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杜昀阳 > 正文

杜昀阳 /

非纯粹,不知味

作者:杜昀阳发表时间:2018-11-29浏览次数:

 

年少时的热爱,纯粹得无法追回。

 

那藏于书本的时光和深情,如同在回忆的沙滩上印下的小小脚印

 

本以为会永远消失在生命的海浪中,

 

不曾想今后漫漫人生的每一次前行,

 

都在冥冥中沿着那消失的印记。

 

也许,

 

能够定义渺小自我和短暂生命的那一抹纯粹,

 

永不会被遗忘。

 

——题记(提要)

 

 

不论是谁,总有一本书,你无需回忆起内容,只要在心中闪过那本书的名字,匆忙的心灵瞬间就会平静下来,心似乎变得透明,带着淡淡的哀伤。通过那看不见的脐带,灵魂似乎被默默滋养着。这是一种对于“纯碎之感”的贪恋吧!那种感觉如同婴儿对母亲无法言说的依赖,也如同情人彼此相行渐远但仍然满怀幸福的曾经拥有。

 

是的,每当想起那段日子,那段相遇的日子,我麻木的舌尖就会变得敏感,迟钝的头脑会变得清醒。我想尝一尝那南方4月的雨里有没有北方冬天的呼吸,我的心仿佛在奶油味的回忆里润吸着带有哀伤酸味的浆果,每一根血管里的血液一点一滴都被甜蜜和悲伤渗透得彻彻底底。我的整个灵魂都在惊叹,惊叹神奇的生命让我在那段应该爱上你并且能够深深地纯粹地爱上你的日子里,遇到了你。

 

回忆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再也无法回去。

 

回不到那片不知“纯粹”为何物,却无比“纯粹”的心境。

 

只能用一颗已经了解何为“纯碎”却再也无法“纯粹”的心去哀伤。

 

非纯粹,不知味。

 

那是一段怎样的日子呢,我实在想不出用什么语言来描绘。因为那段日子——一个夏天的长度,我的整个身心都奉献出去了。回忆模模糊糊,时间断断续续。一个人在回忆的抽象碎片里游走,只记得那书中的文字已经把我的生活带到了天堂。那是一段生活在天堂里的日子。

 

那时候我们才三四年级的样子。我和喜欢穿波点连衣裙的点点,开始拒绝买学校门口小卖部的辣条,夏天不再吃冰柜里各种口味的冰激凌,不再一放学就围着卖粉色棉花糖的胖爷爷。我们迷上了那个十字路口拐角里的小书店,只因为一次偶然的雨天,我和点点两个人跑进去躲雨,在旧旧的书架上与那本叫做《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的书相遇,从此,我们每个月的零花钱就一点点辛苦地挤了出来,奉献给了小书店。我买了《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点点买了《哈利·波特与密室》,然后我买了《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点点紧接着买了《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就这样,两个小学生,在那个夏天竟然集齐了一整套的《哈利·波特》。如今,那个小书店已经拆掉消失了,那位清瘦的店主阿姨也不知道在哪里在做着什么,只是现在回想起来,她能够把那套旧旧的但是珍贵无比书很便宜地卖给了“贫穷的”我们,遥远的回忆也变得温暖贴心了。而且,也正是因为这间消失了的小书店和它的书,我们度过了生命中最为漫长也最为短暂的夏天。

 

那个夏天,学校里小小的沾着蜘蛛网的楼梯隔层变成了神奇的变幻莫测可大可小的秘密房间;操场边上的杨柳树一棵一棵都变成了流淌着魔法汁液挂着南瓜灯的森林;我们走入那片魔法森林的世界,然后迷失在这神奇的世界里找不到出口了。教室低低的屋顶在我们看起来也仿佛是霍格沃茨魔法学校里那高不见顶的变换着穹顶颜色的食堂;普通宽大的校服仿佛变成了神奇的斗篷;体育教室里的小小衣柜总是有那么一间,仿佛打开后会通向又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我明明一个人在操场草坪上发呆,但心灵却把我领到霍格沃茨热闹的舞厅;我和一群人在一起玩耍,却又仿佛被哈利附体,一个人走在恐怖的黑森林······

 

那家门口的小小公交车站也因为手中捧着书本的我们而变成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每一天都去同样的学校,见同样的人,但我的心却总是跳动在一种踏上未知旅途的兴奋速率之中,这种心跳是那么的“纯粹”,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和犹豫,斩钉截铁地随着书中的情节而指挥着我的呼吸。虽然那时我和点点都不爱说话了,总是黏在一起却又总是沉浸在各自的小世界里,然而我们都不曾感觉到孤独。“赫敏”、“罗恩”、“哈利”、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物就好像是一个个影子一般伴随在我身侧,我的影子也仿佛成为了那个神秘世界里的一员了。

 

那有深蓝色天鹅绒般神秘质地的文字就这样铺满了我所有的毛孔,淹没了我所有的感官。我的世界,从来不曾那般宽广无边,没有尽头。

 

后来呢?

 

后来呢。

 

后来我们毕业了,点点要离开我们一起生活了十二年的小城,到更大的城市去读初中了。点点把那套书的另一半当做毕业礼物送给了我,十二岁的我们哭过之后,直到二十岁上了大学,我们再也没有见过。至于那套书,那套我们一起买下的书,不知何时我把它们放到了书架的最顶端,连同那渐渐远去的回忆一起尘封起来了。

 

不知何时,书架触手可及的地方都塞满了各式各样的辅导书。时间变得越来越快了,没有时间回忆;空间变得越来越小,没有余地想象。我挣扎在分数和排名之中,学会了比较,学会了竞争,学会了辨别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次要的,学会了怎么分配时间最有价值······然后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懂得了什么叫真心,什么叫假意。我在心里默默把人分级,我知道了什么是有用,什么是无用。

 

我变得越来越悲伤,我知道了什么是“纯粹”,然而我再也找不回曾经纯粹的自己。我再也回不去从前,回不去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了。去年夏天,已经上大学的我回去收拾房间,扔掉了所有的辅导书。那些陪伴了我六年的辅导书,就像是那六年有着单调节奏和旋律的日子,那段日子仿佛是一颗被囫囵吞枣般吃掉果肉的果核,卡在生命的长河之中,被轻轻拨动了出来,我却已经想不出那果实的味道了。相比之下,那个有《哈利·波特》陪伴的夏天被拉的无比漫长,好像没有尽头。像是漫天的星星被掰开揉碎到时间的长河里,那散发着细碎光芒的碎片在生命的每一段河流中闪烁,从此我的生命无论严寒酷暑总带着那年夏天的影子。只是,我一直没有意识到罢了。

 

我本来早已忘记我还有那么一套书。我站在凳子上取下那一套破旧不堪铺满灰尘的《哈利·波特》。记忆地闸门轰然洞开。那个承载着如此庞大的魔法世界的一部书曾经那么厚重,厚重到我觉得我仿佛永远也读不完,也不想读完。而如今这部书却变得如此破旧而轻薄,灰尘在那泛黄的封面上轻轻浮动,我的眼泪已经爬满了那化着浓妆的脸。

 

我约点点见面了,时间是最神奇的魔法师,我们都几乎认不出彼此。太久没有见面的尴尬和生疏就像是一面厚厚的玻璃,让空气在近三十度的气温中凝固。我把那套书放在桌子上,然后那陌生的脸露出了熟悉的笑容。从那时起,我认得了这个人,这个人熟悉的笑容。

 

尽管,我们以无法再无话不谈。

 

就像这套书一般,我已无法再找回曾经阅读它的心境了。我应经不能再天真地相信,有这样一个世界存在。那份纯粹,当我意识到它的时候,它彻底离开了我,从此人生变得功利无味。

 

我已经习惯了同时进行多项任务,在利益计算中徘徊不定摇摇摆摆的自己。习惯了那个总是忙碌,同时也总是空虚的自己。我忘记了,曾经那个用全部身心和灵魂去相信,去想象,去爱的自己。那个自己一直都是个孩子,一直爱着这套书,像是爱着自己的母亲。

 

 

我愿拂去那回忆的尘埃,忘记苛求的明天。

 

今天,非纯粹,不知味。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