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杨镇瑕 > 正文

杨镇瑕 /

喧叫,或许只是未曾亲历无尽黑夜

作者:杨镇瑕发表时间:2019-03-15浏览次数:

 

在读《世界上所有的夜晚》之前,我就知道自己这是在撕下看似结好痂的伤疤。

 

近在咫尺的死亡曾经蒙蔽了我的双眼,但时间也渐渐拂去它留下的痕迹。生活早已如同暗涌的流水,将我的哀痛悄无声息地覆去。只有在某些失眠的夜里,它才会激起水面下的一层波浪,把我推回过去,送予我抑制不住的抽搐与哭湿的枕头,然后继续没心没肺地流逝向前。它就是这样,把我当作它的奴隶,戏弄着我的情绪。可是与其将我反复地继续折磨下去,倒不如让我再痛快地面对一次生死悲哀。

 

于是,我找到了《世界上所有的夜晚》,想在这本据说正好是描写生死之痛的小说里找到一点解脱,撕碎自己白日里嘻嘻哈哈的面具,剖开自己假装已经痊愈得几近淡漠的心。

 

翻开第一页,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夜晚》讲述的是一个“我”意外失去是一名魔术师的丈夫后,为了走出无边的哀痛,前往旅游圣地——三山湖散心的故事。

 

全书的结构很容易让人想起《灵山》,这两本小说都充斥着浓厚的朝圣气息。在《灵山》中,主人公目的之地是“灵山,但重心却是在于寻找灵山的过程,表现的是现代人类一种一直寻找生命意义却无法知晓答案的迷失状态。《夜晚》也一样,虽然“我”的目的地是三山湖,但是因为突如其来的暴雨造成了山体滑坡,“我”而是不得已将自己的脚步停留在了一个盛产煤炭和寡妇的污浊的小镇——乌塘,在那里经历了令“我”感到人世荒凉的种种事件。

 

乌塘是作者着墨最多的地方。在这个小镇里,如地狱般恐怖凄凉的场景每时每刻都在一幕幕地发生:镇上到处密布着死亡的阴云;闹市中充斥着骇人听闻的鬼故事;深巷里。。回荡着人间最绝望的哀歌;街上晃着专程来“嫁死”的嫁死妇;妻子的冰柜里藏匿着不能入土为安的丈夫的死尸。

 

月树街,回阳巷,暖肠酒馆,深井画店……乌塘洒满了黑雨,充斥了昏暗,却拥有着恬静纯美的地名。可是,再诗意的意象也掩盖不了这里沉闷的事实,再温暖的名字却也抵挡不住这里的寒气。在看似平静的背后,一场场悲剧被沉没掩埋地或是光天化日地展开。

 

小食摊摊主的妻子得了痢疾去小诊所医治,却被通过关系拿到行医执照的兽医老周输液致死;吟唱着饱含民族血脉的悲歌陈绍纯不被亲人理解,却因为一幅蚂蚁都砸不死的画在深夜里离开了这个世界;比鬼更可怕的“嫁死妇”们,则一个个浓妆艳抹,期待着寻觅到一个矿工,拿下他矿难死后的巨额赔偿……

 

而在作者遇见的这些比死亡更沉重,比地狱更黑暗的事件里,最让人浑身颤粟的莫过于蒋百的生存真相。蒋百是在一次矿难中失踪的一名矿工,也是“我”的主线故事人物——蒋百嫂的丈夫。自从蒋百失踪后,蒋百嫂成为了镇上众人皆怕的疯女人。而“我”因一次偶然,在一个夜凉如水的夜晚,发现了真正如地狱般血腥冷暗的真相——当镇上所有人都不知道蒋百去向何处时,他其实只是躺在家中永世黑暗的冰柜里,变成一座死无葬身之地的冰雕。

 

我终于明白蒋百嫂为什么会在停电时歇斯底里,蒋三生为什么喜欢在屋顶望天。我也明白了乌塘那被提拔了的领导为什么会惧怕蒋百嫂,一定是因为蒋百以特殊的失踪方式换取了他们升官晋爵的阶梯。,与苦难的生活对等换来的令人心死的物质,蒋百嫂在愤怒与挣扎之下的选择,注定她的生活注定只能是漫漫长夜了。

 

人世的众生苦痛,就这样如同一幅没有颜色的悲情画卷,泼墨一般地泼在我的眼前。画中的人,咆哮,孤望,呐喊,冷看;血泪的控诉,发不出有声的呼唤;透心的寒意生起,掩埋不住尖锐、残酷的社会现实。在这里,生命在无法抉择的命运面前是毫无希望的,现实的残酷与生死的无常是毫不稀奇的。

 

最终,在声声作呕与摇摇晃晃中,作者逃离了乌塘,终于来到了三山湖景区。

 

在三山湖景区里,她遇到了书中矛盾解决的核心人物——饱受生活之痛的云领父子。此时,作者已见证了人世中无数的苦痛与悲难,早已不是那么自怜自伤。所以,这次她已能安然谈论自己的过去与悲伤,最终,在流水,明月,疏丛与清风中,放下了那一盏直流到解脱之地的河灯,抹去了自己的哀愁。

 

在蝴蝶舞动的一片梦幻中,故事结束。

 

向后退,退到最底层的人群中去,退向背负悲剧的边缘者;向内转,转向人物最忧伤最脆弱的内心,甚至命运的背后,然后从那出发倾诉并控诉

 

黑暗是《夜晚》的主旋律,作者通过对底层社会与生死哀伤的感同身受,描绘了这些被苦痛浸润的悲剧事件,将呐喊与悲悯传达至了每一位读者的内心深处。而当作者在描绘这些令人震惊与心碎的故事时,深深地考验着我们抵御忧伤的能力。

 

我终于理解了“世界上所有的夜晚”是何样的夜晚。

 

在我无数个失眠痛哭的夜晚时,这也是属于芸芸众生的生死哀伤的黑夜。在自身的伤痛之外,还有着许许多多更深的伤痛。在无数潮起潮涌的泪浪里,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声音被淹没,在无常的生命中,苦痛的阴影以它最深重的颜色笼罩在每一位亲历者之身。我又算得了什么?

 

于是,在黑暗的尽头,我终于看到了那一缕淡淡的光辉,像昼夜相接时的晨曦,给我消释与淡然的力量。困苦与悲悯是同驻的,死亡与希望是共存的。生命在沼泽中挣扎,在地狱般黑暗的冰冷世界中喧叫,也终要能开出来自天堂的清澈的善意的花。在众生的苦难中和困境中,也会有一丝温情与希望。

 

合上最后一页,我的眼泪不由自主流下来。窗外的月亮了,如纱般的云缕逐渐散开,水杉映在地上影影绰绰。这世上的夜晚啊,我已与你释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