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麻伟豪 > 正文

麻伟豪 /

人间失格·读后感

作者:麻伟豪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我的一个朋友在读完这本书以后表示完全不能理解这本书所讲的故事,他也不相信这本书是一个自传体的小说。因为书中的内容已经很不能令人接受,更不要说这是作者的亲身经历和人生思索了。

我那位朋友对这本书表示无法理解是很正常的,不光是他,可能绝大多数的人看了之后都不能理解。因为从一个正常人的角度来看,这本书所讲的故事就是在矫情,就是在无病呻吟。每一个正常人在看完之后都会觉得书中的叶藏,也就是太宰治以自己在书中的投影像是一个心理发育畸形的怪胎。

这本书很薄,讲的故事也很普通。如果让我们现在的作家来写的话,大概会写成这个样子。主角是一个富裕家庭里的末子,他小时候很有幽默细胞,很受大家喜爱,学习也很好。他文章写得不错,因此在学校也很受老师的欢迎。而且他很有天赋,初中时期就可以画一幅抽象的自画像,而且还画的有模有样。但后来结交了坏朋友,开始堕落,和女人乱搞,酗酒,沉迷毒品,画一些自己看不起的黄色连环画。

在看书的前面一部分的时候,很多都只是觉得叶藏像是一个怪胎,很不能理解他所做的事情。这是当然的了,因为这本书几乎就是太宰治的心灵独白。我们读到书中的某一句话的时候中的某一句可能会突然的产生一丝的共鸣。但大多数的时候我们还是会觉得这是个怪人。因为他在成长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放空自己的,自己只在自己的那个虚无的世界中存在。所有的外界的这些不过是他为了满足肉体所需所做的必须做的事。

然后就是叶藏和祝子相爱,结婚,最后离婚的片段。在这中间还有一个情节,可以说是这本书的高潮部分,也是可以说是叶藏的一个转折点。这个瞬间我这个对叶藏如此重要的瞬间,我想还是引述原文来描述比较好。

我房间上的小天窗开着,可以见到屋中的情景。屋内亮着电灯,里面有两只动物。

我顿觉天旋地转,呼吸急促,心里不停念道“这不过是人类的一种姿态罢了,没什么好怕的。”伫立在楼梯上,我甚至忘了要去解救祝子。

这两句话是写祝子被前来做客的商户侵犯,而叶藏却伫立在楼梯上,目光呆滞的看着这一瞬间发生。再遇见祝子之前,叶藏是被动的和这个社会,也就是“人间”相融入的。换句话说,叶藏在遇到祝子之前只是他自己,他自身的一切都是由自己所构成的。读过《追风筝的人》的读者可能会感觉这一幕有一些熟悉,因为这一幕也曾经发生在阿米尔和哈桑之间。哈桑被阿瑟夫强奸,但阿米尔却在一边无能为力。两人最后的行为也很类似,叶藏和祝子离婚,阿米尔通过陷害把哈桑赶走了。

为什么要提到追风筝的人呢?那是为了要证明一件事,就是叶藏在和祝子的这段婚姻之内是主动地融入这个社会的,他在这段时间内可以说从一个游离于人间的状态,终于来到了人间。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阿米尔显然是一个性格懦弱的正常人。我们如果做了对不起朋友,对不起亲人的事,那之后就很难再面对他。我不能理解叶藏看着祝子被侵犯的行为,但他之后和祝子离婚,这分明就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表现。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的叶藏已经从自己的世界来到了人间。

故事到了这里其实已经接近尾声了,叶藏无法原谅自己,才染上了毒瘾。在遇见祝子之前,叶藏和其他女人的交往都不是以用正常人的姿态,包括和叶藏殉情的女服务生,和叶藏结婚的出版社编辑,叶藏和他们在一起都不是因为爱。那个女服务生即使是和叶藏一起殉情,但叶藏仍然丝毫的悔恨或是哀伤。那时因为在遇到祝子之前叶藏是没有自我的,一个没有自我的人,当然没有作为一个人的正常的情感。又或者说叶藏自己这时候还不在这个世界上,这个世界上的叶藏只是他内心种自己世界里偶尔投影出来的片段罢了。

其实叶藏的身体里藏着两个自己。一个是懦弱,阴暗,有很强排他性的叶藏,这也是叶藏人格的主流。但叶藏还有很小的一部分是有社会性的,就比如叶藏喜欢搞笑,虽然他是为了幽默而幽默,他的目的也仅仅是想做一个隐藏自己的烟雾弹,但是每次搞笑成功之后叶藏都会有一阵的舒心。那就是他感觉自己成功了,成功的掩藏了自己,成功的把自己想要展示的一面展示给了别人。他对于自己表演的这种满足感就是一种社会性的体现。他害怕这个世界,害怕自己不能和这个世界交流,所以他就用一种自认可行的办法融入社会。

叶藏在遇到祝子之前一直是懦弱人格主导的,因为他害怕这个世界,就像一个重症监护室里的婴儿一样。就如他所写的那句“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有时还会被幸福所伤。”遇到祝子之后,叶藏终于发现原来这个世界是有爱的,是有纯真,善良,等等这些很美好的品质的。他这时才开始面对这个世界,才发现了这个有祝子的世界和以往那个令他恐惧,不想去接触的那个世界是不一样的。可以说,叶藏在这个时候才真正的开始接触这个世界,他这是才走进了“人间”

当然了,他在祝子被侵犯之后就明白了,自己的性格是不适合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现在即使他想融入世界,他也无能为力了。因为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太陌生了,他就像一个刚刚出生的新生儿一样,被投放到这个世界。他行尸走肉一般的活了许多年,但他真正想去发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是没有作为一个人的资格的。

至此,叶藏来到了人间,但他已经不再对这个世界有任何的害怕和恐惧了,因为他的心枯萎了。他在刚出生的时候就迅速衰老,和这个世界再也无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