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龙慧容 > 正文

龙慧容 /

香樟树下的童年

作者:龙慧容发表时间:2018-11-29浏览次数:

童年是在湖湘的一个小山村度过的,那里绿柳成荫,树木中以香樟树最为常见。高大、繁密,是我对它最初的印象。

香樟树的由来,相传,嫦娥耐不住月宫的寂寞,于是与玉兔偷偷地溜下凡间,来到四川宜宾县丰富村越溪河畔的青山绿水之间嬉戏。一不小心,嫦娥的香囊掉在了越溪河边。一只山鹰嗅到香囊的香气,便叼走了香囊,山鹰在丰富村越溪河畔上方飞过,香气也弥漫在此,从此,丰富村越溪河沿岸就长出了许许多多的香树,后人称之为香樟树,也就是油樟。

传说的真伪无从考究,然香樟树的香却是众所周知。它的香味不同于花香的芬芳诱人、蚀骨销魂,而是一种不张扬的味道。它从不会贸贸然的闯入你的世界,相较起来,更像是一位礼教浸透下的翩翩公子,举手投足间皆透露出与生俱来的优雅,颇富才情却低调淡然,卓然出尘,令人不知不觉间为之折服。是了,樟树的香是一种带有禅意的淡淡幽香,虽清浅不易察觉,但只要你肯静下心来感受,它便会从你的鼻翼慢慢挪入心田,撩拨你的无限幽思。

幼时心思简单,以为香樟叶闻着如此之香,便想把这禅香吃进肚里。偶一次摘了一叶,用衣襟拭了拭灰尘 ,便把叶子放口中咀嚼,谁想,竟是如此之苦涩,立时吐出,不禁腹诽,原来好闻的不一定适合用来品尝,换了种欣赏方式,却是全然不同的两种味道了,倒真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还记得读书的学堂门前,有两棵二十多年的老樟树。或许是樟树旁的一面墙阻碍了树的生长,又或是土壤干硬无肥,两棵树常年叶子稀稀疏疏,并不怎么茂密。关于这两棵树,有一些传说,使人听罢生出一些惧意。传言这两棵樟树乃是由猴子精变幻而成,曾以人为食。问猴子精一说从何而来,便有人指出这两棵树多处像猴子,细一看,却还真是,坐着的,躺着的,倒挂着的。心下恐慌,不敢再看。今一想来,这树不过像云一般,形状相似,却还是它们本身,年幼无知,旁人欲加之辩,何患无辞。

两棵香樟树的其中一棵,主树干长到一半没了,离地约两三米处,分出两三个不成主力的枝干,就在分节处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凹槽,也不知何时起,那里竟成了孩童们的许愿池,说是手握硬币许愿之后,将硬币往那树干的凹槽处投去,若能投进,则会梦想成真。记得自己也曾投过一次,许的什么愿实现了与否已然忘记。然而生活依旧,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波澜与起伏。

外婆家的池塘边也有一棵香樟树,枝叶繁密,荫蔽一方,曾多次有人出高价购买,都未曾出卖。那时在外婆家住了一段日子,平日里,外公外婆出去忙农活,我在家里看电视。电视播放广告时,便跑到外婆家门前的那颗香樟树下,在底下一面乘凉一面张望外公外婆的身影。有时瞧得四处无人,便拿起近旁的一根藤条,想象自己是武侠剧里行侠仗义的女豪杰,拥有盖世武功,把对面的叶子当做假想敌,肆意地施展身手,把随意的挥舞想象成一招一式皆颇富章法的武功绝学。鞭子过处激起呼呼风声,窜入双耳,一阵疯舞过后,看看被自己击落的“敌军”,尤为自得,好不快活。

然而,当从想象中醒转过来,看着被自己摧残的香樟树,这一边的枝条上只残存着零星的树叶,再看看这满地狼藉,不禁又心疼起来。黄粱一梦,终成尘土。何苦让别的生物为你不切实际的幻想遭罪?当下想来,这武侠剧还是少看,害人不浅,害树不浅呐。

一晃十几年的光阴飞逝,今夏回到家乡, 家乡已然换了一副新面貌,然经过那些“老地方”,发现曾经的香樟树依然矗立在那里,似是一直在等故人归来。我重又立在香樟树下,轻撷一叶,而这一次的香樟树叶,是甜甜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