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霍宇 > 正文

霍宇 /

寻美

作者:霍宇发表时间:2019-09-07浏览次数:


      

      《美学散步》,“散步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行动”。寻美,就是这样的悠闲,就是这样的随性。宗先生讲学数十年,极少著述,也未曾试图以严谨、完整、科学的理论建立起一个庞大宏伟的哲学抑或是美学系统,来表现自己的哲学、美学观念。宗先生始终是以一颗素朴纯净之心融入生活、自然和艺术之中,“在与大千世界碰撞中发出点滴感悟,然后像涟漪一样逐渐延宕开去,终于容纳了无穷的美学境界与空间”。宗先生的《美学散步》缺少系统完整的理论骨架,正如先生自己所说的,他追求的是散步的意趣,讲求的是无拘无束的率性而作。正因如是,《美学散步》中呈现的全然不同于朱光潜先生《诗论》中那样进行严格的逻辑分析或详尽的系统论证。宗先生的文字是富有哲理情思的直观式的把握,自带着一股飘逸灵动、率性恬淡之气,兼之宗先生博古通今、学贯中西的渊博学识,行文之间,娓娓道来,层层展开,引经据典都是信手拈来,领悟思考都是率性而发。

       而我越是深入到《美学散步》之中,就越发敬佩先生的博学广识,是怎样一种艺术与美感的积累和顿悟才能把其化为灵逸的文辞,以至于读起来丝毫不觉理论的乏味和论述的干枯。然而就算先生的言辞简单易懂如此,我也仅能依靠懵懂的直觉摸索书中所描绘之世界,浅尝辄止。

       不过,先生书中所提一首小诗使我深有感悟。

       尽日寻春不见春,

       芒鞋踏遍陇头云。

       归来笑拈梅花嗅,

       春在枝头已十分。

       先生评价某尼“悟道不深“:之所以寻春不见,是难以摆脱内心的矛盾,因此忽视了枝头盛开的梅花。然倘若她未能达到出家人佛性的真如自在,拘泥于自己的心境,又怎会写下这篇小诗来规劝世人。先生笑某尼,未尝不是仅观其形而不达其境,过分在乎诗,没有注意诗所指的东西呢?

       这样想来,未免又觉自己太过刁钻了。不管怎样,先生提及此诗的意图和无尽藏法师写此诗的意图大抵一致,先生所希望诠释的“寻美“的过程,也与法师所希望传授的入法门寻佛性是相似的。美是客观存在的,不会因人的意志而转移;美又是主观的,它需要人具有发现它深入它并陶醉于它的心理条件。

       先生对此解释到,建构主观心理条件的方式是积极的“移情”与消极的“距离”,“移情”的前提是客观世界对人的更易改造,先有更易,后有情的反射映照;“距离”则是指出于消除功利的实用主义影响,人应对所显示的事物在感情上保有一定的差距。“移情”也好,“创造距离”也好,十分有趣的是,先生既承认了它们作为一种使用主观准则和范畴来界定美的方法论地位,又没有抹除美的纯粹客观性,或者说,先生并不拘泥于解构这种客观性。正如先生强调之“移情”与“移入”的区别,一定是物美的本质洗涤和改造了人,人才会进而创造出情来映射给物,这也正好体现了先生吸取中国古典思想理论中有无相生、难易相成的哲学理论,先生于后文讲“错彩镂金”和“芙蓉出水”,讲“相济有功“,讲美中真与善的关系,这样一种以辨证角度看待美、定义美的主客观统一的理念贯穿了全书。

       先生讲物对人的洗涤,规劝我们到自然、到社会里寻找美的“踪迹”,一如成连规劝伯牙至海上蓬莱。然而伯牙在闻“海水汨波,山林窅冥,群鸟悲号”前,已经习琴“三年而成“。由此,物美对人的洗涤反而又需要人自身的准备,先生把这一过程唤作“心的锻炼”,正如里尔克所述“诗不徒是感受,而是经验”。

       而除此之外,某尼的悟道诗,也让我想起稼轩的一副短词: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尽识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无意辛公郁不得志的悲愤或是对青年时光的感怀,悲愁之意境又何尝不是一种美。少年寻愁不得——少年为何要“寻愁”?是江南道中遇见捧书才子高声念唱“日暮乡关何处是”,抑或是登台访阁一览水波浩汤山越无涯后感极而悲?年幼的孩子继承了祖先诠释的意境,隐约察觉到了依附于事物客体上的愁的面纱,然而他的阅历还并不能支撑他转移自己的意志,只能“强说愁”;中年以后,看尽了人生之起落,积攒了太多回忆之后,静观寂照,情绪自然展现于万物,看天高云淡便会思绪泉涌,如鲠在喉,欲说还休。

       这欲说还休之处当是寻美所需之境,用审美的眼光来看世间万象,追求一种诗意的人生,就会发现生活中处处有美的踪迹。而只有我们破除自身的“功利心”,换上一颗“平常心”,才能在最普通的生活中发现和体验一个充满意蕴和情趣的世界。所谓“平常心”,就是不为外物所累,保持内心的清净,超越利害,回到人存在的本然状态,回到人的精神家园。抱有这种人生态度和生活情趣,可以让我们摆脱人生在世的艰难和沉重,也可以让我们摆脱向外寻觅的焦灼与惶惑,在对当下的审美体验中,静观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得到一种平静恬淡的愉悦。

       宗白华先生向我们传达的正是这种“绚烂之极归于平淡”、“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的超脱空灵之美,也是一种“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从容恬淡的精神愉悦。如先生所言,追求一种审美的人生,一种诗意的人生,便可以把我们从“樊笼”、“尘网”解脱出来,回到“故渊”,回到“自然”,回到人的精神家园。

       先生教我们如何欣赏艺术作品,教我们如何建立一种审美的态度,直至形成艺术的人格,拉近了美与我们的距离。一切美的光是来自心灵的源泉,宗白华先生引领我们在散步的过程中欣赏沿途美景,而这便也是我的心路历程。待得阅尽百家之美,我的心境或会得到升华。

       细雨下点碎落花声,微风里飘来流水音。美从何处寻?宗先生说,美在那自由灵动的光影,在那活力四射的生命,等着我们不断地去发现,不断地去挖掘。同时在寻美路上,也让我们怀念那拄着手杖,漫步在未名湖畔宗白华先生的身影,让我们品味着散步声中留下的道道灵光。愿我们都可拿叔本华的眼睛观察世界,则鸟声、蝉声、虫声、雪声、松声、萧声皆有性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