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杨静 > 正文

杨静 /

作者:杨静发表时间:2019-03-15浏览次数:

 

对《末代皇帝》初初的印象,是那张暗沉的海报,象征着帝位的明黄被裹挟在一片黑暗中,小小的皇帝立在厚重的门下,懵懂地迈入门外未知的世界,这就是故事的开始。  

 

在贝纳尔多的镜头下,末代的帝王立于沧桑斑驳的朱门之下,在风雨飘摇中缓缓讲述着属于他的故事。门,是这个故事中最为鲜明的意向,门内门外的辗转之间,便是他的一世光阴,它的时代剧变。  

 

皇门,情

 

雕瓦飞甍,朱墙龙饰,门内的生活安逸而乏味,小小的皇帝在这一片四方天地间孤独地长着。门外有什么呢?在他的最初的记忆中,门外是他嘶吼着追赶不及的阿嬷的背影,是他被兵卒挡住不得前去的母亲的灵堂,是幼弟描绘的他想不通的易主天下……但当青苔慢慢爬上砖墙,后来呀,门内有了他的妻子婉容,也有了亦师亦友的庄士敦,朱墙深深,得到着、失去着,忘却着、纪念着,一步步走出曾想了无数次的门,可他不知道,所谓的自由不过是再一重门户,后来的门外是文绣扔掉伞奔走在雨中的身影,是与庄士敦像见面时握手的告别,是婉容身形销怠的“可恨”模样……皇宫、张园、静园,门内门外辗转,他的世界从不曾变;亲情、友情、爱情,兜兜转转轮回,他的一生都在告别。

 

城门,权

 

踏入慈宁宫,榻上瘦骨嶙峋的老妪告诉他他是选定的天子;住进陌生的宫室,地下卑微顺从的太监捧他说他可以为所欲为;走进学堂,他告诫年幼的弟弟不得穿黄色衣服,他说那是只有皇帝才能有的特权……可是当他发现新砌起的宽墙,再也走不出去的双重守卫的路,嘴上呢喃着“我不明白”,却也懂得了自己的无力。他是皇帝,但更是象征。后宫里需要颐养天年的太妃们需要他,政府大楼内混战的军阀需要他,北京四合院的满清遗老需要他,入侵满洲的日本人也需要他,他没有实权,却可以是权力的象征,听起来很讽刺,但又是事实。门内迷茫门外世事易,皇帝一直在失去。

 

囚门,心

 

最后的门是一道铁门,门外的天下几经更辄,门内的他依旧让人系着鞋带擦着牙粉,生活环境之外的不同大概就是一遍遍被那个严厉的所长喊去做回忆录了。多年的傀儡政治生涯让他并不相信墙上贴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他顺从地配合着工作,又在暗地与随从串供。可是,当狰狞的审判者哭着控诉他给他一家带来的伤害时,当他看到影像中血淋淋的历史时,当他听到随身多年的侍从说起自己的妻儿时,心底的防线就那样崩塌。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他要为一切负责,承认了太多却被所长看出了端倪:“从前你认为你比谁都尊贵,现在你又认为自己比谁都卑贱,你只需要承担自己的错误就好了!做个有用的人不好吗?”花洒在那一刹那掉落在地上,我还可以做个有用的人吗?最后的最后,他走出了铁门,北京一间小小的耳房内,暮年的他终于走出了自己的门。门外阳光正好,门内简陋温馨,门的界限早已不甚清晰。

 

末代的帝王没有选择,他被时代推着在门内门外进进出出,历史功过且代后人评说,但我知道的是,贝纳尔多镜头中的那个人,是皇权下失去情感的可怜者,是政治中的牺牲者,但又是呀,走出心门的幸运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