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李芳 > 正文

李芳 /

人,而后圣

作者:李芳发表时间:2019-03-29浏览次数:

 

“后人理解我,因为这部书;误解我,也是因为这部书。”这是电影《孔子》中的孔子最后的一句台词。一部《论语》,博大精深,曾被人捧上圣坛,也曾人被狠狠踏进泥潭。它记录的是两千年前的孔子和弟子们的日常的谈话,记下的是圣人智慧的缩影,却隐去了圣人在尘世生活里的挣扎与痛苦,让后世的人常常忘记:孔子首先是人,才是圣人。《论语》给了后人们接近孔子的可能性,也设下了离孔子更疏远的陷阱。

 

想要拍一部真正体现出孔子其人的电影并非易事,两千年前的一个人的生平,时空的距离,心理的距离,重重阻隔。从导演到演员,从服装到场景,尊重史实和适当想象要结合的恰到好处才好,更重要的是对孔子的理解是否到位。谁知道那会是一曲理解的清歌,还是一场误解的盛宴?我想,这部电影做到了前者。导演胡玫说:“在影片中,孔子不再是天天仅仅之乎者也的教书匠,他非常智慧,他一生都充满智慧。在他和弟子的交往中,都有非常有趣的对话,从开始编撰剧本的时候,我们就在考虑怎么样能够被现代的观众接受,怎样能让观众知道他是一个活灵活现、有血有肉、情感丰富的智者。”

 

当悠悠古音响起,那深邃悲悯的眼神从屏幕里射出来,我仿佛有些懂得了作为常人的孔子的喜怒哀乐,那个“活灵活现、有血有肉、情感丰富的智者”。

 

以前学历史课的时候,我记下的笔记中作为标题的一个词就是“克己复礼”。老师常说孔子想要恢复周礼,可是在那样一个群雄并起的乱世,别说礼制,连生命都得不到保障,孔子那样的想法是不合时宜的。这样的说法或许没有大的错处,可是当时的我总觉得这样的说法将孔子描述为了一个不合时宜的老古板似的,这样的孔子真的值得被尊为圣人吗?

 

电影里开头的故事便让我得以解惑。孔子的确主张“克己复礼”,每次见鲁君都要行大礼,连宫人都说“这都是周朝的旧礼了”,即使如此,孔子也未曾有一次放松过对自己的要求。可是,当要被殉葬的小奴漆思弓向他求救时,他毅然保下了他,甚至在朝堂上与人对质,机智沉稳,从容不迫,最后说服了众人将残忍的人殉的古礼废除了。这就不仅仅救了一个小奴,而是救了许许多多的人。礼虽重要,但是生命更可贵,孔子并非一味去继承古礼,而是有所选择、有所改进,他并非是老古板。而且他也并非是不懂实际,一味理想化的人。他为政是有功绩的。定公十年,孔子辅佐鲁定公获得了与齐国在外交上的胜利,在强大的齐国面前,不仅保护了鲁定公的安全、维护了鲁国的尊严,还让齐人归还了之前占有的汶阳之田。我才发现,孔子的温和睿智是有棱角、有锋芒的,有勇有谋。《史书》中记载:“三月,粥羔豚者弗饰贾,男女行者别于涂,涂不拾遗。四方之客至乎邑者,不求有司,皆予之以归。”孔子出任大司寇参与国家大政才三个月,就把鲁国治理的井井有条。后来陈建斌饰演的季孙斯晚年悔恨自己曾将孔子逼走,中了齐国的奸计,让鲁国陷入战争的惨境,这也侧面说明了孔子的治国才能。

 

孔子周游列国,旅途坎坷。尊重他的未必信任他的治国思想,一国又一国,一年又一年,更别提还有被驱赶和被困陈国绝水绝粮的经历。可见,即使是当时,理解他的人也实在太少太少。于是孔子也自嘲“惶惶如丧家之犬”。正如影片导演所说,“他的内心很孤独,他是孤独的在向整个世界挑战。”他的坚持,他的理想,被刀光剑影,被轰轰的战车挤到了角落里,沾满了尘土。可是他依然挺直了脊梁,认真地做好了那乱世里平凡的君子。当世事变迁,沧海桑田,他和他的理想在岁月里洗去了尘埃,终至成圣。

 

虽然成圣看似无比光辉,我却暗自揣想,这其实也并非孔子所愿,他宁愿人人尊礼乐守礼制,社会和谐友爱,也比这个高高在上、冷冷清清的名头要好吧。这样的头衔,不过让他换了一种孤独的方式。

 

在现实面前,人人皆有无能为力的时候,孔子亦是。可是在困境面前,依旧不失去自己的志向,不失去梦想的能力,这种对世界和生命的态度,是人这卑微又脆弱的生命最大的光彩。又何必用“圣人”的名头吓退了自己的脚步呢?

  

  

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