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杜昀阳 > 正文

杜昀阳 /

微电影中碎片化场景下的叙事性研究

作者:杜昀阳发表时间:2019-02-28浏览次数:

 

【摘要】艺术微电影创作的重要的原则是:在短小的时间内艺术性地表现一个完整的故事。因此,无论是其“故事性”还是“艺术性”都被打上了“碎片化”的烙印。笔者认为,微电影相对于传统电影,类似短篇小说对于长篇小说。好的艺术微电影场景是值得反复揣摩观看的。微电影场景的“自由性”、“灵活性”、“象征性”等碎片化特点已经成为了一种创作工具,不论在叙事方面还是在主题表达上都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魅力。在本文中,笔者以经典剧情短片《口吃》为例,通过对其碎片化场景设置的分析,探讨微电影的叙事艺术,以期能够对微电影创作有所启发和借鉴。

 

 

【关键词】碎片化场景,微电影,《口吃》,叙事              

 

 

一、引言

 

 

微电影(Micro film)是一种依托于新媒体平台而发展起来的电影艺术,微型电影,简称微影。相较于传统电影,它具有“放映时间短”、“制作周期短”以及“投资规模小”的特征,其最根本特质在于“微”。这种“微”是新媒体语境下的必然,同时也深深影响了其文本创作。

 

微电影不同于短视频、实验影片。不应当只追求“新奇性”、“娱乐性”、“广告性”或者“实验性”,而忽略了故事本身的建构,以及其传播内容的思想价值和社会意义。使得微电影这只“麻雀”空有一副“吸引人的皮毛”而没有坚实的“骨架”和齐全的“五脏六腑”。在微电影发展初期,大量微电影创作存在“炒冷饭”、过度商业化、过度迎合“猎奇心理”、靠色情和暴力元素换取点击率等现象,对于微电影艺术创作是很大的打击。近两年来,网络审查制度不断规范,各大流媒体平台随之展开自查行动;同时,随着网络受众的年轻化,网民受教育程度的不断提高以及视听语言知识的普及,人们对于微电影的需求也在不断提高。各大高校的影视教育逐渐成熟,企业以及新媒体平台对于影视创作人才扶持计划相继展开,微电影赛事和展览如火如荼······人们不不再仅仅满足于通过微电影获取娱乐休闲和商业价值,相反,其艺术价值和教育意义越来越成为关注热点。据此,对微电影创作的艺术性应该重点关注并且格外具有意义。本文中,笔者将以经典剧情短片《口吃》为例,通过对其碎片化场景设置的分析,探讨微电影的叙事艺术,以期能够对微电影创作有所启发和借鉴。

 

 

二、正文

 

 

微电影场景相较于传统影院电影,在场景的选择上具有碎片化的特点。所谓的“碎片化”(Fragmentation)最早出现在20世纪80年代“后现代主义”研究文献之中,在传播学领域,就其传播的信息内容而言有着“短小”、“分散”、“多样”、“独立”等特点。它既表现出了现代新媒体语境下信息传播的特点,同时也契合了现代社会大众审美的趋势。在微电影艺术中,碎片化的场景设置以及对碎片化场景的处理成为了一种重要的叙事手段,对微电影的艺术性产生着重要影响。

 

 

1碎片化的场景和声音叙事——点面结合

 

 

不同于传统电影的大角度叙事以及线性叙事,微电影在叙事艺术上更为简洁、自由、灵活。虽然无论传统电影还是微电影,在叙事手法上都讲究插叙、倒叙等方法,但微电影在叙事场景的选取和情节节奏的安排上常常走向两个极端:要么极为集中紧凑,要么即为琐碎零散。不过有意思的是,这两种看似相反的情况却有着相同的本质,即都围绕着一个统一的“面”组合在一起,观众可以通过一个碎片化的场景,情节或者细节感知人物的整体情况和大的时空背景。笔者认为,优秀微电影的场景如同“钻石的碎片而非“玻璃的碎片”,每一块碎片都通过不同的形状和色彩映照出故事的全貌,这种“点面结合”的叙事在心理学上是有一定依据的。格式塔心理学学派是著名的西方现代心理学学派之一,该学派认为:“如果有一种经验的现象,它的每一成分都牵连到其他成分;而且每一成分之所以有其特性,是因为它和其他部分具有关系,这种现象便称之为格式塔。”简单来说,格式塔不是孤立的,一成不变的现象,而是通体相关的完整的现象。在新媒体语境下,随着网生一代的观影知识日渐成熟,观影记忆和观影经验也趋向潜意识化,这种“格式塔”式的认知方式也更加明显了。

 

由此可见,媒介的融合把现实生活和虚拟生活割裂成碎片,人们的认知方式不再仅仅依靠线性、完整的时空表达,而是更加趋向于“茎块化”。何为“茎块化”?德勒兹、加塔里在《资本主义与精神分裂( 2) : 千高原》一书中指出,“茎块化”表现为一种多元化、无中心、无规则、去层级化的形态。具有联系性、异质性、多元性、反示意裂变、制图学与贴花原则等基本特征。不同于“树状”的等级排列结构,新媒体语境下微电影场景艺术体现出一种“碎片”形态,值得注意的是,“碎片”必须有一定的逻辑进行支撑,否则将会沦为无意义的“视频碎片”和庸俗的“拼贴狂欢”。

 

在微电影的叙事中,将碎片化的场景通过一定的逻辑组织成“茎块状”的整体,从而达到以点带面,以管窥豹的效果是一种重要的艺术手段。这种“微”艺术不仅仅节省时间,同时越来越贴合大众的审美认知方式,为人们所接受。

 

《口吃》是英国和爱尔兰合拍的一部剧情短片,由英国导演本杰明·克利里编剧并执导,在第88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中荣获2016年度最佳短片奖。不同于一般叙事型长篇,《口吃》没有通过展开所谓的前史与存在状态、卷入性事件、发酵性事件、对峙性事件、不可逆事件、结局事件等“基本事件”来建造一个完整故事,同时,它也没有采取一般叙事微电影所采用的倒叙和插叙。表面上,影片结构十分简单,即通过男主人公——一名叫格林伍德的口吃印刷工的单视角叙事而展开的,与聋哑网友艾丽相约见面,并获得爱情的故事。然而,稍加对比分析即可发现,影片的情节本质上由导演从男主格林伍德的角度抛出的若干重复、简短、平常的生活碎片所组成,他们在顺序上是线性的,在意义上却是“茎块”状的。它们琐碎而反复,截开了格林伍德从与艾丽从邀约到见面那漫长的六个月,却并没有因此而割裂整个故事,通过短短12分钟的时间,我们感受到了等待的漫长和孤独的无期,相当完整地把握了主人公的性格,故事背景,人物身份等重要信息。

 

其次,导演赋予碎片场景的逻辑是:声音。在这部影片中,“声音”是导演组织碎片化场景的重要手段,如同一张大网将“块茎”状的马铃薯编制在一起。影片中男主人公一个人乘车、逛街、工作、睡眠等单独生活的日常场景很明显地表现了这一点。这些场景本应该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它们孤独、无声、没有明显的情节动作指向。但声音却为这些碎片赋予了意义,使它们相互组合穿插在一起却不显得散乱无序。总的来看,这类场景的“微”处理可以分成两种:

 

第一种是碎片场景与背景音的结合。这些背景音基本上是宽带公司业务员机械重复的讲话声、钟表的滴答声、电话的滴滴声和打字声。这些被放大的声音是流利的、同时也是毫无生命与情感的。从格式塔理论的角度来看,而这些声音只有在这些碎片化的“微”场景中才能被充分的放大,起到“以点代面”的作用,从而短短几个镜头就可以把一个“像我们一样孤独的人”立起来,成功地唤起了我们的“替代性情感”。

 

第二种是碎片化的日常场景结合主人公内心独白。那些依附于琐碎场景而存在的独白从形式上看是流利敏捷的,从内容上看大多是对他人和事物的“品头论足”。这种模式与人在社交网络上的交流模式十分相似,是一种单方向的隐藏式“表达”。比如说男主人公在通过手语拒绝一位女士的问路后,在内心却快速流利地说出了咖啡厅路线;当看到路人时,会通过他们的动作和外表发表一番“福尔摩斯”般精彩的的心灵推理······诸如此类的碎片场景显示出他是一个渴望交流的人,同时,这些琐碎场景的集中有力地传递出了主人公的无助感、孤独感。在男主人公去见女生之前,导演甚至把一些简单的吃饭、走路、乘车的碎片场景通过几个不同方向和视角的镜头分割成更小的碎片,同时结合加速的心灵独白。这种重复性的、压缩时间的场景碎化方式让我们完整地感受到主人公长达几周的漫长等待,以及这种等待所带来的反复纠结和深深的焦虑。

 

 

二,碎片化场景与主题的表达——冰山与深海

 

 

海明威提出过著名的冰山理论,他表明:写出的文字应该像是一座冰山,而文字没有表达出的意蕴和思想如同冰山下大海,幽深莫测。纵观近几年优秀的微电影作品,尤其是在国际上的获奖作品,我们可以发现,那些通过短小的微电影形式对“人的存在问题”、“精神困境”以及“人的出路和可能性”投入关注和研究的微电影格外受欢迎。由此可见,微电影的场景设置应该具有充分的典型性、符号性和象征性。就像漂浮在海面上的冰山一样,使观众通过浓缩的视听语言、场景细节以及精妙的叙事结构一探冰山下的幽深。

 

在影片《口吃》中,导演通过设置典型的碎片场景进行主题表达的手法十分老练灵活,其隐喻性和象征性高度集中。因此,谈到其场景的符号作用时就不得不对影片人物设置的象征意义进行说明。

 

首先,导演为短片选择了一个“有病”的男主角。这个“病”很有意思,它明明可以是“聋哑”、“面瘫”、“毁容”、“身体部位的残疾”等任何一种,但导演偏偏选择了“口吃”。而且还把它作为题目。这就表明,“口吃”不仅仅是男主人公一个人的病,而且一种更广泛的“病”,社会的“病”。这个“病”本身就极富有隐喻性质,是一个特殊的符号,足够上升到主题的高度。它代表了现代社会一种奇怪的无助,一种人们在社交媒体上流利表达,当面对话却无从袒露的困境。我们看到,男主人公因“口吃”而不愿回复女主人公,一个人陷入逃避与等待的焦虑。这种情绪有其代表的深层含义:现代社会上网民一族想要深入地表达自己,同时又想要隐藏起来的矛盾和迷思。

 

由此,导演安排了一个十分典型的场景,即男主人公做饭的场景。导演在这个场景中插入了一段收音机的画外音:“你要对待你关心的人或在你身边的人,但你的伙伴根本不会跟他交流,所以请你跟我交流,或者留在我身边。浏览一个网站又不能接近它,看上去我还不如它,是么?”这段充满意蕴的画外音承担了叙事和抒情的双重作用,它似乎说出了男主人公的心声,表达了男主人公与人交流的渴望,真正走入一段亲密关系的渴望,而不是仅仅是像浏览网站一般去了解一个人。在这里,导演设置男主人公听到这段话的场景十分重要,即在做饭时听到这段话。为什么男主人公必须在“做饭时”听收音机,而不能在“吃饭时”或者“睡觉时”听呢?众所周知,食物是人活着的必需品,吃饭是人本能的一部分。而人的情感交流也属于本能的一部分,就算是在数字和虚拟网络充斥的现代社会,真正有感知的深入交流也是必不可少的。“男主人公在做饭”,这个场景含蓄地表现出他心中对于情感表达和亲密关系的渴望,只不过这个渴望还在挣扎,它的实现还在路上。导演选择做饭场景的用意正在于此,通过这个简单而日常的场景,表现出爱、交流、陪伴的缺失。我们不需要看到男主接下来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的样子,一个“做饭”的场景就足以让我们看到他的愿望,体会到那份替代性的孤独和无助。

 

导演在设置符号化的场景时常常搭配简洁而意蕴丰富的人物台词。在《口吃》中,人物之间对话的场景极少,男主与父亲下棋的场景是其中重要的一幕。在这一幕中,两个人有一段简短却意蕴丰富的对话。在两人对话前,男主的内心独白是断续的“计算”、“音乐”、“愉悦”这三个字符的语音片段,这三个单词正体现了男主人公对于表达的感觉:充满了需要计算的未知风险,同时又带有音乐般愉悦的感觉。下棋时,他向父亲把这些字说了出来:“音乐·······愉悦·······人类······灵魂·······经历······来自······计算”。父亲看似鼓励地点点头,表示“嗯,我喜欢这个”。接下来,两个人继续安静地下棋,没有了交流。在这个场景中,观众可以明显感觉到父亲的敷衍和不理解,或者说“无心理解”,这种看似善良的“不想伤害”和“忽视”搭配一个迷宫般的棋局以及正在“计算”的人物。整个场景被整合进“迷宫”或者“棋局”这样的符号,向我们展示了人际断裂的深渊。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一对在沉默中下棋的父子,更是一座无法走出的人际迷宫,是我们每一个人踽踽独行的孤独、无发表达的无助、无力理解的麻木和不被理解的心酸。

 

 

 

四、结语

 

笔者认为,语言是一种表达的工具,本质上是向外的,是一种分享。现代人内心的孤独被隔绝在信息网络之外,心灵的声音被压抑在暗夜深处,无法于阳光下自由表达。社交网络的迅速发展,人与人的距离看似更近了,交流也更加便捷,但是我们却似乎更加孤独,更加隐藏自己。影片向我们呈现出来的冰山是那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美好爱情,一对克服了自卑并且收获了幸福的有情人。冰山之下,影片表现的是现代社会中人的孤独,是人在面对魔掌般的社交网络时无力的表达和病态的封闭。这种深刻的感受是每一个现代社会的人所共有的。我们看到,导演对其影片主题内涵的选择十分个体化,同时又充满了现代社会的迷思,心理的困境和人性的拷问。

 

总之,影片创作者不但精心设置了大量的碎片化场景,通过对其进行了巧妙的艺术化处理,使影片更加契合于微电影短小的篇幅,精简了情节结构,浓缩了主题情感,这正是微电影中碎片化场景下的叙事艺术之妙。

 

 

 

 

参考文献:

 

[1]新媒体百度百科[EBOL].http://baike.baidu.com/view/339017.htm.2018-12-12.

 

[2]杨洋.  符号学视野下的《非诚勿扰》[J].电影评介,2011(21):92-93.

 

[3]麦永雄: 《德勒兹与当代性———西方后结构主义思潮研究》,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 .

 

[4]德勒兹、加塔利,《资本主义与精神分裂( 2) : 千高原》,姜宇辉译,上海: 上海书店出版社,2010.

  

  

  

观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