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思雨 > 正文

吴思雨 /

饿与恶

作者:吴思雨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为什么会产生饥饿感?当然是由于缺乏食物。为什么会缺乏食物?是因为没有等价交换物。那么我们为什么没有等价交换物呢?恐怕是由于我们想象力不足。不,说不定饥饿感就是来源于想象力不足。”

《袭击面包店》一开场便是这样的一个推断,单刀直入的问句一下子就剖开了整个故事:两个饥饿的年轻人由抢劫面包店到在古典音乐的旋律中大快朵颐。而这个故事的中心似乎也很容易被找到——影射精神空虚和精神食粮——如果没有后续《再袭面包店》的话。

两个故事之间相隔了十年,当年其中一个饥饿的年轻人与他的妻子在深夜被饥饿感所包围,最终还是走上了不法之路。乍看之下,这样的剧情设置十分不能被理解:作为一个已经建立了家庭、有工作有收入的青年,在饿了的情况下选择再一次去抢劫面包店?但若是将两则相距十年的故事联系起来对比,便能发现作者的究极主题:所谓的“饥饿”,既不是生理需要也必是精神匮乏,甚至不是作者空中的“想象力不足”——而是“恶”。

当年的面包店老板给两个年轻人播放古典音乐《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只是一个不定因素,纵使这个因素能短期阻止他们抢劫的行为,稍微改变人生轨迹,但命运的重锤会永远悬挂在他们的头顶,在他们还没有开始寻找等价交换之前,在他们拿出菜刀威胁面包店老板之前,甚至于——在最初萌生了抢劫这个想法的那一瞬,“诅咒”就已经渗透进两个人的命运。

而在《再袭面包店》的结尾,店主说了这样一句话:“不碍事的话,明天咱们再一起听听《汤豪舍》。”给了读者于后续的巨大想象空间,给青年的命运结局留下了空白。而十年后那个一直未被提及的另一个年轻人,或许化成了千万百姓中的一个缩影。

整本书的语言直白且精彩,作者村上春树运用了大量的比喻去描述故事中年轻人的“饥饿感”和“饱腹感”,巧妙而又准确,将“饥饿”的一种“状态”变成了一种行动上的“动感”,这样精确的表达却不显得刻意,反而能够从自己身上找到一些共鸣:啤酒刚下肚时,”它们就像从空中俯瞰西奈半岛一般,仅仅是突然从窗外一掠而过”;描述啤酒拉环时,“烟灰缸里,六个拉环就像是从人鱼身上刮落的鳞片,扔在那儿”。这样的手法独具匠心,与“饥饿”的整个大环境环环相扣,最终塑造出了整个故事而不显累赘。

一次“袭击”,一次“救赎”,它们或许都是偶然,但你内心潜在的“恶”的阴霾早已注定,而是否驱散这个阴霾,却是由你自己的本心决定。饥饿感是暂时的,人生道路却是你一生奔跑的地方。愿所有人内心潜在的“恶”的命运都能被真善美所改写,而不是活得“像模像样”却“没有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