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杜昀阳 > 正文

杜昀阳 /

关于年夜饭的前、中、后

作者:杜昀阳发表时间:2019-02-28浏览次数:

 

风儿回到故乡,总希望把远方的香气带给熟悉的风景;离家在外的孩子,最希望把独自成长的独立带回给曾经宠爱自己的亲人,把从远方所获取的新面貌带给留在原地的人们,这是一种渴望给予惊喜的心情吧,一种炫耀的心情。或许这是一种骄傲的病,一种莫名其妙的伪装。又是一年春节,又要回家了。

 

 

1、前

 

         离开许久回来,家里比离开时更加干净,也更小了。午后老旧家具上洒满了阳光味儿,一尘不染的有些冷清的温暖,熟悉又陌生。

 

 

“这是湖南的特产,还有广东那边的汤包,放冰箱里吧。”我把手里的大包小包放下。

 

“回家带这么多东西干嘛?又不挣个钱。”爷爷接过我手里的袋子。

 

妈妈打开冰箱叹了口气,“冰箱里哪有地方放?”

 

“路上没吃饭吧,饿了吗?”奶奶穿着我淘汰的红色毛衣,花白的头发一丝不苟的盘在脑后,虽然满脸的褶皱,但被笑容团在一起却像个孩子。

 

“家里有什么吃的吗?”

 

“粽子,端午包的豆沙馅儿粽子,你妹妹可喜欢······”

 

“端午的粽子?那还能吃吗?”

 

“冻着呢,怎么不能吃了?”奶奶把冷冻室里的粽子掏了出来。

 

“啊呀,多不新鲜啊,我在路上吃过了,我先去睡会了。”

 

一路上回家的激动似乎都烟消云散了,只是觉得累,那冷冷清清的阳光让人眼晕。奶奶慢腾腾的把粽子又放回去了,我买的那包东西还堆放在地板上。

 

   北方冬天的屋子里有种干干的暖意,把在南方一整个学期所有的潮湿似乎都蒸发了,那些浸泡在压力中的伪装、焦虑和压力在渐渐肿胀的心里慢慢烘干,只想把自己埋在小时候的被子里呼呼大睡,那些属于自己的一切都回来了,一切都是都可以总结成一种被宠溺的感觉,有点遥远,朦朦胧胧又有些令人悲伤的感觉。  

 

我知道,我已经不是个孩子了。

 

我知道,“家”是个不适合“年轻”的地方。

 

他们,总把我当孩子。

 

说实话,我有些小小的骄傲。出门在外,行走于多个陌生的城市,打卡太多的美食和美景,与太多陌生人擦肩而过。而他们,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活动范围不超过家、公司、商场和公园这几个点画成的圈,餐桌上出现的永远是菜市场李阿姨家摊位上卖的果蔬,聚会的饭店永远是对面街的聚福园,点的菜似乎从不会变。想到这里,突然有些庆幸,庆幸自己离家在外的日子,但也生出一点可怜的感觉了,在这些模模糊糊地想法中,我沉沉睡去。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尽了,依稀听见实习的妹妹回来了。

 

“我姐呢?”

 

“你小点声,里屋睡觉呢?累坏了吧。”我在被窝里偷偷笑了,奶奶耳朵背了,她小声说话的音量比妹妹还大呢!

 

“我爸妈呢?不是应该早下班了吗?”

 

“带着你爷爷去商场了,你爷爷啊······你看这个。”

 

“爷爷也真是不嫌麻烦,这么多······”

 

“这么多什么?”

 

看见我突然从屋子里出来,妹妹吓了一跳。“爷爷呗,他又把报纸上那些电视节目都抄下来了!”妹妹赶紧把本子合上,“我看没啥好看的。”

 

我叹口气,“而且还非要拉着咱们看,我过年有好多朋友要见,还要准备考试的事,可没有时间老在家看电视!”

 

“姐呀,聚会带上我吧,我都想死你啦!”妹妹扑上来拥抱我。我推开她,这个过度热情的家伙还是老样子,怎么就长不大呢?

 

 

晚饭做的猪肉炖粉条,那是我以前最爱吃的菜。然而出门在外,养成了独食的习惯,平时都是吃一人一份的简餐,看着好几双筷子在一个大盆里搅拌,突然感觉不太舒服,我自己去拿了一个碗,把自己要吃的菜单独盛了出来。

 

“我发现啊,南方人吃饭特别精致,都是一小碟一小蝶的,吃得特别慢,而且还很干净。”我的得意洋洋自己一点都没听出来。

 

“来,这肉昨儿就炖出来了,你爱吃这肉皮。”爷爷又用他的筷子给我加了一块肉。

 

“行啦,太多了,我吃不了,这么多油。”

 

“你也前不是可爱吃这肉皮吗?”

 

“那是我小,不知道这东西有多长肉,在人家南方人啊,吃什么都有个节制,顶多吃两块就行了,而且特别清淡健康······”

 

“啊呀呀呀!你不要回来啦,直接嫁去南方吧!”妹妹不耐烦地又捞了一大筷子肥肉。

 

“所以你才越来越胖!”奶奶笑了,弹了弹妹妹地头。

 

“你呀,跟你姐学学,出去半年,回来又瘦漂亮。你吃饭也要注意点”。

 

“是呀,注意点。”爷爷加了块大肉,想了想放进了妹妹地碗里。

 

“要注意身体啊。”爷爷说

 

 

饭后,我像大人一样,郑重地宣布:“今年过年,我请你们去下馆子吧,用我的奖学金!”

 

“下馆子?可是爷爷奶奶······”妹妹脸色有点不太好看。

 

“爷爷奶奶会喜欢那家饭馆的,我早就预定了,你知道年夜饭有多难定吗?”

 

“可是······”妹妹看着沉默的父亲和爷爷,欲言又止。

 

奶奶和妈妈也不做声

 

“我是好心,你们不愿意就算了,都什么年代了,弄一大桌子菜,吃不完剩好几天······还有你,哪次在奶奶家吃完饭你收拾过?还不是让妈妈和奶奶收拾······”

 

“你也不收拾呀?凭什么说我!”

 

“所以我说出去吃呀!”

 

“我发现你这回来变得不少呀!”

 

“行了,都不要吵了。”爷爷放下手里的烟,把那本纪录电视节目的小本本塞到沙发垫旁边的报纸堆里。

 

“去外面吃吧,萌萌长大了,知道疼人了。”

 

   

 

2,中

 

第二天除夕,年夜饭,全家人一起到我定的饭馆“奇芳阁”吃饭了。那是一个港式餐厅,我想老人和父母一定没怎么吃过,过年了,我又有奖学金,一定让他们好好尝尝。我想让他们知道,这是我在外地经常吃的东西:精致、健康而且美味。那些小小的、晶莹剔透的虾饺,咸甜软糯的流沙包,鲜香无比的炒牛河粉······还有放了十几种材料熬制的海鲜浓汤。所有人都笑着,很高兴,除了妹妹。

 

“你不爱吃这个吗?”我问她,有点为昨天跟他吵嘴而感到抱歉。

 

“爱吃啊,只是感觉少了点什么。”

 

“你没吃饱吗?那再点一些?他们家菠萝包也挺好吃。”

 

“饱了饱了,哎,可能因为没有放鞭炮吧!为了保护环境嘛!”······

 

“年夜饭,很好吃。”······“就是少了点熟悉的味道”

 

是啊,现在回过头想起来,我真的是组织来了一场“新鲜的”年夜饭呢,只是,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像是没有鞭炮的除夕夜一样。

 

除夕之后,各种同学聚会和小旅游接踵而至,惊叹于曾经老同学的成长,感慨于岁月带给人们的羁绊和变化,一群年轻人,似乎比老年人更愿意评论时光。城市发展变化之快让我们惊喜,与同样充满野心的同龄人探讨未来更是年轻的享受;每天早晨安排好当天要见的老友新朋,准备打卡的新店和美食不容错过。就这样,那些花样繁多、中西结合的“新鲜”菜品和精致的甜点在我的朋友圈里倒数着寒假最后的尾巴。

 

过年了,我回到了家里,却一直没有回家。

 

终于,返校的日子到了。头天晚上我还在家乡小城周边的一个新开发的景区民宿里和同学吃着烧烤,妈妈打来了电话:“明天几点的车啊?”

 

“上午10点多”

 

“你早晨回爷爷奶奶家一趟吧,爷爷奶奶有事找你”

 

第二天,同学准备直接从民宿坐上了返校的高铁;而我则半夜登上了回家的大巴,满心怨气让我至今想起仍无地自容。我回家了,为了快点离开。

 

   我没想到,一小时35分钟后,我开始后悔为什么要这么早离开。  

 

 

我迎来了人生中最为丰盛的一顿早餐。迟到的“年夜饭”——“装在大瓷盆里的猪肉白菜馅儿的饺子还有金黄澄澄的手抓饭混合着香脆的米锅巴它们曾经是每个周末的必需品;色彩艳丽的大盘鸡和铺满菜码的拉条子盛满了爷爷奶奶年轻时的新疆故事;胡萝卜炸肉丸、辣椒炒土豆丝、虾仁炒鸡蛋······则是父亲每天轮流安排给女儿的晚自习守卫兵;还有爷爷研究多年秘制的胡辣汤,味道一直在变,却永远让人浑身暖意。特意给单位里请假爸妈还在厨房里打下手,年轻时在全国各地奔波的爷爷奶奶像是摆宴席一般做了一大桌的早饭,热腾腾的饭香夹杂东南西北的风味向我袭来,拎着行李箱的我呆立在门口。  

 

这一桌子的菜,是我从幼儿园一直到高中毕业每天每天叫嚷着的菜单啊,每一道,都是平凡又枯燥的日子里最期待的礼物,看着它们一起同时出现在桌子上,看着红毛衣上沾着面粉的奶奶和摆盘子的爷爷,突然像小孩子般流下了眼泪。

 

爷爷拿着那个“记录电视节目”的小本子,走过来替我擦眼泪:“哭啥?这些你爱吃的菜,全不全,有没有落下的,爷爷现在就给你做。”那小本本上哪有电视节目,分明是一道道我从小到大尝过无数遍,每一遍都夸“好吃”的家里菜名。

 

“你爷爷奶奶终于把冰箱空出来了,年前买了一大堆菜呀、肉的,你要不回来,你爷爷奶奶能把它们放出毛来。”爸爸穿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

 

“你这个小疯子”。喜欢沉默的爸爸笑得意味深长。

 

 

3,后

 

去车站的路上,只有我和妹妹两个人,外向的妹妹一直沉默着,我感觉到对她的亏欠,先打破了这奇怪的安静。

 

“妹呀,有空来长沙吧,我带你去好好玩玩。”

 

妹妹不说话。

 

“长沙很多好吃的、好玩的,保定都没有的。”

 

依旧是沉默。

 

“爷爷奶奶,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这桌饭的啊?”我小心翼翼的问。

 

妹妹终于肯看我一眼了,她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姐,你这几天,都去打卡了些哪些好吃的呢?在哪里吃的呢?”

 

我一愣,除了昨天晚上的那一顿烧烤,我几乎全都忘记了,那些奇奇怪怪的菜品的名字,那些精美的甜点和饮料的模样,还有制作出它们的不知名的手,我失忆了一般不再记得。我记得的,只有那些重复了十几年的日常和“平庸”的味道。

 

到达车站,我托着行李箱走向那个更加广阔的世界。

 

“实在想不起来就去看朋友圈吧!”

 

妹妹在我身后喊着。

 

这一次,我无言以对,只能输给她了。

 

 

 

                    杜美含(笔名)  

 

     2019220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