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刘诗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诗文 > 正文

刘诗文 /

真实主义下的孤独柠檬

作者:刘诗文发表时间:2019-09-07浏览次数:


19世纪末期的意大利始终被民族复兴的战斗热情笼罩着,浪漫主义文学也紧跟社会潮流,以一种超越现实的文学精神执着于生活理想的追求,试图用文字创建一个美好的虚无社会来弥补现实的遗憾。然而浪漫主义对下层群众的真实生活与心灵伤痛的忽视引起了一批意大利作家的反思,一些作家开始学习福楼拜、左拉,以下层人民为主人公,反映特殊历史时期的底层劳动人民的真实生活状况与心里状态。真实主义也逐渐成为19世纪末期意大利文坛上的主流。皮兰德娄便是意大利真实主义的代表作家,其短篇小说《


》从真实主义角度反应西西里下层人民对上流社会的控诉,以及其身处矛盾社会的无所适从的孤独感。

小说以歌星苔莱季娜的公寓为故事发生环境,在密库乔唐突地出现在未婚妻佣人面前的尴尬中展开。小说情节可以分为三个部分—初感孤独:密库乔初到公寓,独自回忆与苔莱季娜往昔岁月、倍感孤独:与马尔塔大婶相见、深感孤独:与苔莱季娜相遇。作者运用细腻真实的描写刻画主人公的个性特征与心理特质,将其身处阶级矛盾尖锐的社会中的孤独体验有层次地体现出来。

故事在密库乔的落魄穷酸相和佣人的华贵精致外表的对比中开始。佣人“扣好了上浆的高领”,密库乔却是乡下人打扮,“粗呢大衣的衣领竖到耳根”,拿着肮脏的口袋和破旧的提包。作者并没有追求故事线索的曲折或情节的出其不意,他在一开场便运用外貌细节对比明示读者,这是一场下层人民对抗上流社会的心理战,孤独体验也由此生发出来。当风尘仆仆的乡下青年满怀期待地前来实现与未婚妻的婚约时,势利眼的佣人却将其带入阴暗狭小的房间。房间外的灯火通明与雍容华贵,房间内的阴暗潮湿与落魄不堪。作者将每一个细节都进行了血淋淋地对比,虽然描写修辞没有太过考究,但其客观的、忠实的文学形式使作品具有强烈的真实感。屋外是喧闹的灯红酒绿,屋内是静谧的孤独体验。但密库乔此时的孤独感并不足以吞噬幸福的想象,对过往的回忆对未来的憧憬,使这个落魄的下层青年对美好依然残存着念想。只不过孤独感是无穷大的负数,美好的倒叙部分也不过是孤独感萌生的前提,不过是推涌孤独浪潮的前奏。

马尔塔大婶无疑是两个阶层中的过渡者,她一方面展现着上流社会女人的脂粉气,一方面透露着脂粉难以掩盖的忧伤。正是因为这份来自原生卑微身世的忧伤,她才能理解密库乔的孤单,并主动和他一起体验,可以说马尔塔大婶虽然身处上流社会,但她的孤独感并没有因为阶层的变化而消失,反倒感到无所适从,甚至变得敏感,以至于可以敏锐地发觉密库乔的窘迫并为他化解。纳博科夫说:“孤独如果是一种状态,那还可以改正;可孤独如果是一种心境,那变成了无法治愈的疾病。”作者运用细致入微的描写,刻画着马尔塔大婶心中隐匿的孤独感,使其伴随着密库乔的到来逐渐显现。

如果说前两节都是密库乔置身上流社会的孤独体验,那么与苔莱季娜的相见便是孤独感的定型。当未婚妻一身珠光宝气,为“先生们”发出轻佻笑声的时候,密库乔的孤独感便消融在极度的悲哀中了。孤独在主人公试图探寻个人身份归属和价值尊严时便已注定了。苔莱季娜将柠檬带给上流社会的“先生们”是压垮密库乔孤独感的最后稻草,那颗西西里柠檬是男主人公美好爱情的寄托者,也是孤独体验的承载者。

密库乔孤独感的来源,究其根本是在上流社会与底层人民之间的阶层鸿沟中产生的,当一个身处下层的人置身上流并试图与上层人士建立联系时,他就会在悲剧化的生存境遇中深感到自己在现实社会中已无立足之地。而皮兰德娄的真实主义创作为如此生命体验进行了精准挖掘—西西里柠檬不仅是被遗弃的柠檬,更是孤独的柠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