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诗文 > 正文

刘诗文 /

从“一片散沙”到凝聚的中国文化

作者:刘诗文发表时间:2019-09-07浏览次数:


《民权主义》中有这样一句话:“在今天,自由这个名词究竟要怎样应用呢?如果用到个人,就成一片散沙。万不可再用到个人上去,要用到国家上去。个人不可太过自由,国家要得完全自由。到了国家能够行动自由,中国便是强盛的国家。要这样做去,便要大家牺牲自由。”孙中山先生将国家落后的原因归结于国民太过自由,这一独特的观点不仅对处于危亡之际的中华民族有着点醒作用,也推动着当今中国文化软实力的迅速提升。

孙中山先生曾27次提到“散沙”,而这也是对其多次谈到的“中国人太自由”的最形象的概述。文化的“散沙”指什么?又是什么促使了文化散沙的形成呢?中华民族在五千多年的历史进程中,不仅创造出辉煌灿烂的中华文明,也将以小农思想为代表的封建意识根深蒂固在民众的思想构架中。虽然随着社会的进步,意识形态发生转变,但通过几千年的渗透,封建思想早已深入骨髓。这种文化禁锢看似限制了人们,但却让小农在屈于专制,驯服于淫威的背景下拥有了“野蛮的自由”。“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人们只是陶醉在小块农田的耕种,尽心在家族与宗族之事,终生被四季的节气、稻田的谷穗,家庭的纷扰占据生活。伤时念乱、易代之感也不过是为战争打破自家祥和的生活而兴。只有家族主义、宗族主义,而没有国族主义,每个人都如同沙砾,虽被限制在固定的土地,但却呈现出一片散沙的景象,聚不拢也拾不起,人人太自由而国家无自由,民族凝聚力的丧失导致我们不论是推翻国内残暴统治,抵御外民族入侵,还是建设共和国都遭受种种挫折。

“虽有四万万人结合成一个中国,实在是一片散沙,弄到今日,是世界上最贫弱的国家,处国际中最低下的地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们的地位在此时最为危险。”为了重振中华,中国先进分子一次次寻找文化真理,以新文化运动开启民智,廓清蒙昧,带领民众逃离野蛮之自由,而追求真正的解放。这种改变对于民众而言并不是两种自由的简单转换,而是从事不关己的放纵到理性思考的追求,对于国家而言更是从无力到坚固的蜕变。

从新文化运动到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从一致抗日到新中国成立,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路走来,勤劳勇敢的中华儿女一直在探索着自由但不放纵的中国文化之路和民族复兴之路。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自信是实现国家和民族兴旺发达的强大的精神力量。在全面奔赴小康社会的二十一世纪,我们的文化环境呈现出极大的包容度和自由性,但这种自由是以中国文化为根基的,用坚定文化自信的底气去尊重世界文明的多样性,绝不会在自由的文化浪潮中妄自菲薄甚至是迷失自我。

今日文化之自由绝不同于往日,我们接纳的优秀文化虽来自世界各地,形虽散但神相凝,都为促进中国文化发展而自由,这种日渐坚固的中国文化凝聚力,又使我们有能力让中国文化从“走出去”变成“请过去”,日渐风靡全球的孔子学院便是中国文化输出的重要平台,“汉语热”也坚定了中国试图通过语言扩大国际影响力的决心。

百年间,中国人民的思想文化意识从一片散沙凝聚成坚不可摧的巨石,自由的含义从个人放纵的生活态度转变成中国文化在世界民族之林中的存在状态,孙中山先生的理想也变成了更加完善美好的愿景。终有一日,中国文化会“聚”是民族的熊熊火炬,“散”作世界的满天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