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偏见与歧视

作者:胡贻芳发表时间:2020-09-01浏览次数:

偏见与歧视

不久前,我在《恒常的错误》一文中尝试讨论了关于人类认识错误的一些内容。我渴望人类社会纠正这些错误,形成公正平等的公序良俗。要取得这类进步的牺牲之巨大、进程之缓慢,在偏见与歧视的消除中体现得尤为明显。受心理科学的影响,我认为一切观念态度的冲突都应该由科学来解释。用理论来击败这些破坏和阻碍人类幸福的偏见和歧视,是我认为行之有效的方法。

我从小接受童话故事的洗礼,平等和公正的思维印刻在我的态度中。在从前,我从来不思考这些态度的合理性,所以当我面对着同样不思考自己观念的合理性,并且固执己见的人群时,我们很难相互说服。有的时候,偏见来自于一些记忆深刻的伤害,这些关于“危险品”的经验形成了人们对某一事物的固有态度。很多时候,媒体的煽风点火和个体信息选择会加剧这种偏见。在互联网上,以两性关系的对立最为典型。回避危险和不良体验是进化过程中重要的能力,我们难以克制对这些实际接触过的“个例”的泛化,但绝不应该任由这种本能被放大甚至借此疯狂发泄。

除此之外,没有受过伤害的人们似乎依然无法摆脱偏见和歧视,比如代代相传的性别歧视、没有来源可考的残障歧视。有的偏见者从未接触过同性恋者,却依然形成了歧视。

曾经有一天,我和父母一同去拜访一位正在准备画展的水墨画家。他邀请我们去吃饭,途中有一名过路的妇人,她斜斜地扫了一眼画家的瘸腿,脸上显露出深刻的厌恶。画家看见了她的神情,但仿佛习以为常似的未置一辞。这一幕无比深刻地印在我的脑海中。但后来我走出我的家乡和城市,反而更深切地体会到,自感优越的人对毫不相关的他人能够作出多少伤害,他们关注着那些根本不能构成人格的特征,得到一些无足轻重的优越感,这类人群对自己的偏见和歧视有时毫不自知,更遑论自愧。我对这些歧视感到愤怒又迷惑不解,但想要从心理学角度推翻这些歧视的合理性,我就必须尝试理解和寻找它们的来源。

《了不起的盖茨比》中最有名的箴言说道:“每当你觉得想要批评什么人的时候,你切要记着,这个世界上的人并非都具备你禀有的条件。”可是,身处优越之中的人却很难意识到这种优越的存在,或者忽视这些优越条件的来源。将天生的富足、健全和生理优势当做一种成就。情绪心理学中有一种定义,将“蔑视”视为情绪道德中的一种,认为蔑视的对象是“无法胜任道德要求”的行为和个体。事实上,蔑视有时是一种“反道德”的态度。我们很容易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得到解释,声称是“自私的基因”导致了偏见和歧视,这种态度是对于“无法胜任生存”的蔑视。但是,在社会化的心理环境中,受制于本能绝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更不应当对那些堂而皇之的伤害和攻击坐视不理。

歧视和偏见一旦形成内部态度就难以改变。人们选择性地接受那些有利于自己原来信念的信息,不再花费时间认真思考这些信念的合理性。不久前,生物学家沃森因“发布种族智商差异言论”被剥夺荣誉。起初,人们不假思索地抗压这是“西方无孔不入的政治正确的胜利”,声称“政治正确战胜了科学”、“敢说真话的人是可怜的英雄”,并且列举黑人种种“罪行”。而事实上,对于“基因还是环境”的研究在心理学中探索已久,无数学者在尽力推动着这个问题的解决进程。沃森没有任何实验支撑的定论在科学上就是不正确的。在许多从事相关工作和学习的人们发出不同的声音之后,舆论场才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改变。

对于歧视的反抗是如此困难,以至于人们总是走上相同的道路。过于激进的反歧视迎面冲击顽固的歧视者,引起更加混乱而激烈的冲突。“女权”的污名化和黑人弗洛伊德事件清晰地显示着,避开关键问题、激进冲动情绪化都无法解决歧视问题。想要建立平等和公正的文化环境异常艰难。

 

 

不久前,我在《恒常的错误》一文中尝试讨论了关于人类认识错误的一些内容。我渴望人类社会纠正这些错误,形成公正平等的公序良俗。要取得这类进步的牺牲之巨大、进程之缓慢,在偏见与歧视的消除中体现得尤为明显。受心理科学的影响,我认为一切观念态度的冲突都应该由科学来解释。用理论来击败这些破坏和阻碍人类幸福的偏见和歧视,是我认为行之有效的方法。

我从小接受童话故事的洗礼,平等和公正的思维印刻在我的态度中。在从前,我从来不思考这些态度的合理性,所以当我面对着同样不思考自己观念的合理性,并且固执己见的人群时,我们很难相互说服。有的时候,偏见来自于一些记忆深刻的伤害,这些关于“危险品”的经验形成了人们对某一事物的固有态度。很多时候,媒体的煽风点火和个体信息选择会加剧这种偏见。在互联网上,以两性关系的对立最为典型。回避危险和不良体验是进化过程中重要的能力,我们难以克制对这些实际接触过的“个例”的泛化,但绝不应该任由这种本能被放大甚至借此疯狂发泄。

除此之外,没有受过伤害的人们似乎依然无法摆脱偏见和歧视,比如代代相传的性别歧视、没有来源可考的残障歧视。有的偏见者从未接触过同性恋者,却依然形成了歧视。

曾经有一天,我和父母一同去拜访一位正在准备画展的水墨画家。他邀请我们去吃饭,途中有一名过路的妇人,她斜斜地扫了一眼画家的瘸腿,脸上显露出深刻的厌恶。画家看见了她的神情,但仿佛习以为常似的未置一辞。这一幕无比深刻地印在我的脑海中。但后来我走出我的家乡和城市,反而更深切地体会到,自感优越的人对毫不相关的他人能够作出多少伤害,他们关注着那些根本不能构成人格的特征,得到一些无足轻重的优越感,这类人群对自己的偏见和歧视有时毫不自知,更遑论自愧。我对这些歧视感到愤怒又迷惑不解,但想要从心理学角度推翻这些歧视的合理性,我就必须尝试理解和寻找它们的来源。

《了不起的盖茨比》中最有名的箴言说道:“每当你觉得想要批评什么人的时候,你切要记着,这个世界上的人并非都具备你禀有的条件。”可是,身处优越之中的人却很难意识到这种优越的存在,或者忽视这些优越条件的来源。将天生的富足、健全和生理优势当做一种成就。情绪心理学中有一种定义,将“蔑视”视为情绪道德中的一种,认为蔑视的对象是“无法胜任道德要求”的行为和个体。事实上,蔑视有时是一种“反道德”的态度。我们很容易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得到解释,声称是“自私的基因”导致了偏见和歧视,这种态度是对于“无法胜任生存”的蔑视。但是,在社会化的心理环境中,受制于本能绝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更不应当对那些堂而皇之的伤害和攻击坐视不理。

歧视和偏见一旦形成内部态度就难以改变。人们选择性地接受那些有利于自己原来信念的信息,不再花费时间认真思考这些信念的合理性。不久前,生物学家沃森因“发布种族智商差异言论”被剥夺荣誉。起初,人们不假思索地抗压这是“西方无孔不入的政治正确的胜利”,声称“政治正确战胜了科学”、“敢说真话的人是可怜的英雄”,并且列举黑人种种“罪行”。而事实上,对于“基因还是环境”的研究在心理学中探索已久,无数学者在尽力推动着这个问题的解决进程。沃森没有任何实验支撑的定论在科学上就是不正确的。在许多从事相关工作和学习的人们发出不同的声音之后,舆论场才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改变。

对于歧视的反抗是如此困难,以至于人们总是走上相同的道路。过于激进的反歧视迎面冲击顽固的歧视者,引起更加混乱而激烈的冲突。“女权”的污名化和黑人弗洛伊德事件清晰地显示着,避开关键问题、激进冲动情绪化都无法解决歧视问题。想要建立平等和公正的文化环境异常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