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周思维 > 正文

周思维 /

一个没有家的人

作者:周思维发表时间:2019-02-28浏览次数:

 

 

 

 

 

我就是那个没有家的人,来自一个单亲家庭。

 

我一直觉得单亲家庭没有什么,他们只是不在一起住了,只要他们还是我的爸爸妈妈,这就够了。但是,我上了大学之后,见到室友每星期和父母通一次电话,每次打电话都是那么开心、那么幸福地聊上几个小时,听到室友说起的在家里和父母的日常,我突然间知道,我其实不是一个完整的人,我缺失了一个重要的东西,我没有家。

 

我没有家,家里的情景不是一家人和乐地坐在餐桌前相互交流着自己这一天遇见的趣事,也不是妈妈在厨房里做菜,爸爸在和孩子玩耍,而是父母间无休止的争吵,为了任何事争吵,吵到激烈的时候,甚至会大打出手。而我做得最多的就是把电视声音开大,继续沉浸在电视里。一开始,我会害怕,会担心,时间久了,只觉得烦,再到后来,心里已经连烦都没有了,平静得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我就像一个隐藏着的恶魔,即使父母在我面前打起来,我都无动于衷,心如止水。

 

许多人都爱回忆自己快乐无忧的童年时光,青春飞扬的青葱岁月,那些美好的回忆经过时间的酿造,变得愈发甘甜美味,令人回味无穷。可是我不喜欢回忆,因为邪恶会从记忆里伸出双手,死死地扼住我的心脏。

 

我回忆起来的是女人尖锐的咒骂和男人的沉默,我回忆起来的是我和弟弟两个人缩在房间里看电视剧,没有终点的寂寞和孤独,我回忆起来的是新年晚上,偌大的家里只有我一个人看着春晚,对自己说声新年快乐,我回忆起来的是我们明明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却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才能见面,说上一两句话……何其可悲!

 

小学、初中、高中我的表现一直不错,在父母眼里是乖巧懂事的好女儿,在老师的眼里是吃苦上进的好学生,在朋友眼里是有求必应的哆啦A梦的口袋。可事实是,我的心里是寸草不生的沙漠,是常年冰封的雪山,是滋生邪恶的地狱。我小心翼翼地讨好着每一个人,并且小心翼翼地不让他们发现我在讨好他们。学习好是为了讨好父母和老师,让他们的眼光偶尔能停留在我的身上;对人友善是为了讨好身边的人,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孤独,不那么奇怪。可是我却不懂得怎么讨好自己。我每天都在强迫自己,强迫自己去学那讨厌的数学公式,去写那言不由衷的作文,去做自己厌恶但朋友们喜欢的事……并且在心里一遍遍地告诉自己,我喜欢数学公式,我写的都是自己心里所想的,我做的事都是自己想做的……我就像一个精神病人,表面一个我,心里一个我,我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我,或者两个都是我。也许我早已被那扭曲的家庭生活扭曲了心灵,扭曲了性格。

 

我不会有家,我和家选择了互相放弃。我之前有一个男朋友,他对我很好。大一寒假回家,爸爸告诉我,他准备结婚了,妈妈也已经结婚,并且还生了一个小孩子。回到家,看到熟悉的家,陌生的女人,我觉得没什么。他总会结婚的,我可以理解。但是,当我吃饭的时候没有在熟悉的地方找到碗筷,洗澡的时候没有在浴室里看到自己的洗漱用品,睡觉的时候床上铺的不是我一直用的毯子被子,冰箱里塞着的不是我熟悉的水果和蔬菜的时候,我崩溃了,我感觉我完了。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是明明很熟悉,却找不到一点和你相关的东西的恐慌,是你拼命想要掩饰却无可奈何的绝望。我的生活终于裂开了一个缝,漏出了它藏在美丽的瓷砖下面的斑驳的的水泥。

 

我到这时才明白,陌生的不是那个女人,是我。这个家已经不是我的家了,是她的家。她的家里有丈夫,有孩子,而我的家已经没有了,哪怕它以前只是冰冷的,令人压抑的的空壳,但是现在它没了。我想到了我的男朋友,想到以后我们结婚,我们无休止地争吵,我们离婚,然后另一个女人住进了我的屋子,清除了我所有的痕迹。我不可能得到所谓的幸福,我害怕和我的母亲一样,守着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害怕我未来的孩子和我一样,生活在一个摇摇欲坠的家中,只是这么想想,我都绝望到窒息。我从心底里抗拒家庭,抗拒另一个人走入我的生活。我向他提出了分手,说出来的那一刻,我感到无比的轻松,轻松得哭到停不下来,我知道,以后我不会再有家了。

 

我总是在想,如果我的家没有争吵、没有谩骂、没有暴力,或者如果我在争吵一开始出现的时候就勇敢地站出来,告诉我的父母“我讨厌你们吵架,讨厌你们为了给我一个所谓的完整的家庭而强行在一起”,我是不是有另外一种活法。可这终究只是一种假设,这种假设的存在除了让我后悔,让我痛苦以外,没有任何用处。

 

我唯一庆幸的是我长大了,我醒悟了,我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或孤独,或热闹,只要我想。但是,我想我不会有家了,至少在我学会如何去爱自己,爱家人,弥补好我心里的破洞前,我不会有家。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