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霍宇 > 正文

霍宇 /

《浮生六记》:浮生若梦 ,为欢几何 ?

作者:霍宇发表时间:2019-09-13浏览次数:

      

 

      

       东坡云 :夫天地者 ,万物之逆旅 ;光阴者 ,百代之过客 。而浮生若梦 ,为欢几何

  何谓浮生,便是一段接着一段酸甜苦辣,时而起时而落的时光罢了。浮生六记,一记闺房记乐,二记闲情记趣,三记坎坷记愁,四记游浪记快。若问我现下最喜爱的书为何,我一定毫不犹豫选择浮生六记之闺房记乐。作者沈复与其妻陈芸鸳鸯双栖,鹣鲽情深,恩爱日常,令人艳羡。林语堂曾经评价芸娘为: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人。我却认为芸娘是最有情趣的女人,若无芸娘,沈复这本浮生六记恐怕会湮没于茫茫书海之中,不为后人所知,正是与芸娘的日常种种才给这本书增添了趣味与光彩,让它区别于一般的文人日常随笔。

    沈复之幸在于娶得了一位温柔贤淑善解人意的芸娘,芸娘之福在于嫁到了一个可谈诗词歌赋亦可品川赏水的沈复。无论是从柴米油盐的烟火气还是从风花雪月的情调他们算是完全的诠释了伉俪情深琴瑟和鸣。难怪作者开篇即说:“苟不记之笔墨,未免有辜彼苍之厚。”

    古文的简笔勾勒,太过惊心。一句“余幼聘金沙于氏,八岁而夭;娶陈氏。”就注定了沈复和陈芸两人一辈子的纠葛。段末总会出现一两句闲笔,却更能感受到时空的苍茫。比如“这一日,是乾隆乙未年(1775 年)七月十六日。” 和“殊不知,芸短寿之征兆已经隐藏于内了这种上帝视角,有一种惊人的壮阔感觉。

  沈复与芸娘,居住苏州沧浪亭爱莲居,内一临水轩室名为“我取”,清则濯缨,浊则濯足,进可对饮小酌,出可游水赏月,多少潇洒意兴。风雅的居所配上风雅的人,如何能令后世不羡慕?更有“吴江必经太湖 ,妾欲偕往 ,一宽眼界 。”“正独行踽踽 ,得卿同行 ,固妙。”与卿待月乘凉,同赏风帆沙鸟 ,水天一色 。甚至女扮男装与沈复同游庙中。无论庙堂之高或江湖之远,两个人温柔以待,也像是置身于桃花源。

  沈复和芸娘的爱情,或许不是那种浓墨重彩的旷世绝恋,就是这样的有着茶饭滋味的烟火气息,会不经意间触及我们心底深处的柔软。从怦然心动到举案齐眉,本就是一个随遇而安过程,也是我们希望在日常中遇见幸福。我们看过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故事太多,作为人群的一员,我们依然会发现芸娘的可爱,直至之后的家庭变故,夫妻间的相扶相依依然令我们动容。

  周公度曾说:“沈复之文,有着落花流水的时光散漫,庭园梦境的从容静寂,与布衣蔬食的晨光之美。”生活的真味,在其字里行间之中就可尽收眼底,有一种市井流俗的大美。

  大千世界里,能够有幸和一个人相携渡过余生,彼此灵魂守望,一边前行一边求索,从此言笑清浅,不离不弃,怎能称不上是一大幸事呢。

   《浮生六记》被誉为“晚清小红楼梦”,文中涉及的领域很广,包括对地方风物、植物山石、古代典籍、寺庙礼仪方面叙述,可以一窥那时的社会风貌。六记指的是闺情、闲趣、愁心、浪游和佚失的“琉球”“养生”六部分,自称格局。从沈复的质朴语言中看到一位布衣文人的日常。

  仔细想来我们某个时刻愉悦,都是在大片平淡困顿体会时某一刻的幸福,爱与信念的回归是最美好场景,怡然的生活源于恬淡心境。多年之后,一些点滴就是爱过的证明,连同生命里的所有光景。这才是真实的人生吧,平淡如水,在多年后回首,依然能掀起惊涛骇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