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杨斯琦 > 正文

杨斯琦 /

读《活着》有感

作者:杨斯琦发表时间:2019-03-15浏览次数:

 

余华的《活着》用讲故事的方式,叙述了福贵的一生,用活着发生的每一件事来记录活着,也用福贵身边每一个人的死亡来记录他的活着,一方面余华讲述着生命的意义在于活着,只为了活着而活着这便是生命的意义,人的一生本来便艰难以活着为目的去追求生命已经不易,而我们的生命从来时一人到最后走到尽头回归于一人,从无到有再到无,不断地经历只是因为活着,他用最直接的方式让人冲破迷惘用最本源的生命意识去探求人生的意义。

 

而另一方面他也是残忍的,他用最残酷的方式叙述了活着,只是因为活着你便要去经历,因为你活着所以这些都改由你来承受,这些你都会经历,无论你多努力该来的不该来的都会来,人的幸福都是相似的,但是不幸却各有各的不同。文章像张开的一张网,一旦活着便会被网牢牢套死,不断的不断的收紧,直到你走向尽头,《活着》用一个接着一个的故事,一个接一个死亡来叙述活着,用喘不过气来的悲伤平静的记录着活着,它让人看不到活着的尽头和希望,不断地蔓延着压抑的情绪。

 

余华以这种方式在嘲讽这个世界,也用隐晦的方式写着不公,但是过于的极端,毕竟也是小说,用突破性的手法打破人们对于现状的沉溺,打破人们已经习以为常的可笑的事件,打破人们的奴性,对于所有看似像命运安排的顺从,也写出了人们对于活着的渴望与追求,为了活着一切都不算数什么。所以为了活着而要活着,不管什么事情发生生命都是最重要的,来自灵魂的疼痛也限制不了活着,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至少还有活着,小说中一直带有着一种小的可悲的庆幸,一种遗忘,一个人走了,以后的日子还要过,无论他多重要,一切都还要继续,所以很快一切情绪又会转移到另一件事上,一个活着的人生的上,本来无奈与悲伤,但一切平静的度过与发生就像是在庆幸还好,还好还有其他人,还好自己还活着。

 

就像小说中福贵的儿子有庆抽血死在医院后,福贵由悲伤与暴怒马上转换为接受现实,自我宽慰,祈求亡魂来对自己的儿子好,随后紧接着便是他老婆生病,他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再去悲伤,便要再继续的活着,一直都是接踵而来没有喘息的时间,只有终于过去了的感受,所有都在煎熬,所有像是因为福贵的活着而产生,所有也像是为了那最后一个结局而不断地越来越悲惨,越来越悲剧化,所以说《活着》是小说,可以看但不可以当真。

 

《活着》它很有代入感,不是由于它写了人们生活中所遇到事,它的每一件事可能是我们现在这个时代所不曾知道的,但是它的每一个细节和情景会有较为大的触动性,这是由于一种来自现在的感同身受,余华用一种相通的方式与通类的方式,让人们在其中寻找自我,寻找共同点从而反思自我的沉默,以及无奈,再来造就活着只是活着的感受与信念。

 

总而言之余华的《活着》用原来的故事彰显了现今生活之中灰色,但是有好也有坏,在我们看时需要辨证的看待其中的事件,不可以将其中无望的信念带到自我生活之中,要突破其中的束缚,以更加现实的积极性去看待生命,再是其中的对于灰色事件的揭露,其可以适时的点醒读者,而读者要做的便是用清醒的态度去对待每一件事情,不要沦落到被节奏掌控,被所谓的命运迷信而掌控,我们所需要的是铭记以自己的生命来记录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不为他们而活,但却是要让这些生命与你一起向上,与你一起昂扬绽放,让活着不再是为了活着,也不要让活着成为死亡的一种形态,不要以死为目的的活,要以生命的最大限度的绽放以及最大程度的实现而活。不是每一个人都像福贵那样悲惨,我们所遇到的是自己的世界,我们要有活着而活着的信念,但也要有活着便要成就自我生命的活着,可以平凡,可以艰辛,但人生不止活着,或许还有诗和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