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李芳 > 正文

李芳 /

《情人》之情

作者:李芳发表时间:2019-02-28浏览次数:

 

“他说他和从前一样,还爱着她,他根本不能不爱她,他将爱她,一直到死。”这是小说《情人》的结尾,我回味着这句话,仿佛看见那电话的两端,风华不再的两张面孔痴痴对望,隔着时空的鸿沟,重述爱的誓言,往昔如梦,唯爱依旧。

 

《情人》是杜拉斯自传性的作品,她写作《情人》时已经七十一岁了,垂垂老矣,饱经沧桑。她回忆青春,用小说的方式来纪念。于是小说采用倒叙,以老年人的视角,回忆过去,将故事娓娓道来。故事的开头,一直为人所称道,视为经典。一个男人走向她,对她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一幅是青春年少的娇美容颜,一幅是备受摧残的衰老面容,形成强烈对比,过去与现在,少年与老年,两相对应。于是在两幅面孔的交织变换中,故事渐渐展开。

 

她是个在贫困的泥潭里苦苦挣扎的法国少女,美丽、早熟,用特别的打扮包装自己,伺机而动。他是个富有的华裔少爷,软弱、多情,靠着父亲的财产过着充裕的生活。偏偏那一眼,他望进她的眼里,她望进他的心里,于是丝丝缕缕,缠缠绕绕,牵绊了一生。他抱着她,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说爱她,那么用力。她却不明白,毫无怜惜,坦言是她的贫困,她的不甘,才让她接近了他,是他只不过是因为把车停在那里的正好是他罢了。年纪轻轻,她不懂什么是爱,但是受尽了深入骨髓的经济上的窘困,看透了骨肉血亲之间的憎恨,昏暗无光的生活里,她只知道抓紧了他就能离那泥潭远一点,就能逃避那死亡的阴影。她被深深压抑的生命活力和爱欲,因为触到了他,开始燃烧,灰色的生活有了别的色彩。她渐渐对他也有了依恋,甚至是爱意。但他们彼此是缺乏理解的,他们的身体相依远远多过精神交流。她不懂他的爱。他哭她天真又冷漠的话语,哭他偏偏爱了她,他的不对等的爱情。可是他和她之间又何止这点阻碍。

 

那个时代,那个社会,殖民地中种种矛盾复杂,种族歧视严重。她是白人女孩,他是华裔男子,她的贫困和他的富有暂时构成他们初会的可能,交往的前提。但是很快,家庭和社会的压力层层涌来。她常常不归校和他在一起,他们的事情很快被大家知道了。母亲、大哥默认她和他的关系,得到了金钱的享受,可是心里却排斥着她。她在家中被母亲打骂,在学校被孤立,被认为是浪荡、堕落,失去身份骄傲的坏女孩。他对她的爱也不被父亲认可,中国传统的伦理道德束缚着他。而且他一直浪荡惯了,连去法国留学都只是混日子,最后被父亲发现,断了他的资金,把他逼回了家。没有可以独立于父亲的实力,失去父亲的支持,可能连生活都成问题,除了听从父亲的命令娶了自己不认识的女人外,他再不甘心也没有别的选择。最终她回了巴黎,他听从了父命,彼此的生活再没有交集,他们终于回到了社会所希望的、所安排的正常轨道。

 

小说写的是对逝去青春的眷恋与怀念,对青春年少的异国爱恋的惋惜,但不仅仅写了爱情,也将人物所处的社会、时代的大环境写了出来,折射出了那个时代殖民地上流社会和下层人民的生活对照,感情生活和社会观念。

 

岁月匆匆,世事变迁,那份爱,却随时光一起沉淀,越来越深厚。那通电话诉说的其实不是誓言,而是事实,无论再过多久,人事如何变换,他都无法不爱她,她亦无法忘怀。

  

  

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