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麻伟豪

当前位置: 首页 > 麻伟豪 > 正文

麻伟豪 /

小镇

作者:麻伟豪发表时间:2019-02-28浏览次数:

 

 从前慢: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好了/人家就懂了

 

 

 凌晨

 

 

 摇曳的橘黄从黑夜深处弥漫出来。驼铃声声续续,牵连着未完的梦。负邮件的马在雪地里走着,执缰绳的老者头发花白。他唱,歌声溢进每一个窗子里。

 

 

 梦里做着做不完的梦/邮件乘着吹不完的风/摇铃啊,少年声/老伙计我们不放松

 

 

 小镇跟着歌声慢慢醒过来,邮件回到居所,沉沉睡去。街灯渐次亮起来,致敬老人和他的马。踽踽前行的老马觉得自己越来越轻,觉得自己快要飞起来。老人布满皱纹的手拂过老马的时候,它都要浑身惊起一股战栗,兴奋得颤抖。长街天寒地冻,寂寥无人,一人一马从每户家里借满了温暖。

 

 

 小镇座落在站台旁。凌晨一声,长长的呼啸而过,与小镇无关。天快亮了,早起的人们笑着跟老人打招呼,老马也早已容光焕发,狐假虎威,昂首阔步。不大的小镇,每户一封(有的还多些),曲折回绕,要绕上两三个小时。

 

 

 新生的太阳将要从东方孕育出来,磅礴的朝霞蓄势待发,老人停下,眯着眼睛算准了时候,将最后一封信留在了窗台上。朝露挂着水仙花将要滴下来,空气中弥散着兰桂的清芳。满怀心事的少女面色绯红地飞快推开窗户,匆忙的给了个甜甜的微笑。像是桃花跌进湖水里,晕开满园的春色。老人点了点头,窗户又飞快地合上。妇人出户,恰来扫雪。

 

 

 刘老,丫头有信吗?故作平和的语气冷静的下隐藏着火山的冰峰。

 

 

 没咧,老伙计累了,歇会儿。老人摸了摸老马的头,马嘴里衔着杂草,也憨憨地笑了。旭日初升,满面融光地走着,边走边看着远方,又看看别的什么。

 

 

 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咧!他心里乐开了花,笑意更深了。

 

 

 一溜儿都是早点摊儿,巷口热气腾腾,馄炖摊上头发同样花白的摊主静坐着,不时眺望。驼铃声声,老马停下自顾饮水。他与摊主相对而坐:老三样!又相视而笑。

 

 

 烧酒,馄炖,烙饼。日光上移,悠闲得羡煞了整个冬日小镇。

 

 

后记

 

①:“再过一日,又不得闲了!”长信里遥遥的伤感,惹得少女梨花满面。

 

②:老人躺在马背上,隔着蒸汽仰望冬日的天空,每一朵云都染上一抹金黄。

 

③:“那些梦还在路上咧,”他握着沉甸甸的包裹也笑起来,“飞起来也没你那么快嘛!”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