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无限近似于透明的蓝

作者:刘啸发表时间:2017-12-28浏览次数:

 

                        无限近似于透明的蓝  

 

      她下了很大的勇气,恐惧——负隅顽抗,横亘在她和努力之间。沉重的深呼吸让将要面临的事,倍加恐怖。然而,不过,是和水拥抱,深深地拥抱。这柔软透明的物质触摸在人的肌体上是微妙的冲撞的力,一旦她的双脚脱离底部,真正漂浮,像鸟张开双翼依托风的阻力,像鱼滑溜溜的身躯在水里扭动条形波纹,她就会明白,人可以在另一个世界,触摸另一种介质,摆脱了最初的压迫感,就是自由。  

 

      不止高原的天空蓝得明亮稠密,任何一处夏的晴空都是云和色泽的艺术品。不止内陆色彩离奇的湖和深海的墨黑具有摄人心魄的魅惑,任何一片纯净、蔚蓝的水都让依恋、憧憬它的生物心安、心动。  

 

       她需要克服的恐惧,是她梦想着入到海的深处。水下不会让人听到自己的心跳,相反,它让人忘却,它给人依托,被水依托,被千千万万微小的水分子织就的四方八角的网格依托,仿佛睡在一张有生气的床,你感到它的光滑沁人的触感,你感到它的平静规则的脉搏,你感到它的沉默安稳的脾气。  

 

      但第一次认识它,并不是这个样子。它的神迹一般的存在,曾让人害怕。  

 

       躺在被烈日灼烧的沙滩上,在绿的荫蔽下,在恍惚的灼热的睡梦里,隔绝了海里追逐嬉闹欢声笑语,她也有讨厌它的时候。她讨厌它灼烧的温度,她喜欢它是平静的,冰凉的,是日出之前没有外来温度供给的丝丝彻骨。  

 

       水永远是一份清凉的所在。倒影着人的成长。也许在瞬息万变的世界里,它是唯一的永恒,循环重生。  

 

       她和恐惧的斗争,会以对密闭空间的压抑的打破,和全然的沉醉、顺遂心意而告终。爱的力量在这里化作碧波万顷,化作湿漉漉的夏日的蒸腾的水汽,化作脑涨时抬头看到的接连不断的大块白云。  

 

      去年夏天,她躺在床上听突然而至的大雨,哗啦啦一片倾泻而来,她想看那田块是怎么吐泡,想听听蛙怎样逃窜着避雨。那时她还在写诗。  

 

       她需要克服,需要挣脱,才可以成为水的共通者,才可以走出那种冷眼旁观的姿态。  

 

       有一个大暴雨的黄昏,浓黑从天际蔓延,覆盖视野,没有一处抵挡得过潮湿的侵袭,索性把孱弱的伞丢去,想要踏进上下连贯的水里,水从天而至,以不透气的强大气场,密密麻麻织成天地一层网,触到地面仿佛是它无底洞进程的一份惊触,吓得它弹跳而起。然而风暴最终让渴望随心所欲的人折转退却。  

 

      所有不期而至的雨水,都不是她的馈赠。然而世上从来没有提前预感的雨。然而水的介质,活作一份永恒的神秘,因为它浏览过四季的大地,却依旧平静安稳地托起她小小的身躯,像一个魔法的奇迹,托起了一盏灯下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