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观后感

当前位置: 首页 > 观后感 > 正文

观后感 /

姹紫嫣红开遍,终是付与断井颓垣

作者:喻婧妤发表时间:2018-03-28浏览次数:

 

影评

每次看《霸王别姬》都会有不同的感受与关注点,前几次尚且在捋顺剧情、挖掘其中的隐喻与象征,到了这一次,终于可以全心投入于人物的喜怒哀乐之中。而到了批斗那场戏,我的心已经完全被揪起来了。

程蝶衣被反扣着手跪倒在地。熊熊大火里烧着的是京戏的行头,火融了他的妆,烟迷了他的眼,声声鼎沸字字珠玑皆是对他而来,他眼中心底却毫无畏缩与恐惧。批斗又如何?牛鬼蛇神又如何?四面楚歌,汉兵略地又如何?只要段小楼还在身边,楚霸王还没求饶,一切就都还有希望。

可是,段小楼终究还是屈服了。那个对袁四爷不屑一顾的段小楼,那个拿茶壶砸在日本小兵头上的段小楼,那个在纷乱面前将他护在身后的段小楼,那个不可一世的楚霸王,却在人民面前求饶了。他讨伐着程蝶衣,将他所有的不堪摆在世人面前供人批斗,将他血淋淋的伤口暴露在世人眼前任人撒盐,将他全意付出的真心摊在世人跟前让人践踏!

多寒的冰才能抵得上他心中的寒冷?

段小楼不顾一切地揭发他,越说越激动,将所有行头都扔至火堆里,包括那把剑,毫不迟疑。这时把剑从火堆里救出来的却是菊仙。

“你们都骗我……骗我……”

他们为何会走到今天这般地步?

犹记当年,还是小石头的段小楼因帮他被师傅责罚,在雪地里冻得直哆嗦,回来后仍唱着“此乃天亡我楚,非战之罪也。”小石头怜惜地为他处理伤口,助他逃跑,在他被责打时不惜反抗师傅。对于被母亲抛弃,被戏院其他孩子欺负的他,小石头便是他唯一的依靠与温暖。成角后,他是程蝶衣,他是段小楼。他们唱着霸王别姬,台上情深义重,台下互相扶持。无论台上台下,小楼都是他心中的霸王,那个“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英雄。他曾以为,他们可以就这样唱一辈子的戏,他可以当一世的虞姬。

可是然后呢?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段小楼终是娶了另一个女人。段小楼定亲当夜,蝶衣将失身换来的那把剑送予他,是盼着他会回头。可他醉倒在榻,眼神迷离,神情得意,却是全然不识那把剑!那句“霸王若有了这把剑早就杀了刘邦,你就是正宫娘娘了!”的戏言,独他一人当了真!

而这却只是噩梦的开端,接下来等待他的竟是万丈深渊。他为救被日军抓走的段小楼去给日本人唱堂会却遭他鄙斥,他被当做汉奸带走后段小楼央求袁四爷救他后却捎去了一封绝情书!

可他能如何?自古多情却被无情恼,霸王无情,虞姬却不能不义。他曾自甘堕落,也曾一心求死,可他仍是舍不下段小楼。他贪恋着小楼偶尔的温情,因小楼替他抱不平而欣慰,于是可以在小楼罢演下不了台时劝他上场,哪怕自己心如刀割。他怎舍得让小楼为难?到最后,哪一次不是他先让步?他又何尝不清楚虞姬是真虞姬,霸王是假霸王。然而一旦爱上了,便只能从一而终。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爱到深处,哪还能“君若无情我便休”?清高如蝶衣,也只能一忍再忍、一退再退。

直至今日,他却亲手将他推入万劫不复之地。满腹深情,终究是错付了!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以前多好啊,人人翘首盼着他俩的虞姬与霸王,戏院里挤满了人,将戏台子围得个水泄不通,虽嘈杂,却永远不缺适时的喝彩鼓掌声。他还记得,记得他谢幕时众人疯狂的欢呼声,记得满戏院写着他的名字的宣传条幅,记得袁四爷送来的那牌匾,红色的底金色的字,“风华绝代”四个字苍劲而有力。还有那水钻的头面,在光下熠熠生辉直晃人眼;那姣好的翎子,是多么惹人爱。那时他想师傅说的没错。他们赶上了个好时代,有戏就有梨园行,他们就永远是受人尊敬的名角儿。

那时,是数不尽的荣光,他的荣光,京戏的荣光。关师傅的戏班里,学生有增无减,一派繁荣之象,人人发奋练功,渴望有一天能像他俩一样成角儿,一如曾经他望着台上的武生渴望成角儿。

后来呢?后来是漫天飞舞的抗日宣传单,是国民军乱晃的手电筒,是唱戏时的可怕的寂静和唱砸时整齐的掌声和红歌。戏院越来越不单纯,懂戏的人越来越少。人心思革命的时代,谁还听得进幽咽婉转的西皮二黄?关师傅唱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时倒下,那慌乱中扬起消散的灰尘,仿佛正暗示着他们的结局。再后来,他们从名角儿成了“同志”,“无声不动,无歌不舞”的京戏成了毫无美感的样板戏,成了半吊子都能上台的玩意儿。到了现在,传统京戏被彻底批斗成了“牛鬼蛇神”……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说不在乎是假的。可他能如何?他慌乱,他害怕,他更无力,他只能在戏中逃离与自我安慰。有观众如何没有观众如何?世人懂京戏如何不懂又如何?他唯一心心念念的是段小楼,是那个高视阔步、器宇轩昂的西楚霸王,是那个从小护着他的师哥。

他不在意入地狱,他是“终有一死”的虞姬。他可以为了救小楼深入日本军营为他们唱堂会,哪怕阴森森夜里的日军与军犬是多么骇人;他可以为了那把剑失身袁四爷,哪怕他深知袁四爷对他从来只是情欲。他是无能为力的虞姬,是只能在大王回营后舞剑解忧的虞姬,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虞姬。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毫无保留地奉献他的一切。虞姬为让霸王无后顾之忧地上阵而自戕,他亦将他和京戏的全部希望托在了段小楼的身上。

可如今,连楚霸王都跪下来求饶了。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虞姬何其幸运,能够死在霸王上阵之前,死在深爱的人的面前。而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霸王溃不成军,跪下求饶。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真心所付被辜负,信任之至被推翻。说什么唱一辈子的霸王和虞姬,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背叛;说什么无歌不舞无声不动却被当作牛鬼蛇神;说什么京戏长存却被人打倒批斗……

是他错了,还是这个世界错了?

程蝶衣终是崩溃了。

“我也揭发!揭发姹紫嫣红,揭发断井颓垣!段小楼你……你天良丧尽,狼心狗肺!空剩一张人皮了……”

他疯了似的揭发着,攻讦着段小楼,攻讦着菊仙,攻讦着一切。从来温尔儒雅的程蝶衣,此刻却表情狰狞、恶语伤人。要怎样的悲怆才能将人性中所有的善与美全然摧毁,只留下恶与毒?要怎样的绝望才会让人一心想要与世界同归于尽?他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批斗吧,深情也好薄情也罢,尊重也好鄙弃也罢,全都毁灭吧!所有拥有过的未得到的、所珍惜的所唾弃的,全都毁灭吧!

……

长杆上燃烧的戏服殷红刺目,扬起后轰然倒塌。蝶衣瘫坐在地,风姿尽失,身旁是一片废墟。

姹紫嫣红开遍,终是付与了断井颓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