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云南随笔

作者:李延庆发表时间:2017-11-30浏览次数:

旅途是习惯了眼前景色的人,去看别人眼里习惯的景。目的地是景,途中也是景。韩寒或许会说:“走吧走吧,乘着火车,跨过山和大海,在这一路的旅途,去寻找春暖花开。”

旅途有21小时的火车。

或许是因为有心里这样的“韩寒”,所以这样选择,去亲眼看山和大海,去亲眼看人间百态,去看钢铁丛林,穿过梯田原野,途径人们骑车电动车赶集的村落。

一直觉得,没有立场的发言就像沙漠里的雨点,或许惊艳,落地却无根。那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呢?至少希望,说出来是自己所见的。这或许是自己旅行的意义。

 

硬座是每一个人口中的“地狱”,21个小时的“地狱之旅”,见到“恶魔小丑”蜷缩在过道,为“小鬼”遮风挡雨,眼里自有温情。

再望向窗口外的世界。你可以用高楼大厦,平房后院,稻禾田埂来概括一路不停的风景变化,可是这一路从热气腾腾的湖南,穿过大雨滂沱的南宁,来到彩云之南。同一片天空,夜晚可以看到同一个月亮,但在阳光明媚的同时,世界也在淅淅沥沥。

每一个火车站点前堆满的是退休的“前辈”,是过去在等待着未来?还是未来在迎接着过去?

每一个城的高楼大厦似乎都一个样,日落后开始灯火通明,每一个村的熙熙攘攘似乎都一个样,鸡鸣后带来一天作息,每一片山野似乎也从未变过,层峦耸翠,连绵不绝。

但每一个窗口外的高楼灯光里有万家灯火,

每一家院门前的藤椅都有自己的晨午昏晚,

即使山峰,田野,也在夜幕下,月光里,展现自己的与众不同

窗外的世界是一部哑剧,台词在每个人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