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麻伟豪 > 正文

麻伟豪 /

留白

作者:麻伟豪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砧板上躺着一条将死的鱼,这条鱼不大,不停地朝我翻着白眼。我知道将死的鱼怨念颇深,所以为它念了一段往生咒。然后把它切成了几小块,丢掉了带鳍的部分。它不想死,我看的出来,可因为缺水,它的肚子已经变白了。我如果现在不吃它,等一下就不好吃了。我把锅烧辣,倒进贴满锅底的油,切了一点生姜和大蒜,把香葱切成了粉末。然后把他们和桂皮,八角一起放进沸腾的油锅里,炸出香味。我喜欢淡一点的味道,于是在鱼出锅之前放了一点点的盐。看着鱼肉从白嫩变成金黄,我知道可以出锅了。整个锅里溢出香味,我放进了一点料酒,鱼不情愿地被我捞了出来。

我不知道一个人一生的意义是什么,但是我知道一条鱼一生的意义是什么。出生,死亡,然后被我吃掉。我们一生面临无数的选择,有的选择可以让我们变得更好,有的选择让我们变得不那么好。很多鱼往往没得选择,它们不是在餐桌上,就是在去往餐桌的路上。这条鱼很快就被我吃掉了。

我喜欢吃鱼,其实我更喜欢的是做鱼还有钓鱼的过程。当我洒下饵料,听到水面下的蠢蠢欲动的声音,当我挂上蚯蚓,鱼钩下到水面,看到鱼儿们跃跃欲试的神态,当我开始静心凝神的垂钓,世界里就只剩下鱼儿们的低鸣浅唱。我最喜欢的鱼是鲤鱼,炖出来的酸菜汤鲜嫩可口,青鱼做的生鱼片也不错,但是需要大量的生姜大蒜去除腥味,鲫鱼适合煎炒,事先腌制切割腌制好,然后稍微放点水和辣椒入味,小鳊鱼就是干煎,草鱼可以炖,也可以煎炒,类似于鲫鱼,可肉质鲜美的多,而最好吃的鲇鱼则需要清水慢炖,整个鱼塘的鱼都没有一条鲇鱼那么美味,全世界的调味料都要为一条苦苦求得得鲇鱼做陪葬。我已经很久没有钓上来过鲇鱼了。虽然月牙湖不是什么景点,可鱼也在一天天变少。鱼塘主换了一茬又一茬,只有我一直在这里垂钓。世界上很多东西会变,很多人要见,很多鱼要吃。

今天我终于钓上了一只鲇鱼,距离上一次钓起鲇鱼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天。上一次吃鲇鱼请的客人是一个叫做乘以一的食客。其实他叫程颐一,我叫他乘以一,所以整个食客界都叫他乘以一。他最喜欢吃的其实不是鲇鱼,是我做的酸菜鱼。他说我的酸菜鱼与别家的不同。我一直都知道,每个客人都喜欢来我这里吃饭。因为我也喜欢自己精心挑选,泡制的食材,自己下地耕种,收获的调料。这次宴请的是一个不请自来的客人,他自称李克一,是北方厨协的主席,北菜的代表人物。虽然他眼神里装着莫名的自信,可我还是没让他进我的厨房。月牙湖里没有人进过我的厨房。我想了很久,最后为他做了一道清炖鲇鱼,整条鱼去除内脏之后放入调料锅内去腥,然后盛上大量清水炖煮,最后放进少量盐。这样的鱼接近自然的味道,虽然并不是每个人都吃得惯,所以我喜欢自制的酱料,盛进白色的瓷碟里,一人一盏。临开餐,他问我为什么没有米饭,我告诉他,吃鲇鱼是不需要米饭的。然后半小时后,半条鲇鱼被我俩装进了肚子里。

他说我的鱼那么好吃,秘诀就在我的酱料里。

我告诉他没有秘诀,就算你拿走我的酱料也做不出我的鲇鱼。

后来,是很久之后的后来了。整个月牙湖的鱼都被我吃光后,我想去下一个地方,却发现自己已经走不动了。

铺天盖地都是鱼,都是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