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诗文 > 正文

刘诗文 /

卑微身影的挺立

作者:刘诗文发表时间:2019-09-09浏览次数:



中国女性意识的觉醒之路从不是平坦的柏油大道,而是布满荆棘、沙砾,抑或是充斥着各种艰难险阻。勤劳勇敢的中国女性从奴隶制社会迈向封建社会,在漫长的封建牢笼中,她们从未停止过抗争的脚步。即使血泪一直在流,即便卑微的身影一直被男权意识和封建势力压得喘不过气来,但是她们始终低吼着,愤怒着,直至明清之际,低吼变成了强音,卑微身影终得挺立。

一、“男尊女卑”意识下的牺牲者

在明代初期的文学作品中,女性仍被当作男权社会的附属品,不仅可有可无,还是奸淫、丑陋、邪恶的代名词。作为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其中的女性形象就集中展示了明代初期女子的卑贱地位。

潘金莲作为“淫妇”的代表,数百年来一直被当做奸淫典型。她私通西门庆,谋杀武大郎,集淫、恶于一体,最终被武松手刃,血溅情梦。李卓吾曾赞武松:“杀得从容次第,有条有理”,称暴虐潘金莲的武松为“佛”。可见施耐庵精心刻画的淫女形象成功度之高,使得时至今日,当人们一看到“淫”字,眼前就会浮现潘金莲的“风骚像”。

相比于潘金莲,阎婆惜之死也许更让人惋惜。年少之时典予宋江,即便嫁为人妻也从未得到认可,宋江只是随意讨了一套楼房安顿阎婆惜。对情的诉求,对欲的探索,生命原生的渴望在妙龄的阎婆惜心中滋长,张文远走向了她,走向了阎婆惜生命的原欲中。宋江从未把她当过妻子,又为何对她痛下杀手。封建社会的女子命是卑微命,是低贱命。“三魂渺渺,应在枉死城中。”枉死城不为阎婆惜一人建立,而是为男权社会的所有女性而立。

虽然明清文学中不乏被人称颂的女英雄形象,但她们也被赋予丑陋的外貌与不堪的过往。“母夜叉”孙二娘曾谋财害命,拿人肉做包子,也曾着“一条新红生绢裙”,粗俗不堪。“一丈青”扈三娘虽有姿色,但在以小脚为美的宋代偏偏生得一双大脚,也只得嫁给丑男“矮脚虎”王英。还有为贞洁而自缢的林冲娘子,被逼婚强娶的弱女子金翠莲。淫与恶,冤与弱,封建背景下的中国女子始终卑微在男性之下,充当着“男尊女卑”意识下的牺牲者。

二、生命欲求的追随者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不屈服的中国女子也默默积攒着挺拔的力量。至情之歌《牡丹亭》便是女性意识觉醒的代表作,虽同受封建礼教束缚,但杜丽娘的独立意识更加强烈。在青春情欲的驱使下,她大胆地做了春梦,梦的醒来没有让她羞愧地回归传统,而是执着地沿着生命欲求追随下去。她意识到身体里涌动着情的波涛,似河似海,奔涌不止,无法停息。“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怨,便酸酸楚楚无人怨。”杜丽娘将情上升到死亡之上,对生命的无所顾忌正反衬了她的至情。

然而,故事如果到此戛然而止,读者似乎并不能因此认为女性意识已在觉醒,至少以死了结仍旧是懦弱的表现,所以杜丽娘的游魂与柳梦梅相遇,又幻化成真身,过程虽有坎坷,但汤显祖将其处理为团圆式结局,也就显现了其戏曲创作的高超之处。自古女子皆有情,但杜丽娘没有被动接受,也没有委曲求全,她为爱情而死,又为爱情而生,长期被压抑的生命欲求伴随着女性意识缓缓醒来,那“不知所起”的情是源于生命的本能。

“情”自世上有男女起,就成了永恒的主题,只不过“永恒”只属于男人,女人的“情”只属于自己。男人可以拥有三妻四妾,女人却只能遵守妇道之严。然而,杜丽娘大胆地追求着属于自己的永恒,她将自己置身于男性的等同地位,逃脱“香闺”的樊笼,做到对“情”忠诚,对生命忠诚,女性意识的觉醒使她有勇气做生命欲求的追随者。

三、独立意识的践行者

如果说杜丽娘女性意识的觉醒是追求自己的生命诉求,那么李香君的意识觉醒则在更高等级,她将自己的意识与国家政治前途命运联系起来,更具独立性。孔尚任在《桃花扇》中精心设计的李香君形象,自戏剧问世之日起便成为众人心中的妇女楷模。她虽是秦淮名妓,但身怀大义与气节。她和复社文人侯方域的爱情不仅包含寻常夫妻的情与色,更重要的是他们赋予爱情以政治色彩,他们的相爱也源于共同的政治理想。《却奁》一出,李香君毫不犹豫地拒绝再嫁,“奴是薄福人,不愿入朱门”。阮大铖等逼迫李香君嫁给漕抚田仰,她又溅诗扇以血色桃花,以死相逼。《骂筵》一出,李香君更是不惧生死,痛骂阮大铖与马士英:“堂堂列公,半边南朝,望你峥嵘。出身希贵宠,创业选声容,后庭花又添几种。”

一位青楼女子,其形象与传统的淫色大相径庭,反而显示出世间女子少有的气魄。她识大体,忠国家,眼界广,胆识高。李香君的女性魅力连作为“明末四公子”之一的侯方域都大为赞叹:“俺看香君天姿国色,摘了几朵珠翠,脱去一套绮罗,十分容貌,又添十分,更觉可爱。”

李香君的女性意识是高尚的,她没有只为自己伤春悲秋,而是为社稷存亡高声疾呼。独立精神随着意识的觉醒而更加清晰。孔尚任没有将青楼女子打入社会底层,反而赋予他们连上层社会人士都少有的精神品质,给予她们尊重与独立人格。如果说追求生命诉求是“受困”的女性刚刚睁开眼睛,那么以李香君为代表的独立女性则傲然挺立在封建意识下的社会大牢笼之中,是独立意识的伟大践行者。

明清文学中表现女性意识觉醒的不仅有这三部作品,不论是后来的才子佳人小说,还是《聊斋志异》与《红楼梦》,男性不再掌控文学世界,女性不再附属于男性,而是成为明清文学中的大主角,这是文学的变化,也是社会意识的变化。

资本主义的萌芽带领明清时代走向经济、文化、道德的发展转变之路,历史环境的变迁也促使女性意识在不断完善与独立。从“男尊女卑”意识下的牺牲者到生命欲求的追随者,再到独立意识的践行者,勇敢的中国女性从未放弃跟随本性,手握气节,逐渐完成了卑微身影的伟大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