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观后感

当前位置: 首页 > 观后感 > 正文

观后感 /

《让娜 迪尔曼》与《女神们》

作者:曹明艳发表时间:2018-05-29浏览次数:

 

《让娜·迪尔曼》与《女神们》——女性电影的无声与暴烈

 

观后感

 

(评论员:曹明艳)

 

关于女性电影,有学者给出的定义是“并非单纯指女性导演的或是以女性为主角的影片,其准确的含义应该是由女性执导,以女性话题为创作视角的并且带有明确女性意识的作品。”从这个定义来看,《让娜·迪尔曼》《女神们》无疑都是名副其实的女性电影。

 

《让娜·迪尔曼》是比利时最负盛名的女性导演香坦·阿克曼的作品,这部影片一直被认为国际上最佳女性电影之一;《女神们》则由侯达·本亚闵纳导演,在第69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上斩获最佳长片处女作奖。两部影片同样都是女性为主角,讲述关于女性的生活状态或是成长困境,以及自我觉醒与反抗精神。

 

但两者之间的差异其实是巨大的,就相对性而言,这种差异可以用“无声”与“暴烈”来概括,两个极端指向的词汇,被串联在一根女性主义的绳上。然而无论走向如何,它们本质都是一致的。比较只成为一种梳理,而非割裂。

 

                       

 

《让娜·迪尔曼》所展现的是一个女性的日常,影片时长接近三个半小时,女主人公在电影里渡过三天。影片表现手法是十分记录主义的,以极致发挥的固定长镜头,记录了女主人公让娜·迪尔曼——一个中年丧偶妇女的生活状态,三天时间,每天早起后铺床叠衣、准备早餐、给儿子刷皮鞋、出门买菜、喝咖啡......事无巨细,从清晨起床到傍晚入睡,统统一股脑地被塞入镜头内。但呈现的内容并不纷繁杂乱,反而井井有条,秩序感十足,甚至在后面观众都可以猜出她下一步的行动。而与此同时,强烈的秩序感所带来的另一种印象是刻板与机械性,再加上极少的对白与配乐的记录式风格,更深化了这种印象,由此导致了浓雾一般的压抑感,而这恰好成为“无声”的一种对应表现。

 

对应“无声”的另一种表现除了镜头语言,还有人物的性格。家庭和性是除女性角色之外的核心元素,让娜·迪尔曼的生活与性格塑造也是围绕这两个元素展开。在这个家庭中,丈夫或者说父亲的角色是缺席的,家庭的中心与她的中心都是儿子,性成为一种换取金钱的交易方式。她不愿再婚,理由是习惯另一个人是困难的,因此她选择每天与不同的男人发生关系来换取生活所需。于是儿子与男人们,一个索取,一个提供报酬,她夹在两者之间,每天的生活就是等待儿子和不同的男人们。这是她的选择,她默默承受这一切,没有诉苦与抱怨。

 

但是“无声”又并不等同于“无力”,换句话说,让娜·迪尔曼隐忍但决不懦弱,所以最后出现的结局是——她举起剪刀插在了她的一位嫖客的脖颈上。

 

与之相比,《女神们》的“暴烈“气息是十足的,画面充满了运动感,以及突破空间局限的想象性表达,同时配乐丰富,圣歌似乎随时都做好准备为那些女神们唱起。

 

人物个性也是如此,《女神们》当中的杜尼娅倔强固执,决不屈服于妥协规则,充满着反叛精神,为了逃出不堪的生活状况,她和好友玛伊穆娜帮女毒贩瑞贝卡交易毒品来赚取钱财。她用力挥舞着反叛之剑刺向原生家庭,刺向秩序,最终深深刺入性别叙事之中。

 

一个是整日埋头于家务的寡妇,一个是时刻想着赚到大钱逃出贫民窟的莽撞女孩,截然不同生活轨迹与人物个性,然而有意思的是,她们都有一个同样的经历——杀死男性压制者。让娜·迪尔曼杀死了和她上床的八字胡男人,杜尼娅则为了十万欧元勾引大毒枭最终在争斗中将他杀死。前者可以认为是一种自我觉醒,后者则是自我保护与反抗。而两者的核心最终都聚焦在性别之上,男性,杀死男性,杀死作为压制者的男性,似乎也成为女性主义的一种通用表述,以示对男权的挑战,由此完成对于反抗女神形象的塑造,以及实现女性身份的自我认同。这样一种表述的意义深刻,毕竟男权至上主义的历史太过漫长,缺乏话语权的女性完全有理由也需要如此粗暴有力的自我表达。

 

无声也好,暴烈也罢,《让娜·迪尔曼》与《女神们》这两部影片所呈现的女性意识都是明显而直白的,并且充满了力量。即便她们是理想化的,但在遍布男性中心视角和话语的历史场域中,她们发散着如此耀眼而动人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