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韶光越耀艳也越是疏冷

作者:沈思琦发表时间:2017-11-28浏览次数:

 

 

韶光越耀艳也越是疏冷
不经意间看到正午故事的一篇推送——《我是范雨素》,在作者的自身标签下,让我对她产生了极大地兴趣。“湖北”“襄阳”“四十四岁的北京月嫂”
 光是这几个标签就足够吸引我,毕竟是异地老乡。果不其然,我的预感是对的,这篇文章会火,也会被封掉删除,不到一天,微博微信就炸了,这位渺小普通的中年妇女,好似英雄迟暮,大隐隐于市,却被熟人认出然后掀起又一场腥风血雨。
 她的文字非常寡淡,比起张晓风,那些个字字珠玑的女作家,她写的东西通俗易懂,市井气息跃然纸上,让人吃惊的是,本就多舛的命运"我在北京蹉跎了两年,觉得自己是一个看不到理想火苗的人,便和一个东北人结婚,草草地把自己嫁了。......那个男人没有找我们,后来听说他从满洲里去了俄罗斯,现在大概醉倒在莫斯科的街头了。"娓娓的语调,让我觉得站在故事角度的人,是个旁观者,是肤浅得不知当事人疾苦的观众,可她句句属实,在我描述一场哭泣都要斟字酌句老半天,修辞句式都要委婉娇羞的表达,既文艺又展现自己的写作功底的时候,范雨素早都摒弃了,在贫寒,孤苦无援的境地下,她平铺直叙自己的故事,不渲染不吵嚷,却刺痛了现如今每一个出身于农村,努力半生却仍旧茫然碌碌无为的人,穿皮入肉。一个文艺评论者评论她的文笔:"我想,每一个作家,一生努力的方向,大概就是落的下来这样的笔触。"
   她在文中写到"男雇主的如夫人生了一儿一女,大儿子在国际学校上学前班,小女儿是刚三个月的小婴儿。男雇主给大儿子雇了一个少林武校毕业的武术教练,在自己家盖的写字楼里辟出了一块三百平方的场地,装上了梅花桩,沙袋,单双杠......给庶子一个人使用。除了学武,又找了一个中国人民大学毕业的学霸,做家庭教师,包吃住,负责接送孩子指导孩子写作业,领着孩子去习武,还教六岁的孩子编程。"范雨素这篇文章引起的最大争议就在与她文字里的"阶级固化"的讨论。有钱人家的小孩,从小接受最优秀的教育,全方位的发展,他们不用国家提供什么"全人计划","素质教育",从小便树立正确的学习意识,有太多优渥的资源供他们挑选使用,进入社会又因着家庭环境而扫除众多障碍,但农村出来的孩子呢?辍学,留守,跟着家长的打工地不断搬迁,上子弟学校,过早进入社会,同样在他们身上事故频发,才会有人感叹:"寒门再难出贵子"。你想,两个不同教育体系下成长的人,怎么可能会一样?有人反对阶级固化论,说"人生来平等",怎么会平等,在现今的中国,只要经济发展,贫富差距就会进一步拉大,阶级固化会越来越严重,而不是减淡,范雨素说:"活着总要做点什么吧?我是无能的人,我是如此的穷苦,我又能做点什么呢?"
 在日新月异的北京,有千万个范雨素,她只是其中一个发声者,也面临着闭嘴的境地。就像流浪汉伫立在奢侈品门店那块巨大的金碧辉煌缤纷绚丽的广告牌下,根本无力抬头看,只看得见脚下刺眼的光,想着明天,我又会住在哪里。或许我们每个人的存在就像是一个范雨素,在茫茫人海中是粒再微小不过的尘埃,但是在很多事情和情感上,我们却是缺少勇气站起来发声的那一位。诚然,我们无法用自身的力量对这个诺大的社会有多大的改变,那么就先改变自身吧,或许文字的力量会让我们有丝丝温暖的亲受。
 韶光越是耀艳也越疏冷,但也愿我们有情有义日复日,无大浪大风年复年。

——沈思琦