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李恩铭 > 正文

李恩铭 /

灵魂即世界

作者:李恩铭发表时间:2019-02-28浏览次数:

 

在评论文上我并无多少经验。而待到我追完《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姐》,也早已过了新番时段。加之番剧是由小说改编而来,在网络上找到的各种分析文章之中并不乏精彩篇目,此际下笔,显得有些多余。但是这部1810月番确实让我产生了惊艳感。贯穿全剧的唯心主义世界观已经足够令人称奇,尤其是对青少年心理活动的揭露,加之对“圈子”和“氛围”的批判性认识,都能让我感受到远超日本动漫平均水准的思想深度。角色对话之精辟,也显示出原作者鸭志田一不俗的情商与文采。珠玉在前,我虽不曾直接阅读原文,但仍然希望能在规避同类文章既有内容的限制之下,对本作发表一些个人见解。

 

一 具现化的心理

 

“青春期综合症”是现实社会中普遍发生于青少年群体的一种心理问题,也是对番剧中轮番出现的种种荒诞现象的最终解释。本作将“青春期综合症”的产生与解决作为线索。

 

动画中涉及的时间线大约两年(主线接近一年)。从主人公梓川咲太一家因长女梓川花枫遭受同学的精神暴力罹患“解离性障碍”而选择性失忆、母亲为此精神失常、梓川家被迫分居开始,到花枫恢复记忆、咲太与女友樱岛麻衣解除误会结束,咲太接连被卷入“青春期综合症”患者引发的各种灵异事件,剧情在此类事件的产生与解决之中得到展开。

 

精神伤害在现实之中多为隐性,与肉体伤害较之,相对不易被察觉。而本作出现的数个“青春期综合症”患者,其心理活动几乎在肉体或外部世界上获得了同步反馈,如咲太因无力制止针对妹妹花枫的精神侵害事件而极度自责,事后在胸口无端出现三道巨大爪痕且大量出血。身体上的伤口或病症,外部环境中的异常,都能找到相对应的心理原因。本作没有执着于进行心理刻画和自我独白,而是选择运用魔幻手法,将精神伤害具现为客观实在的反常现象,通过实际可感的视觉冲击,暴露出人心在“氛围”支配之下的脆弱性。剧中人物的心理诉求可以直接改变时间线;双重人格在躯体上获得分离,通过展示“两人”迥异的活动选择,达到深入剖析人物性格的效果。咲太解决灵异事件的过程,实际上是与身边人共同克服心理障碍的过程。由此,全剧的基本思想已然揭示:心理的扭曲可以造成现实的扭曲;而让世界回归正常的根本方法,在于开导人心,抚慰人心。这实际上与阳明心学的部分理论相契合:社会问题归根结底就是人的心理问题。

 

本作的世界观和艺术手法的运用或有唯心主义之嫌,但其昭示的观念却无疑令人深思。当人类缺乏外患之时,内部心理的失控就成为导致祸患的主要原因。如何在继续生活的过程中进行自我调试,永远值得我们去思考对策。《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姐》不可能给出实际可行的调试方法,但至少给所有的青春期综合症患者提了个醒。

 

二 玄学与科学的吊诡共存

 

一条“遇事不决,量子力学”的弹幕令我记忆尤其深刻。梓川咲太在遭遇各种荒诞事件之时往往选择向好友双叶理央求助。双叶的人设是出生于高级知识分子家庭,有绝对理性思维倾向、在实验室使用化学实验器材煮咖啡的校园怪人。作为唯一的科学部部员,双叶理央常对玄学灵异现象必然试图运用科学理论进行解释。由于《量子力学》教材在求助场景的反复出现和令人似懂非懂的专业理论,导致量子力学在解释问题时仿若算命先生的气运签。网友遂借此进行调侃。

 

我纠结的并非是剧中提及的理论是否能够正确解释反常现象(如举出“薛定谔的猫”等经典科学实验),而是科学与玄学在剧中达成的微妙平衡。依照传统理论,科学和玄学代表着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二元对立,两者不存在调和的可能。任何以现实世界进行参照的虚拟世界,都很难包纳太多的玄学成分。但本作却借助心理、人格、灵魂等处于真实与虚幻之间的模糊物,将狂诞的唯心元素通过心理活动导入艺术世界之中,规避坚持唯物主义所必须进行的繁琐论证,直接经由人物活动展示常规手段难以准确把握的心理动态。

 

抛开严肃的考证态度,我们可以将批判的眼光由唯物唯心的冲突之中暂时移开,转而分析此类大胆尝试之下所达到的艺术效果。如上文所述,心理活动具现化与物质世界虚幻化的双重特征,为本作的艺术创造提供了极大的施展空间。动漫世界或许荒谬,但人为塑造的任何荒谬,都是现实世界的局部放大与扭曲。失真的艺术演绎与主观的思维活动,未必不存在一些相似之处。

 

总之,轻小说改编的剧本确实不能与真正的严肃题材作品去比较思想深度。然而于夸张怪诞之间解开人心的一角,或许就是这部作品与其它动漫的区别之所在。深入浅出,可算难得。

 

 

观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