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杨镇瑕 > 正文

杨镇瑕 /

遇见重庆森林

作者:杨镇瑕发表时间:2019-09-12浏览次数:

 

遇见K先生的时候,我正悲伤于家乡的面馆被转让,从得知消息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明白,我再也吃不到同样的味道了。尽管他们看起来如此相像,可是我丢失的,是十四岁时,每天早上在结束二十分钟的公交路程之后打包一份毛豆面时的匆忙与期待,这是一天罕有的仪式感,意味着一天的喜忧都是以一份撒着葱花浇了毛豆水辣劲十足的毛豆面为基调的。

 而现在,我再也无法坐在面馆里,重现十四岁时的情景,只能留下想象。

 于是,怀着悲愤的心情,我在soul敲下了这样一行字:

“长沙没有好吃的面。”

 K先生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

 那天没吃晚饭的我对着他说的排骨粉垂涎三尺,差点没控制住自己想要破坏薯片包装的手。

 顺理成章的,我们从长沙聊到湖大和师大,说起麓山南路和天马的老北京涮羊肉。最后,发现在深夜十一点这个时刻,我们只相距253米。

 这是很奇妙的体验。

 想象中和你隔着重重网络阻隔和手机屏幕的人突然出现在现实生活,就好像一场预演无数次的相遇。聊过天的人那么多,也许上一秒刚给对方发完信息,下一秒两个人就擦肩而过,而谁都不知道这场奇妙的邂逅,只有手机屏幕一直亮着,吃吃窃笑。

 得经历多少次这样的不知情,才能换来一次恰好的笑颜和热烈的打招呼呀?

 这就是我想说的——偶然的相遇。

 “每天你都有机会和别人擦身而过,你也许对他一无所知。不过也许有一天,可以变成一个朋友或是知己。”

 重庆森林在开头便触动了我。色彩跳跃的镜头闪过,我看到天空,晾衣绳上的衣裳飘摇,房子里挤满了人,体力劳动遗留的汗味、不言而喻的众生百态,混乱的追逐场景中,金城武撞到了金发的林青霞。

 “我们最接近的时候,我和她的距离只有0.01公分。 57个小时之后,我爱上了这个女人。”
此时的时钟写着:四月二十八日/星期五/九点。

之后,金城武奇迹般的在酒吧遇到了林青霞。她戴着墨镜,吸烟的样子神秘而撩人,自斟自酌,酒吧里的爵士音乐缓缓流淌,聚成情绪的湖泊。有暗流在汹涌,眼眸相遇之时,猜疑与天真交融,荷尔蒙的气息成了酒杯里袅袅升起的泡沫。

 他带她回了酒店。

 “我没想到,她说的休息就真的是休息。一个晚上,我看了两套粤语长片,吃了四份厨师沙拉。”

 用领带给林青霞擦高跟鞋的金城武,睫毛投射成扇子般的阴影,眼里全是澄澈。他大抵没想到,再过几个小时,这个萍水相逢的女人送了他一句轻轻地生日快乐。这句话不重,却妄图占据他记忆长达万年的额度。

 而这一切,开始于一次擦肩而过。
       “我和她最接近的时候 我和她的距离只有0.01公分,我对他一无所知 六个钟头之后,他喜欢上了另一个男人。”

 金城武的独白下,这又是另一个,钢筋水泥世界里擦肩而过的故事了。

 人这一生可能会遇到200个你喜欢的人,但真正能够“遇见”,却不是擦肩而过的可能只有一两个而已。朋友是这样,知己是这样,恋人亦是如此。在人们眼里,“相遇”也许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每天,我们遇到成千上万的人,穿白衬衣的、羽绒服的、呢大衣的,留长发的、短发的——我们这样去标记他们,对待印象深刻的,我们会给予他更精准的形容词——那个穿明黄色羽绒服的、留温柔长卷发的……而这却只是停留在“相遇”的层面。能够遇见,才是真正神奇的。所谓遇见,是在精准描述的基础之上,加上自己内心的理解。若是你能偶然见到一个温柔的姑娘调皮的一面,你一定会明晓那样的满足——像在一片一览无遗的草地上发现一处熠熠生光的水泽。这处水泽只为你而存在,他人未找到允许游览的钥匙。而当一片又一片水泽的发现,最终你会遇见一片连缀而成的海洋。

 尽管对人生充满不信任,但我还是期待着这样的遇见的。我不仅想遇见奇形怪状的水泽,还想为路过的旅人蓄一片海呀。

       而我并不在意这相遇的结果——结果若是能留下,我自然欢欢喜喜地为他接风洗尘;若是要离开,我便洒下一场水汽化成的雨,欢欢喜喜地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