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杜昀阳

当前位置: 首页 > 杜昀阳 > 正文

杜昀阳 /

空虚记

作者:杜昀阳发表时间:2019-02-28浏览次数:

 

北方的冬天寂寥而空阔,窗前残雪映着寒天枯树,房间里温暖干燥的空气中流淌着空虚的困倦。当一个人以为世界开始沉睡时,他生命的冬天似乎也开始凝结成霜。1月底,保定漫天大雪,一片银白,我想起了《红楼梦》里那白茫茫一片真干净的结尾,人生成空,所有的追求:春天的播种,夏天的栽培,秋天的收获,都已被这大雪淹没了,所有的欲望与追求都化成一片纯粹,于是,心里的春天更加遥遥无期了。以前的人总是说晴耕雨读,表面上看这四个字只是简单的生活准则,是一种既和于自然也顺于人心的古老传统,直到成长的空白开始滋生漫长,才开始明白,那“晴”与“雨”不仅仅指的是天气和规矩,更是表达了关于人生的哲学。生命充满了悖谬,世界也并不完美,“晴”和“雨”总是生活这枚硬币不可分离的两面,当“雨”时来临,读书,便是捱过寒冷潮湿的最好方式。当困顿的心灵在思考个体生命的价值和意义的时候,蒋勋先生的《美的沉思》正巧在我的手边,仿佛是冥冥注定的恩典一般,我的生命闯进了一场关于美的思索之中了,这场闯入注定是一份对于空虚的解救。  

 

空虚来自于无力,而无力来自于欲望的缺失,或者说,人的欲望越发失去了完整性。现代人的欲望普遍呈现为社会性的功利化构成,被“物化”的思维随处寻找着符合单一价值标准的事与物,而对于本能和情感的那部分欲望的追问却渐渐麻木了。功利性和实用性总是易变且暂时的,当单一的价值标准动摇或饱和时,人就会陷入空虚,因为暂且或者再无“有用之事”可以完成。但是,是真正的伟大创造者在创作时是不问艺术对象的实用价值的,他们会用个体生命的全部心血去打磨一些没有实用价值却永恒美丽的东西,这些东西在宇宙的时空坐标中不断闪烁着永恒的光芒,千古流传。

 

回想自身,我已经遗忘了自己童年的梦境,对那些童年幻想里隐含的关于幸福的真实视而不见,更失去了实现想象的初衷。蒋勋先生《美的沉思》对我而言不仅仅是一份美学知识的入门书籍,补充了我个人大量中西艺术艺术珍品在历史演变和鉴赏常识方面的空缺,把我带进了不同时代,不同时期的社会景观和哲学思潮,更重要的是,蒋勋先生对于艺术珍品的抒情化解读激发了我作为读者情感上的共鸣,进而启发了我对于人生真正价值的追问。生命需要追求的不仅仅是一时的感官享受和一世的名利双收,更重要的是追求永恒的美。美看似无用,却凝结着人类灵魂深处的情感和欲望,是人类存在于世界的不可磨灭的脚印。

 

短短的寒假,我在抒情化的语言和精美的图片中一段段回溯漫漫时光。一个有情怀的作家,确实可以扩展一个人的审美趣味,进而使得读者空虚的人生变得丰盈。蒋勋先生对历史中的艺术珍品做出的独特解读,让我对历史和文物有了更加深入地看法。书中有这样一段话“当我们要追寻一条历史发展的主流线索时,往往不得不做一些去除枝节的工作,从纷繁杂乱中理出一条主干。一种‘发展’的,或‘史’的介绍,便不得避免每一个断代特色的强调,因为,所谓的‘发展’,所谓的‘史’,正是一个断代过渡到另一个断代的联结关系,它内在有一个隐秘在层层文物史料之下的有机生命。我们把历史看做一个有机的生命,正是因为它每一个段落都在生长和发展,它不只是一堆无生命的资料,而是要剥开这些数据复活了这本体的生命。”这段话精彩地解释了人类收集古物,建造博物馆的深层原因,这也一直是困扰我的问题。参观名胜古迹和博物馆曾经被我视为最无趣的旅游活动,总觉得还没有在书本上死记硬背来得多,来得快,殊不知美最忌讳心浮气躁。读罢先生的文字,那些器物、雕塑、壁画、竹简、石雕、水墨、建筑······似乎都“活”了过来。也许真正活过来的是我的心吧,只有那盛满“活水”的心灵,才能在宇宙的一切中去学习。

 

《美的沉思》不仅仅是一部美学知识普及书,它是一场关于美的游历,一场启人心智的漫谈,一份不可多得的救赎。正因为蒋勋先生把那万千色彩的艺术之美融汇于人最最平凡、最最普通的日常与人生,所以才格外引人共鸣。生命是创造的精华,创造是升华的生命!所有的器物与符号,创造与传承本质上都源于人类灵魂深处那部分已经麻木的欲望——那是每一个个体生命最幽深之处里最真实的渴望。

  

  

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