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喻婧妤 > 正文

喻婧妤 /

《大宋少年志》剧评

作者:喻婧妤发表时间:2019-09-06浏览次数:

看《大宋少年志》的时候我总会想起《仙剑奇侠传三》,两部剧的男主,元仲辛和景天,都是混迹于市井、没有什么宏图大志,只想安稳一生的人。元仲辛作为元家庶子,从小流落在外,与三教九流的人混在一起,回到家族后也不受待见,在太学里也是差等生。景天则是永安当伙计,最大的梦想不过是当渝州首富。他们都是不被主流价值标准认可的人,即游离于体制之外的人。他们不是徐长卿、王宽,天然就是体制内的佼佼者,受人景仰与尊敬。然而,他们仍与体制内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景天的前身是飞蓬将军,元仲辛的兄长是将军,尽管再不情不愿,他们还是因为身份,以及个人品质的出色被体制收编,被迫肩负起大义。

《大宋》开播的几集里即主要讲述了元仲辛被体制收编的过程。如果说剧情反转的实现是基于编剧把自己的上帝视角赠予给了剧中人物的话,那么《大宋》显然是把这一视角给了密阁,即给了体制。于是,无论元仲辛如何绞尽脑汁设法摆脱,他设的局都一次次被破解。在宋、辽两方的压制下,元仲辛独自一人运筹帷幄,抓辽人换钱,又用赵简换兄长,苦心经营设计,本以为可以顺利逃脱,与兄长逃离开封安然余生。然而他的最大帮手老贼其实是密阁的暗线,从一开始,他的一切所作所为便都在密阁的掌握之中。面对庞大的体制,一个人、财、物力资源都十分丰富的权力机制面前,个人是何其的透明、无力。大抵也是因此,当赵简在与元仲辛的斗智斗勇中胜出而颇为自得时,我是觉得有一点别扭的。毕竟她有密阁这一权力机制作为后盾和辅助,而元仲辛却是孤身一人,这样资源悬殊的两方,其较量结果不过是显而易见罢了。到最后,元伯鳍虽被解救出来前赴边疆,看似安全,实则仍被体制牵制着,元仲辛一人无依无靠,为了能庇护兄长一二,只能顺服。元伯鳍随樊大人离开后,掌院说:“如果你不愿意的话,转身出城。”随后胜券在握地转头离去。他深知元仲辛一定会跟上来,因为正如赵简在马车中对元仲辛所说:“你除了加入密阁以外,再无第二选择。”

这本质上仍然是个人与命运的抗争,而在《大宋》里,命运这一庞然大物再一次获得胜利。当然,《大宋》不是《悟空传》,个人与命运的对抗与其中的悲壮英雄色彩不是它的主控思想,故而元仲辛几乎是很自然而然地就加入了密阁,开始了又一阶段的嬉戏打闹。归根结底,《大宋》始终坚守着以正义与道德为标杆的价值观,在此之上构造了它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七斋的少年们各怀心思地走进密阁,逐渐成长为守卫家国维护和平的中流砥柱。

同时,《大宋》以轻松搞笑为主基调,故而显在或潜在的悲剧因素都很快被冲淡掩盖,无论是元仲辛最初加入的无奈、还是后来大辽郡主的自我牺牲、抑或结局里元伯鳍的战亡,都很快随着下一情节的展开而让人不至于沉浸于心疼或感伤。以家国情怀和民族大义为内核的故事,大多都会以宏阔的史诗感或厚重的历史感为表现形式,在悲壮气氛的渲染下使主人公的形象和故事思想得到升华,一如《琅琊榜》系列和《长安十二时辰》。然而《大宋》并没有走严肃而郑重的道路(或者是它走不起),而是在一群少年的嬉戏打闹中悄然传达了它的价值观。这也是《大宋》在近年的古装剧中最大的独特之处。

或许我们可以反过来说,尽管《大宋》披着搞笑和悬疑的外壳,实则其内核却并不肤浅。除去宏观上的民族大义之外,它于微观之处也颇具心思。它博大包容,理解每个人的生存之道,也承认每个人的精彩之处。七斋少年里,即便是看起来最草包的韦衙内,也有着精明的商业头脑,关键时刻也不掉链子,为七斋的行动做出过许多贡献。王宽曾对元仲辛说:“是这世道的黑暗,造就你不懂礼数的浅薄。”当赵简立志要独立、打拼女子的天下时,小景也仍然能傻傻地甜甜地笑,安心地靠在王宽的肩膀上(当然,小景也有勇敢坚韧的一面)。

在不遗余力地展现正面品质的同时,《大宋》对于人性的阴暗也并不否认。如被频频提及的元仲辛的金句:“明知是挑拨却压不住疑心,人性如此。”“世事本就不公,你又待如何?”美中不足的是,《大宋》在这一方面的塑造有些薄弱,除去蜻蜓点水的金句之外,情节并没有很强的震撼力。且这些阴暗面大多集中在反派身上,阳光面则集中在正派身上。反派中其实本可以有一些深入刻画的点,如韩断章的身世与他的自我正义,又如丁二/米禽牧北一边利用赵简想要占有赵简一边又真情实感地爱慕与欣赏她。这些点如果刻画得更仔细的话大抵人物会更立体更有生机。《大宋》主角团倒是具有性格丰富性,各有弱点也有长处,且不断成长不断蜕变。当然,一部剧不应该全是圆形人物,但着力刻画的反派不该扁平化。

不可否认,《大宋》还存在很多硬伤,社会环境和大情节的推动上逻辑不够严密,特效惨不忍睹,服道化也不够精致。同时它的优点也是显而易见的,节奏明快,情节紧凑,故事引人入胜,反转出乎意料,人物性格层次丰富,具有一定的思想深度……综合来看,我认为《大宋》仍然值得重视与褒赞,尤其在这个资本即是王道、只要舍得砸钱扣历史真实度扣特效就口碑不差的奇怪的时代氛围中。服道化和特效应该是锦上添花而非喧宾夺主,剧本和故事才应该是电视剧的立根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