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以头撞墙

作者:席楚帆发表时间:2020-04-04浏览次数:

幸福一直让我不安,我看到那些洋溢着幸福的人的面孔,在下一刻就陷入惊惶。我一直像一只受惊的鸟,无法虚构一个无忧的蓝天并在其中飞翔。疼痛、某种使我难堪的东西成为我的所求,也是我一直所熟悉的。人已经醒来了,甜蜜的睡梦已过去,但人们变得更加不堪。

13:04:38
我必须离开自己才能开始写诗,就像远离中心的光,不断穿越、离异。仿佛在不断敲打着无关乎自己的身体,在沉闷的声响中冷却,然后液化,再一次回归重力,悄然落下。

13:04:56
三岛的文字里活跃着青春的鳗鱼,在斑驳的绿中悸动,那种小心翼翼却不能触摸的感情仿佛一层薄薄的蝉翼笼罩在彼此默默无言的寂静之上,我多么渴望爱情,而非只是这样可怜地瞻仰。

13:05:07
我的生命之上有一片我无法靠近的绿泊,每次我都想溯流而上,但总被生活漩涡狼狈地卷走,不知道在哪一片垃圾中醒来。在我这个废人的躯体里暗藏着一个春天,我这钢铁废物。

13:05:24
在摇滚里,我想活,也想死。

13:05:48
所有的物品无疑不朝着智能化进发,而人降格为白痴。

13:06:15
真实是发生在心灵内部的事件,当然它与现实是密不可分的。真实要求人们源源不断地为之提供幻觉,让它自由地复刻、繁衍。

13:06:30
作家的才华来自于恋母情结。
三岛

13:06:44
我从诗出发再抵达诗

13:07:13
我试图寻找致使我们落入一个无所事事、百无聊赖的洞窟里的原因。这场灾祸仿佛是上天的一道禁止外出的禁令,再加上人们心头的惶恐和惧怕,人们就更加蜷缩在屋子里。但这同时也给予人们一种契机,去重新面对他们生活的现实,去重新捡起那些他们在道路行色匆忙时遗失的东西。但恰恰相反的是,大部分中国人不具备这种自我审视的能力,他们只能像个木头人一样滞纳在生活的透明之中。如果不是这样一种祸患,人们或许有办法出去玩乐,但病毒本身的特殊性决定了人们根本无法离开他们的房间。
我在试想另外一种场景,如果某种只在室内传播的病毒大肆盛行,人们被从屋子里驱逐出去,人们还会像如今一样无所适从吗?(当然外出的人们也不能彼此接触)在这里我只是想描述一种向外性和向内性之间的冲突,向内性意味着否定、凝滞与局限,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只能被迫地举起某件与他们毫不相关的东西并投入其中,他们所想要的只是一种能将自身投入其中的容器,而向外的多样性否决了这样单一沉浸的可能,人们被纷繁复杂的可能性从他们所栖息的物品中挤出,他们唯一面对的只有他们自身。屋子在逐渐把人类变成它自身的一部分,它把人类囚禁在某种游戏房当中,人类开始丧失自身的灵光,被自己所创造的东西所俘获,而非继续创造,人类迎来了真实意义上的死亡。
当然哲学家可能是室内的唯一幸存者,因为他们时刻警惕着某种能把他们排离出自身的东西。
 

13:07:26
我感觉这个小镇中充斥着各式各样的死亡细胞,疾病在我脚边蔓延,巨大的干死的肺泡点缀着整个春天。路边的树不停地将石化的手臂伸向我,这个小镇在日暮时分向我投来最后一瞥。

13:07:38
      鸟儿们在风里打转
      我告诉它们:
       他没来过

13:07:48
成为诗人是延续我生命的唯一方式,我告诉我自己:我必须强力地活着,就像地底的黑暗那样滋长,诗从来就不会成为一种附带物或承载物,因为它属于我内心的某个秘密。

13:07:58
我像头老牛在田野里咀嚼阳光
草的汁液里
发光的酒酿里我品尝
太阳印下的胎记
万事万物
顺着它的胃袋 滑落
刺破在 清晨的第一束光


13:08:18
我需要活在新的连续不断的震颤里,我需要踩碎我身边那些凝固干涸的土壤,我梦想着一股强大的气流能帮我飞跃那些枯谷和丘壑。

13:08:29
钱只是一个在不断膨胀的红房间,到最后,我们发现自己仅能填补一两个针眼大的窟窿。没有人居住的房间就像兜在袖子里的风,穿梭着,仅仅在被剥蚀殆尽的心穴里发出尖利的声响。

13:08:40

惨白的床单 滑行
在孤单织就的夜晚
我顺着暗黑的长廊
那些你遗存的 枕上的黑发
我顺着它 细数你窗上的雨滴
一侧的小男孩睡得很沉
我走进
床的另一侧
那只你冰凉的手

13:09:03
炉火中的文学,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在一团温暖的光亮中阅读、感受它们,如此亲切、如此安稳,向外散发出的光芒在纯黑的世界里构成一朵朵奇异蘑菇,我在静谧里采撷它们。
我在黑暗中喘息,声音未定,黑暗里的黑暗在舞蹈,谁看见了?我无需对任何人说话,因为黑暗临近你身旁耳语。我所接触的文学无限逼近黑暗,它将我笼罩、包裹,我仿佛只是母体里的胎儿。
但我离开了,可能还会回来。我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重生。我怯生生的,我害怕,我在和外界的怪物彼此抗衡、却又彼此靠近。我是谁?我感觉在那些陌生的城市里,我的文学力量在生长,那是一种截然不同于炉火里的文学的文学。城市里某种孤独的光照耀着我,我的胸膛里躺着酸楚的阴影,里面住着一些陌生人,我眼巴巴地望着母亲父亲们,从我身边走开.

对待恶,包括我在内的所有现在人,都已经视其为一种社会上既存的一种病症了,已经完全从当初的震惊转变为无可奈何,渐至麻木。我们谈论那些社会事件就像谈论自己身上长的某个毒瘤,某种恶已经被我们所接纳并将其认作身体中的一部分。这个世界已然如此,人们的愤怒不再是以往那种一触即发的点火装置了,而是通过一场铺天盖地的正义谴责来为这个社会立下某些颤巍巍的公示牌,直到下一个恶人一脚把它踩垮。我们对待道德,不再是人类的审问,而是为了内心的心安,而这种心安则是由这个社会的锁链强加于我们之上的。我们所深恶痛绝的,不过自己的无耻罢了。

我看着自己觉得恶心,这不会让我感动。

相反,那些在建筑工地里挣扎着的热爱文学的人们,我佩服他们的赤诚

我对自己说,文学不就是在辛劳和

肮脏里产生的吗

对待恶,包括我在内的所有现在人,都已经视其为一种社会上既存的一种病症了,已经完全从当初的震惊转变为无可奈何,渐至麻木。我们谈论那些社会事件就像谈论自己身上长的某个毒瘤,某种恶已经被我们所接纳并将其认作身体中的一部分。这个世界已然如此,人们的愤怒不再是以往那种一触即发的点火装置了,而是通过一场铺天盖地的正义谴责来为这个社会立下某些颤巍巍的公示牌,直到下一个恶人一脚把它踩垮。我们对待道德,不再是人类的审问,而是为了内心的心安,而这种心安则是由这个社会的锁链强加于我们之上的。我们所深恶痛绝的,不过自己的无耻罢了。

我看着自己觉得恶心,这不会让我感动。

相反,那些在建筑工地里挣扎着的热爱文学的人们,我佩服他们的赤诚

我对自己说,文学不就是在辛劳和

肮脏里产生的吗

对待恶,包括我在内的所有现在人,都已经视其为一种社会上既存的一种病症了,已经完全从当初的震惊转变为无可奈何,渐至麻木。我们谈论那些社会事件就像谈论自己身上长的某个毒瘤,某种恶已经被我们所接纳并将其认作身体中的一部分。这个世界已然如此,人们的愤怒不再是以往那种一触即发的点火装置了,而是通过一场铺天盖地的正义谴责来为这个社会立下某些颤巍巍的公示牌,直到下一个恶人一脚把它踩垮。我们对待道德,不再是人类的审问,而是为了内心的心安,而这种心安则是由这个社会的锁链强加于我们之上的。我们所深恶痛绝的,不过自己的无耻罢了。

我看着自己觉得恶心,这不会让我感动。

相反,那些在建筑工地里挣扎着的热爱文学的人们,我佩服他们的赤诚

我对自己说,文学不就是在辛劳和

肮脏里产生的吗

对待恶,包括我在内的所有现在人,都已经视其为一种社会上既存的一种病症了,已经完全从当初的震惊转变为无可奈何,渐至麻木。我们谈论那些社会事件就像谈论自己身上长的某个毒瘤,某种恶已经被我们所接纳并将其认作身体中的一部分。这个世界已然如此,人们的愤怒不再是以往那种一触即发的点火装置了,而是通过一场铺天盖地的正义谴责来为这个社会立下某些颤巍巍的公示牌,直到下一个恶人一脚把它踩垮。我们对待道德,不再是人类的审问,而是为了内心的心安,而这种心安则是由这个社会的锁链强加于我们之上的。我们所深恶痛绝的,不过自己的无耻罢了。

我看着自己觉得恶心,这不会让我感动。

相反,那些在建筑工地里挣扎着的热爱文学的人们,我佩服他们的赤诚

我对自己说,文学不就是在辛劳和

肮脏里产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