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绑架

作者:林静玉发表时间:2017-11-28浏览次数:

 

绑架
最近某些事情持续“发酵”了,但是我不想说什么。
我发过声,在这之前,在林奕含和北电事件沸腾的时候。我看过《Three girls》、《素媛》、《熔炉》、《寒蝉》和十来页的《洛丽塔》。《寒蝉》最让我心疼,知道原来性侵对一个人的影响可以是毁灭性的;《Three girls》和《熔炉》最让我绝望,发现原来正义有时候不过是权利的博弈;《素媛》让我充满希望,感受到社会或许也可以很友好;只有《洛丽塔》,即使只看了几十页,它也能让我慢慢冷静下来思考。但是在只了解洛丽塔的大致情节时,我也曾经对那些把亨伯特对洛丽塔做出的下流事上升一定高度的人不屑一顾——这分明就是人性的泯灭;我也曾被一句话燃起愤慨之心,大概意思是《洛丽塔》从亨伯特的角度自述尚且如此,倘若是从洛丽塔口中说出又要是如何骇人。所以我发声、呼吁,想要改变,想要在舆论鼎沸之际说出自己的话、献出自己的一份力。可是结果呢,一些事情还没有结果,舆论的热潮却已经过去了,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不止这一次两次。在我拿起《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准备开始读的时候,我却感受到了浓浓的无助感和受挫感,靠我的键盘改变不了什么,起码我现在是。我并不是否认舆论的作用,只是这一次,我什么都不想说。
也不是消极对待,只是那种无助和受挫感让我明白,对我来说可能还不是时候。我试过发声,可是我的发声甚至不能保证我自己或者我将来的孩子不被侵犯,只有自己强大,即便是在被侵犯时无能为力,也能在之后合理维护自己的权利,才能给自己周围的人最好的保护。有能力有思想的人自然会身先士卒,可我还在什么都不是的阶段,只有沉淀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发声。经验告诉我们,舆论的高潮是有时间限制的,有些人也正是抓住的舆论这一通病从而选择沉默,在有限的时间里有效地直击对方痛处,这才是最重要的。我可以像那些人一样,把一段话不断复制粘贴在各色各样的微博下“博人眼球”,也可以在有稍又名气的人微博下面反复说教,但是这些,我个人并不觉得有意义。我们可以附和,但是有效的抗议讨伐真正需要的是从来都是有能力的人来做出改变,人多是力量大,可是人多也最容易混乱。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风气,每次在事件爆出后,大家总是潜意识地认为,只有高调地发声才能代表你对事件的关注,不仅要用道德绑架别人,也要用道德绑架自己。我想,大多数人的发声应该都会跟我一样,随着舆论热浪的消失石沉大海,但是大多数人又会乐此不疲地在互联网上进行无谓的发声,然后在现实中继续过着无动于衷的生活,这样真的会对事件的解决有意义吗?我们有这份热忱应该也需要与之匹配的能力,所以说我们把在键盘上舞动的时间用来沉淀自己或许会更有效。当然,也有可能是我想错了,只有我比较垃圾而已。
总之,无论是只有我垃圾,还是很多人陪我一起垃圾,我暂时什么都不想说。
——林静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