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麻伟豪

当前位置: 首页 > 麻伟豪 > 正文

麻伟豪 /

长沙的秋

作者:麻伟豪发表时间:2018-11-29浏览次数:

 

两年多之前,我写澧州的秋日的时候,在实际上,澧州已经进入了冬天。而今天,呼啸的冷风告知了我们,长沙也已经进入冬季。而我在长沙,也早已完完整整地度过了了两个秋天,紧接着的第三个秋天,也悄然而逝。在一年的最后一个可以穿短袖的季节的尾巴上,穿上了厚厚的长袖卫衣。人人都觉得,长沙的冬天来的又快又急,以至于没有感受到秋天的到来,长沙的秋天就匆匆结束了。我嘴硬不愿意承认寒风凛冽,但是离开教室情不自禁地裹紧了衣。在长沙,夏天一过去,冬天就来了。    

 

 

其实有道理可以讲,长沙是一座闷骚的城市,所以长沙的天气有一种闷骚的气质。一叶落而知秋,太浪漫,是不太符合长沙闷骚气质的。早先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长沙是一座浪漫的城市,但它只有外表是浪漫的,无限美好的,它的内心着实无比的闷骚。这里的闷骚,是两个词,是郁闷和骚动不安。郁闷在于,它是一座正在发展中的城市,千疮百孔,容易让喜欢骚动的人陷入周期性的抑郁。骚动不安的意思是,以楚地之人自居的长沙人,时时刻刻想着搞出点事情来。不管是用行动,还是用言语。这是一脉相承的,自上古开始,并流传至今的足以鉴别骨血亲缘的气质。所以这里的人,郁闷骚气兼而有之,以浪漫一词概括,却是管中窥豹,只见一斑。

 

 

要说长沙的天气闷骚,有很多例子。一七年夏日汛期漫过橘子洲头的水位,长沙已经向全世界昭告了湘江水神的威力。而年年短暂的秋天,都想要革掉天气预报员的命。突如其来的寒冬,烈日炎炎的盛夏,等到七月流火,长沙人还没舒服几天,就已经迎来了寒冬。日日生活在人们不禁发问,长沙天气的秘密藏在哪里?我告诉他们,藏在鸭子的脚上,所谓湘江水暖鸭先知,只有鸭子的蹼,才是最完美的晴雨表。而往往只有在这住了一小段日子的外地人,会掐着日子,高声传颂立秋,说着些记得加衣服的套话。事实上,即便是已经生活在长沙很久的人,也根本没有办法准确地预知长沙的秋日会在那一个特定的时间节点悄然而至。

 

 

他们要学习几千年前诗歌里的鸭子,通过体表的感知和寒风的温度,知晓长沙秋天的到访。不要觉得这样太原始,其实这样不仅科学,准确,也极其有趣,像从一个黑色的糖心巧克力罐头里拿糖心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等待着你的是什么口味的。你看,秋天到了,“要加衣服了耶。”不如,秋天到了,“但是温度会在二十度上下徘徊,大家记得穿好长袖,带好夹克,抵御不期而至的寒风哟。”来得有趣。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判断天气的方法,其中翘楚,是土生土长的老人。然而那些看着窗外空气的颜色,就自然知道湿度的老人,只是希望,孩子们不要受冻。而孩子们呢,只是觉得穿得太厚不好玩闹。

 

 

家长们苦口婆心以至于大声叫嚷,孩子和家长之间有来有回地“推辞”,上演邻里之间相视苦笑的哑剧。至于是否真的受冻,着迷于玩闹和嘻耍的孩子们,哪里会在意。即便天天出门受冻,鼻涕挂在脸上,还是不愿加衣。更别提早上按时起床,晚上不会拖沓流连于电视机或者手机电脑,不拒绝床榻。在孩子们的世界里,时间总是过得那么慢。岁月晃晃悠悠地还有那么长,在课间还有那么充足的精力玩闹        的时候,任谁也不会去想,未来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更别说什么明天的天气。  

 

 

而这仅仅是知晓,真正地定义一个季节,是就算生活在长沙的人,也是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其实,在长沙,每个季节之间都难以准确地划出一条清晰的界限。在长沙,即便是在夏天也会有低于十度的寒潮,更别提春日里不期而遇的阴冷小雨。而秋天的短暂风景几乎是稍纵即逝,冬天的寒潮又会悄然降临。如果非要定义的话,长沙的天气其实是沿着自由的轨道自在地航行着,丝毫不在意此地居民。此地居民却要长长久久地生活在此地,针对长沙任性的天气,不断调整自己的生活方式。

 

 

回寝室的路上,遇见了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奶奶,她已经穿上了棉衣,棉裤,带上了围巾。嗨,冬天啊,冬天啊,我真的真的就这样和你不期而遇了。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