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杨镇瑕

当前位置: 首页 > 杨镇瑕 > 正文

杨镇瑕 /

收信快乐

作者:杨镇瑕发表时间:2019-06-17浏览次数:

 

亲爱的小芝: 

 昨天我们一起看了《流浪地球》,你哭得稀里哗啦,散场之后,我盯着你肿得像桃子一样的眼睛嘲笑了好久。  

“你泪点也太低了吧哈哈哈!”  

“要你管!”你白我一眼,气呼呼地走了  

 街上人很多,但你蓝色的羽绒服格外醒目,我猛然想起这是第一次和你出来看电影。   

 这些天我疏于看书,疏于写作,疏于锻炼。在很多的疏忽里我的时间就这样踢踏踢踏地走过了,在静悄悄的房间里,我偶尔回想起一些热闹的记忆,把它们拎出来晒晒太阳——尽管这阳光是苦寒的。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是热闹的、温暖的,偶尔会觉得自己像一只考拉,懒洋洋地倚靠在澳洲的棕榈树上晒太阳,说什么都无所谓,不说也无所谓,反正你还是会给我香香的桉树叶,然后和我一起做一个关于冒险与安逸的梦。 

 高三和你坐前后桌时,你比我更害羞,所以,每次我向你借橡皮擦,你都只是匆匆地递给我,匆匆地笑一下,匆匆地低头。整整一个月,我们都是这样不咸不淡的关系,偶尔讨论数学题,偶尔互借练习册。我被冷冷的你吓得缩进了龟壳,好多天没敢主动找你聊天。而和你熟悉起来更是一件我不可能做的事情了——我们互换了日记。  

 日记明明是我最宝贵而最私密的东西,我却捧着它如捧着沉甸甸的心,捧着隐藏的皎洁与晦暗、一轮倒映在泉水里因涟漪而破碎的月……统统送到你面前。 

 那两个月有着我高三最明媚的阳光。我的秘密和你共享,你成为了我前后左右心灵最相近的人。

 你知道我喜欢的是哪个男孩,天天假装认真听讲其实是在看着他发呆;你也知道我这次小考有多么挫败,看上去若无其事其实心里早已排山倒海;你还知道我喜欢张悬的落拓,特意为我拷贝她的歌到MP3里,然后在晚自习时偷偷把音乐从校服袖子里传递给我……每次抱着你抽噎的时候,我都会偷偷在心里想,如果没有小芝,那我该抱着谁哭呀。 

 我以为我们一直都没变,直到你昨天睁大眼睛,一板一眼地和我说:“你看上去好像长大了诶。”  

 我摸摸脸,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没感受到我的茫然,继续掰着手指数原因:“嗯……看上去成熟了,不像以前那么害羞了,也不像我一样胆小了,而且呀,听你的描述,你在学校的生活也很快乐。你看,不需要我在你身边,你也可以很好很好,这是因为你自己本来就有力量成为更好的人呀。”  

 回家之后,我翻来覆去地问自己:“是吗?我长大了吗?”却始终得不到一个确切的答案——直到今天看到当年喜欢的男孩和讨厌的女孩一起合照,却发现我曾经对他们的喜爱或憎恶都被稀释成了浓度0.01%的化学溶液,只是不痛不痒地轻轻弹了一下心脏。日记里少女式的大惊小怪早已离我远去了。  

 尽管是那样深刻的情绪,在这两年里也被时光的尘埃覆盖了,那深不见底的沟壑也会被填满。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只要拥有时间。在了解了时间的无限延伸性之后,我相信,你说的是对的。  

 我们都在时间的缝隙里长大了。 

 每次经过高中附近,我都会往路边的房子望一眼,因为你曾经就住在这样的小阁楼里。和你吃饭的次数寥寥无几,一是因为高三没有假期,二是因为你一放假就回了老家。但是有一次我们翘掉了晚自习,一起去吃了一顿麻辣烫。你说,你家就在楼上,告别之后上楼。我耽搁了一会,走的时候看到你家的灯正好亮着,你也看到了我,推开窗笑着跟我打招呼。那时你很朴素,但我却可以记住一生。

 每次望见这样的小阁楼,我就猜会不会有一个小芝藏在窗子后边。 

 最近喜欢的歌里有一句词是这样唱的:“在拥挤的宇宙里,决定为你而唱”。不知怎的又想到了高中的生活。我和你说过,我不喜欢那样苍白的生活。我希望生命越繁华越好,而高中明显太压抑、太像苍白的格子间。可刚一听到“决定为你而唱”,我便只能想起努力刷题的高中。  

 我问你为什么,你说,我的每篇日记里隐隐都只透露了一句话:“我相信我可以为我而唱”。曾经一度觉得自己没有希望了的我,最后也站起来了。或许这是另一种繁华吧。  

 希望我们都能在拥挤的宇宙里,唱属于自己的歌。 

 王小波对李银河说:“你要是回来我就高兴了,马上我就要放个震动北京城的大炮仗。”我也想给你放炮仗,可你什么时候再回来呀?不过不回来也不打紧,他也说过,“你要是愿意,我就永远爱你,你要是不愿意,我就永远相思。”  

 总之我们现在要好,明天要好,并且还拥有无数个明天,不是吗?    

 

你的坏朋友小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