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喻婧妤 > 正文

喻婧妤 /

霓虹光影

作者:喻婧妤发表时间:2018-04-28浏览次数:

 

 

散文

“霓虹灯”是一个早已逝去却仍存在于嘴边笔端的词语。今时今日,欣赏过各大城市让人迷醉的夜景后,很多人仍会将之归功于“霓虹灯”。殊不知,那些广告牌并非霓虹,而是LED

 

初中化学课上种种发光变色的实验就足以令我惊奇了,后来看到霓虹灯发光原理,更是不明觉厉。“霓虹灯是明亮发光的,充有稀薄氖气或其他其他的通电玻璃管或灯泡,是一种冷阴极气体放电灯。”此为百度所释。久违的,最新一期的《了不起的匠人》再次将它身上的灰尘抖去。

 

霓虹灯始源于1910年的法国。浓艳的色彩、高度的可塑性和空气穿透性赋予了它得天独厚的优势,使之很快便作为城市亮化与广告招牌的宠儿风靡全球。正是它,为上海滩和后继的香港蒙上更多的旖旎,营造出一个又一个梦幻迷离的世界,为一场又一场风花雪月、醉生梦死提供了绝佳的舞台。1995LED面世,霓虹灯就此走向衰落。

 

上海的绚丽早已更新换代,香港的缱绻如今倒还有迹可循。无论是繁华街头还是僻静街头,偶尔还会有几个霓虹灯广告牌,前朝遗老般,静静地发着光。

 

助力王家卫成就多部经典影片的知名摄影师杜可风曾在纪录片《霓虹光影》中说道:“霓虹就像女人的口红,在夜间涂上口红的你,走进某个空间、某个地方,然后在这个地方的氛围下,焕发出独有的光芒。”更是增添了霓虹灯的魅力。

 

絮絮叨叨这么多,不免落入“怀旧”的窠臼。“怀旧”一词近来被大谈特谈,批驳者有之、欣赏者也不少。王琪森说怀旧之风的兴起正是因为“这个地方的文明记忆没有中断,人文家底没有失落。”而笔者却偏执地认为这正是中断与失落的表现。从来最吸引人的是盲点,正因为过去扑朔迷离,才会引起人们的追捧。正因为过去与现在断裂,产生了距离,所以才产生了美。因为陌生,那个时代黑暗的一面也隐藏在角落,人们津津乐道地独有神圣的一面,诚如斯维特兰娜·博伊姆在《怀旧的未来》中所说:“有时候,怀旧也不是指向过去,而是指向侧面。怀旧者感到被窒息在时间和空间的常规界限之中。”

 

正如,纵然霓虹灯曾勾勒出多少人的美好回忆,但它被更省电更安全工艺更简单的LED灯取代是不可否认的改良。

 

《了不起的匠人》中的唐师傅随着霓虹灯的命运一同辉煌一同衰落,从客户求着做广告牌到上门讨生意。他看穿了时代变化,却始终固执地守候着霓虹灯的最后一片土地。

 

其实,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辉煌与没落,每一代都不过是时代轨道中一个匆匆别过的站点,还未来得及欣赏够站台边的风景,火车便又鸣笛前行。有人随之而去,也有人就此停留。留下的人,独自赞叹于眼前的绝伦精美,偏过头去想要与他人分享,却只看到火车渐去渐远的背影。不可谓不苍凉,也不可谓不勇敢。

 

始终记得杜可风镜头下的香港,《花样年华》、《重庆森林》……

 

只是,昔日娇羞少女早已姿韵不复,重回视野的霓虹灯也身陷尴尬、面露窘态。

 

纯粹依靠于手工的技艺。

 

张爱玲《天才梦》:欣赏着雨夜的霓虹灯

 

《怀旧,应有人文自觉》王琪森

 

怀旧,目前已成为一种社会时尚和流行思潮。解读那渐行渐远、时隐时现的怀旧情怀,折射出的是国泰民安、兴盛祥和的时代氛围……怀旧有其社会的合理性和精神的附丽性。况且一个地方能够涌起怀旧的波澜,应当讲这个地方的文明记忆没有中断,人文家底没有失落。

 

怀旧所主要传导的意识形态,是对那个年代人文精神的缅怀和追慕。

 

人们至今依然津津乐道、如数家珍般追忆那时的人文盛况和艺苑故事。但值得提出的是,当人们正沉湎于对往事的怀旧长廊时,往往忽视或放弃了一种人文的交流和文明的对话,即缺乏或者是没有内在的理念沟通和精神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