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杜昀阳 > 正文

杜昀阳 /

作者:杜昀阳发表时间:2018-11-29浏览次数:

 

 

每一封信,都是一个灵魂。

 

时光如风,风景若尘。

 

不论那封“信”的形式如何变化,“爱”的模样永不老去。

 

                                      ——题记(提要)  

 

 

离开,无数次想要离开。离开这个只看的到一角天空的老院子,离开只会沉默地看着我和妹妹微笑的爷爷,离开这个我觉得越来越小的家。是的,我厌倦了常年只有妹妹和爷爷的寂寞的家,厌倦了北方干燥的空气。高考前,无数个挑灯夜战后的深夜,我怀着对南方新鲜潮湿的向往入眠。湖南长沙,这个我夜夜在心中反复擦拭的地名终于在那个夏天印在了那张红纸。  

 

 夏天,北方的院子里盛满了色彩浓郁的花朵和香气袭人的水果,如同被精心装扮过的果篮一般,盛着这个夏天满满的祝福。我把录取通知书放在正在擀面皮的爷爷面前。爷爷沉默了,皱纹满布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他擀面皮的动作顿了好一会“真好啊,真好啊”。爷爷没有笑,也没有说别的,本来就不太会说话的爷爷只会说对孙女说“真好啊”这三个字。爷爷的表情和语气都显得木讷。我感到有一丝不悦,但并没有放在心上。“爷爷!今天晚上我不回家吃饭了,你跟妹妹吃吧!”我开心地喊着,跑出了这间关了我17年的屋子,跑出了这个承载了我整个童年的院子。我的朋友们在等着我,我未知的明天,陌生的城在等着我。那个乖乖的,陪在爷爷身边的孙女从如同露珠儿般随着北方浓烈的日光而消失了。

 

 长沙,一座传统与时尚之血共同流淌的的城,一座不娱乐宁勿死的城,一座不知休息永远热闹的城。我所在的学校——湖南师范大学,是一所没有围墙的学校,随时随地,我都可以潜入这座城的褶皱之中,感受这座城市带给我的自由的心跳,呼吸着这座城市陌生却温暖的人间烟火味。

 

 我从不想家。

 

 我只记得那宝石般的院子在闪闪发光。我的爷爷,我的妹妹在这座院子里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每天看到同样的风景。而在长沙生龙活虎的我,不想他们。

 

 我以为,我不想他们。

 

 每一次家里的电话我都敷衍两句就尽快挂掉,因为丰富的社团活动在等着我。妹妹说“姐,我考上大学了,现在家里就爷爷一个人”,“我这边忙着呢,先挂了吧,等有时间我打回去”。我总是很忙,忙着投入这座城市的一切,我的电话越来越少了。

 

 爷爷只给我打过一两次电话,不爱说话的爷爷在电话那头永远都是沉默多于言语。我想,即便我回到家,也没有什么话可以跟爷爷说吧,爷爷应该也没有话想对我说。亲人不就是这样吗?可能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但永远不会质疑彼此间的爱。

 

 “爷爷,你要是没事就先挂了吧,我昨天熬夜剪了一个片子,快困死了。”

 

 “去吧,睡觉要紧······”爷爷挂断了电话

 

  妹妹打来电话“姐,最近我一回家爷爷就缠着我教他玩手机,要学发短信,学打字。他怎么都学不会,非要学。”

 

 “他一定是无聊了,你多陪陪他吧。”

 

 “你说我,你呢?连个电话都不打的人。”妹妹的声音有些不快。

 

 “我这不是离家远吗?我知道你们都好好的就行了。”我不耐烦地哄着她。

 

 “爷爷说,他给你打电话你几乎都不接。”

 

 “我在上课呀。”我的声音有点发虚了,因为自己看似合理却苍白无力的辩解。

 

 “你真自私。我最近要去北京,我没办法教他了,等你放假回来继续教爷爷吧!”

 

 我就这样一天又一天,在旋转的日子里奔跑着。我高昂着笑脸面对这座城市的一切,却同时渐渐感觉自己的心在一点点变得麻木。身边的人对我笑着,我却感到遥远和虚空。我告诉自己:我是幸福的,充实的,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选择的。

 

 我从不回头。

 

 舍友从宿管那里拿了一叠信封给我,“杜昀阳,你这么多信都没有拿呀,有去年的,有上学期的,还有,上个月的!”舍友用手指拨弄信封。我从没想过爷爷会给我寄信,爷爷也从没提起。我怀着疑惑正要拆开看看的时候,却再一次被别的事情,别的人打断了。读信,好像永远是一件可以放到明天再做的事。我拎起电脑包,走进长沙不眠不息的雨里。

 

 要见的人还没有到,我找了家奶茶店进去等着,一边喝着奶茶一边剪辑视频作业。一条短信弹出在手机屏幕上,视频里花花绿绿的颜色瞬间苍白,吵吵闹闹的声音骤然安静,我只感到眼泪顺着我的脸颊往下淌。从眼睛里流出滚烫的泪,落到手指尖已成冰凉,和那长沙凉凉的雨同样的温度,我的心却由温变烫。

 

 “学习累不累,注意身体,爷爷。”

 

  十一个字,跟在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号码后面。爷爷从来不爱说话,我以为他一直没有什么话对我说的。直到看见这条短信,我终于听见了那沉默背后的所有等待,那十一个字背后的千言万语,如雾湿眼眶,如泪在心房。我想打电话给爷爷,却无法拨出那个号码,我第一次觉得羞愧,我想问我的爷爷,这十一个字花了您多少时间呢?我仿佛能看到,爷爷一个人坐在老旧的沙发上,拿着手机,像个笨拙的孩子。

 

 我没有再等下去,直接跑进了雨里,跑回了寝室。爷爷的信还在桌子上,我拿起来,看到的是满篇叮咛和嘱托。每一封信,最少也有三页稿纸,写得满满的,每一封信里,爷爷都附了地图。曾经是保定市地图编辑的爷爷家里没有河北省图册之外的地图,但是那些信里的地图却都是关于长沙市的,湖南省的,甚至湖南某个县城的,爷爷一笔一划用红色的铅笔把湖南有名的景点、大学、建筑统统都标记在地图上了。信里,爷爷说“小阳啊,长沙很好,多出去看看,多出去走走。需要钱跟爷爷说,爷爷会把钱给你妈妈,让她打给你·······”我一直没有回过爷爷的信,所以那一封封厚重的信就这样被爷爷浓缩在那手机短信里的十一个字中,没有修饰,甚至没有主语。我知道每多打一个字,对爷爷,都不是易事。

 

 那凉凉的温暖,带着悔意,长长得渗透着,像南方长长的雨。我的心在干燥的麻木中被穿透,一点点变得潮湿。我以为我是个看了太多煽情文字而不会再被感动的人,我以为自己成熟了,以为自己长大了,以为自己可以自由自在去闯荡不需要想念。

 

 对不起,是我太自以为是了。

 

 爷爷的信,让我的世界一下子变慢了,变得纯粹而干净。我推掉了没有必要的活动,拒绝了不必要的邀约。放下了本不应该属于自己的欲望。当所有的忙碌都停止转动,当我安静下来放空思绪,当我独自一人行走在陌生的街道上,我才知道,我想我的家人,想家里的每一个人,每一把椅子,每一粒灰尘。

 

 爷爷,我想你。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