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永不磨灭的昨天

作者:唐瑾发表时间:2017-12-28浏览次数:

  

时评

距离湖南少年弑师事件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在信息飞速更新的时代,引起再大涟漪的事件也会被漫长的时间和层次不穷的消息给覆盖掉。但是有关教育,就绝不能任其销声匿迹。
   
育人为立国之本,但是从豫章学院事件到如今各地纷起的弑师事件,无不警醒着社会教育者与被教育者的关系已经失和。信息时代人们获取信息的速度加快,遗忘的速度也加快。人们习惯了一时鼎沸的评议,可教育失误却不容人们沉于这种记忆习惯。两极分类的学生标准、阶级分化的师生关系、模糊的职权范围、偏激的家校教育观念导致了校
园惨案时有发生,正视问题、揭露事实、改善现况,义不容辞也迫在眉睫。
   
作为被教育者,学生应该达到一个什么程度的社会期望?成绩优异,知礼行善?教育应该去激发学生的个性,因材施教发挥所长,而不是将学生培育成千遍一律的学习机器。可是当下的教育者,按照数字简单粗暴地将学生划为优等生和差等生。甚至因为某些学生行为乖张给其定义为出问题少年。给学生划分类别是教育者懒惰的一种体现。人们不去想导致青少年在心理和学业等方面出现问题的原因,简单地将所有缘由归于个人品性和能力。豫章学院成了这种惰性思想的合集。他们用问题手段管理问题少年,以教育的名义做出教狱之行。的确,个人所失与社会转型之弊、家庭教育所失、学校教育之缺相比,更加容易被定性、被解决。但才能不能概括学生的整个方面,某方面的乖逆也不代表其要遭遇地狱般的折磨。不否认有些学生品行恶劣,但不代表略有相似行迹的学生就等同于他们。

  

缺乏沟通,以及以师为主或者以生为主的师生关系激化了教育矛盾。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为学,求道受业提惑也两者本该教学相长,但在如今的社会中却由强弱定高低。老师对于成绩不理想的学生严肃冷漠、独断专权,而给于成绩名列前茅的学生很多特权,甚至为维持学生所谓的积极性听从或者忍让学生。原本平等互补的关系竟然也衍生出了阶级性。不管教育者与被教育者谁处于高处,这种关系都是不合理也同样是不稳定的。湖南弑师案的缘由是因为老师占用大家休息时间补课,而伤人学生原本打算外出购物。只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只需要双方沟通协商共同寻找一个解决方案就能避免惨案的发生。但是师生间没有沟通,学生没有反馈,老师如往常一般进行抉择。一方没有克制,一方没有察觉,惨案就这样发生了……
   
从这一件事情中我们不禁要考虑到,教育实施权利的范围究竟有多大?被教育者有选择接受教育的权利,教育者无权去干涉他选择的权利。老师可以主动地去牺牲自我时间去教学,学生也可以凭自我意愿去接受。老师已经完成了义务,但是学生自己无学习态度无上进心,那么老师大可问心无愧。但老师强迫其去再学习就是越权,教育者可以劝诫但不能强制要求被教育者去接受他的学习安排。而师生关系失衡也是一种教育权越界的体现。教育权无规范的范围,一方面是因为长期以来人们心中形成的教育观念,学而优则仕,成绩优秀才能代表孩子未来有希望。这是社会环境造就的,人才的评定标准是学历,这让教育执行者们盲目地追求分数,灌食式地教学。另一方面是家校偏激的教育观念。无论是家庭教育还是学校教育,因为第一方面原因早就了激烈的竞争,形成了剧场效应的教育环境。所有人都拼命地比拼学习时间学习量度,过度地消耗学生。这样的教育怎么会不出现问题?
   
当所有人都在头悬梁锥刺股时,没人敢再回到最当初的学习安排。当家长满意豫章学院将学生转化成他们所期盼的样子时,旁人对非常方式的讨伐也失了力度。当敬业老师无故失去生命时,佯装和谐的德育应该被拎出来遭众人审视。这不是我们要的教育,我们需要的是尊重差异,善于引导,重在所得的教育。
   
昨天,发生了这样事情,今天我们讨论这样的事情,那么明天,这种事情应该不再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