‘该是醉去的时候了!’为了不做被时代折磨的奴隶,让自己醉去吧,无休止的醉去吧”。

 

我把诗念给姥姥听,在手机里找出“晚风轻轻吹拂”在病房里播放。在病床旁边削苹果的妈妈停下了动作,她说“真美啊”。那天晚上,我睡在妈妈身边,房间里播放着轻柔地音乐,没有酒精,我们都醉去了,都睡去了。

 

从此,我学会了一件事,音乐可以让人忘记悲伤,把希望和平静带给清醒过来的灵魂。

 

 

3,对我而言的音乐

 

对我而言的音乐不仅仅是音乐,她可以是香水,可以是酒,可以生命中的一切。维克多·伍顿在他的《音乐课》中写道“永远不要为了找一个音符而失去律动”。音乐教给我:生命和成长中最重要的是整体,是整个和谐的生命和生活。智者曾说“不和谐之物的和谐即是美”。音乐是一门教人“和谐”的艺术,因为它本身就是“和谐”,是人与自己,与他人,与这个世界的华丽交响。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