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吴思雨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思雨 > 正文

吴思雨 /

衷肠

作者:吴思雨发表时间:2019-08-29浏览次数:

“未曾开言我先笑场,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

将李诞的《笑场》一气呵成读完,第一感受就是老道且平静,好像有一个神叨叨的说书人坐在你面前,拿着一把破蒲扇,端了杯茶,与你话一话江湖。行文通俗且流畅,懂的人自懂,笑一笑,又朝前看去。

《笑场》由众多短篇故事组成,其中不免一些荒诞的内容,却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其中份量最大的故事便是《扯经》,一段对话组成一个小故事,原是出家人却“入世”极深,玩笑骂间皆是人生百味。师父与徒弟二人“论道”,却不知是清高还是还是世俗的玩笑,但总能在思索片刻后悟出一点趣味,好比生活。

而与《扯经》相比,更令我引起共鸣的却是这篇序。短短两页而已,却令我觉得格外真实。“人生确实没有意义,但人生有美。”简单一句,却能够道出百态生活中的大同,且真实地反映出了李诞自己的性子,“如果未能成功,希望你也别太介意。”“介意我也没有什么办法。”随性且自持,人间靠机缘。有幸读了便是缘分,若能读出一点美是更好,反之也就那样,毕竟一切都是自己的努力。

而整本书有意思的地方在于,李诞自己能够透彻地明白自己写的哪些好,哪些不好,嘴上说的一般是真的一般,却照单全收,全部放进了书里,不管他人置评。看似是一本水平参差不齐的书,这种不可见的“大胆”在我看来是整本《笑场》的难得之处,亦是当代文学上少见的一笔——字里行间全是自我,却犹如梦幻泡影,你捉住了,便是你我的机缘。

“缘”也在书中占了不小的篇幅。《扯经》当中以小和尚澈丹与师父论道为主线,以心仪小北却慕求不得为次主线,论的是天南地北的事物缘分,求的是出家人不得的缘分。读来放肆却也是衷肠,是介于看起来活得明白与真明白之间的那种丧,含糊中布满黑色幽默,令人真心笑场。

最后评评作者——李诞是有诗人情怀的,虽然这和脱口秀上的跳脱样子的确合不太来,但无论是最初的扯经上,黑色幽默中夹杂的少年心性,还是在微博上偶尔的长吁短叹,你都会觉得这个人太立体了,他好像什么都在操心,又好像什么都事不关己。

从现实中间跳出去,写一些不着边际的故事、感受、心得、想象,然后又从外面的世界走回来,聊人生、电影、朋友。我突然发现这个男人很有才,他说自己是习惯扯淡,可扯淡的艺术未尝不是艺术的一种。且荒诞的背后,是想象的衷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