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李芳

当前位置: 首页 > 李芳 > 正文

李芳 /

四月·杂感

作者:李芳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文院门口的大树,不知在哪一场春雨过后,原本光秃秃的枝丫便似乎一夜之间漫上了满树星星点点的青嫩。校园里很多树木纷纷落叶,然后从枝头挤出了春天的嫩芽。阳光明朗而清透,地上是干枯残破的落叶,树上是翠绿的、生机勃勃的嫩芽。一端是枯,一端是荣,对比鲜明却又如此和谐地融会在四月。这样看来,四月大概是一个特别的月份吧。

四月里,有一个特别的节日——清明。《岁时百问》中说:“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故谓之清明。”万物生长,明净清洁,朝气蓬勃,欣欣向荣。据说,最初的时候,清明时节正是人们踏青赏春的日子,到后来才渐渐演变出祭奠祖先的清明节。我们迎接春天,迎接万物的苏醒和重生,同时,我们也祭奠先人,怀念那些曾经在这世间绽放过的生命。生之欣荣和死之纪念,这是四月。忽然想起,芒克的一首诗《春天》中有这样的诗句:“你听,你听见了吗/那些从死者骨头里伸出的枝叶/在把花的酒杯碰得叮当响/这是春天”。

史铁生曾在一篇散文中谈起人生的三种困境,那是人生的绝对的困境,人无法逃离,那就是孤独、恐惧和欲望。人与人永远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无论再怎样靠近,也无法真正彼此理解,所以孤独;因为人从一出生开始便终有一天会面临死亡,凡人无法永生,所以恐惧;因为人总是有无穷的欲望,总是在不停地追逐中,即使满足了一样,也马上会有下一个欲望,所以永远无法得到真正的满足。史铁生也在文章的后面给予了读者宽慰。但是望着窗外的四月,我突然觉得第二种困境的答案可能大自然早就告诉了我们吧,那就是四月。一些生命的退场才会有一些生命的初生和繁荣,奉献与牺牲为之后的青春繁荣铺好了路,一代又一代,一个季节接一个季节,一年又一年,都是这样。欣荣与纪念彼此相依,不离不弃。

四月,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它和别的月份一样。会有花开花谢,悲欢离合,使人驻足欣赏,遥望未来,亦会使人葬花悲泣,回顾过往……岁月来来去去,昨日的已成昨日,明日的还在路上,人永远在当下。而那些逝去的日子被埋进土里,被人回顾,别人纪念,并等待着,以更深刻的形式重生。

“这是四月/四月和其他月份一样/使人回顾,也使人瞬间就会想起什么”(芒克《四月》)

这是四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